宗教改革的集大成者約翰·加爾文第七節 塞維特斯的挑戰

0

加爾文Jean Calvin (1509-1564),宗教改革的集大成者。 © DR

「提要」加爾文主掌了日內瓦的大權,同時他在《基督教要義》這部書中闡發的新教教義,已成為改革中的指導信條。他在日內瓦城和新教世界的地位已穩若磐石。此刻,卻出現一位兇猛的挑戰者,他就是西班牙教士塞維特斯,而加爾文的態度是不容挑戰。

問:上次你講到,加爾文是個極自信的人。一旦面,他又如何反

答:很不幸,他立刻表現出不容異端的態度。他似乎忘了,宗教改革的思想,在正統天主教看來,根本就是異端。他似乎也忘了,路德在沃爾姆斯會議上被查理五世宣判為異端,而他在巴黎也曾被索邦大學的教授判為異端,不得不落荒而逃。現在,出現在他面前的這個塞維特斯,卻要被他判為異端。這個現象反映出人類認識史上的一個關鍵問題,那就是真理問題。如何認識真理,如何判定何為真理,權力在認識真理問題上的作用,這個命題久遠而日新。我們當前仍需面對它。因為,現實中那些不接受普世價值,不與人類文明接軌的專制國家,仍把真理當作極權統治者手中的玩物。為探求真理挺身而出的人,仍然面對着嚴酷的迫害。

好,我得先給聽友們介紹一個塞維特斯這個人,他可實在是個人物。米蓋爾·塞維特斯是一位西班牙教士,他是個有極強求知慾的人,對那時出現的各種引人探求的領域,都有興趣。他讀書極為廣泛,而且有強烈的問題意識。也就是說,他不管接觸到什麼領域,不管讀到什麼著作,都要在其中尋找他所認為的漏洞,用我們常說的話,他是個專愛挑刺的人。從正面上說,他時刻準備尋求無懈可擊的真理,從反面上說,他是個吹毛求疵、自以為是的人。我們在前面提到,他早在加爾文在巴黎剛剛發表作品時,就曾約加爾文見面,要和他討論神學問題。加爾文當時還真是化了妝去赴約會,而這位塞維特斯居然沒露面,放了加爾文鴿子。從做學問的角度講,塞維特斯是興趣廣泛,卻很難在某一專門領域深耕下去,所以他總是靈光一閃,妙想疊出,然後就撂在一旁。他對哲學、神學、醫學、天文學、地理學、藥物學,都有涉獵,他的最大成就是發現了人肺部的血液循環現象。

:他的發現,在醫學史上倒是留下了位置。

答:是的,現在人們仍稱肺循環為塞維特斯循環。可是他在其他方面提出的見解,往往是與人陷入無休止的爭論,而他又是個絕不認輸的人。茨威格對塞維特斯有一段評價很中肯。他說,“他有許多天賦,多種多樣的才能,但它們卻雜亂無章地編排在一起。他有一個有力、機敏、好奇而頑固的頭腦,卻很容易從一個問題游移到另一個問題。他有要求把真理公諸於眾的強烈願望,卻常由於缺乏清晰的創造力而減弱。雖然他無書不讀,但他那浮士德式的智力,使他無法徹底了解任何一門科學”。聽友們要是看到塞維特斯的畫像,一定會聯想到另一位大名鼎鼎的西班牙騎士,那就是塞萬提斯筆下的堂吉訶德。我猜堂吉訶德小說中的插圖,可能就是畫家照着塞維特斯畫像而創造的。堂吉訶德大戰風車,而塞維特斯卻大戰加爾文。所以茨威格說他。“這樣一個自高自大、趾高氣昂,永遠準備戰鬥的人物,所到之處,必然四面樹敵”。這位堂吉訶德式的人物,偏偏選中了一個基督教神學中最敏感的題目,“三位一體論”,向整個基督教世界宣戰。他的敵人不僅是羅馬天主教會,而且他認為路德、加爾文這些宗教改革的大人物,沒有一個解決了這個問題。他專找新教的大人物去辯論,結果茲溫格利說,“這個罪惡的西班牙人,他虛偽和邪惡的教條,如果任其得逞,將橫掃我們整個基督教世界”。

什麼個三位一體,會成基督教的核心問題

答:這是個純粹的神學問題。我簡單地介紹一下,否則聽友們不明白,加爾文和塞維特斯為何會有一場生死搏鬥。三位一體trinite,是基督教定義上帝性質的理論,所以又稱“上帝論”。它要回答的問題是,上帝與耶穌基督的關係,是什麼性質的關係。耶穌基督以聖靈的形式,存在於每一位信徒的心中,這聖靈和耶穌的關係是什麼性質的關係。使徒們所見的唯一肉身,是神之子耶穌,這是道成肉身,但這一顯形,與神道,與聖靈是什麼關係。三位一體論的回答是:神之道體現為聖父、聖子、聖靈,這三個位格person 是神道的本體。信徒們崇拜上帝,基督現身,以聖子的身份,使聖徒們認識到聖父,又以聖靈入心,而成為宗教生活的指導。實際上,這說的是同一本質。這個解釋讓基督教的崇拜對象同一化,它的核心是,三個位格同一個實體。而反三位一體論則認為,聖子的位格低於聖父,因為聖子是被造者,耶穌基督的神性低於他的人性。這就把崇拜對象變成分立和有高低的。其實質是回到了多神崇拜。關於三位一體,自基督教創立之始就爭論不休,直到君士坦丁大帝召集尼西亞宗教會議,確立三位一體是上帝論唯一正確的認知,以後凡反對三位一體的觀點,皆為異端。神學家奧爾森一句話道出了爭論的實質。他說,“神既是神聖的,也是絕對完滿的,不可能有任何改變。因為改變若不是變得更好,就是更壞。並且如果能改變,無論變好變壞,神也就不再是神了”。

個神學概念似乎和希臘哲學有關。

答:對,可以說它是出自古希臘本體論哲學的邏輯。希臘大哲巴門尼德早就說過,“存在是一,它是完整的,完美的,不變的,統一的”。這個存在的絕對性質,恰恰可以拿來證明一個完美的最高存在。在基督教神學中,這個最高存在就是上帝。所以,耶穌基督和聖靈必須和上帝同質。而塞維特斯卻要挑戰這個上帝論的基礎。這樣一來,他挑戰的對象就不只是羅馬教廷,同時把宗教改革的領袖也一鍋燴了。他認為,這些領袖根本沒有什麼貢獻,因為他們誰都沒有駁倒三位一體論。他出版了一本書《三位一體論的錯誤》,公開向基督教的神學基礎發動進攻。這下子,他就成了天主教和新教的共同敵人,在整個基督教世界都不可能有立足之地。比如加爾文的戰友布塞就認為,塞維特斯是個流氓。他說,“應該把腸子從他身體里活活抽出來”。塞維特斯成了公敵,他只得隱名埋姓,藏了起來,沉默了幾年,在維也納靠行醫為生。但這位先生相信真理在握,忍不住要表現自己。這次,他選中了加爾文作他的辯論對象。他沒想到,這一次他把自己送上了絕路。

作者:特約專欄作者:趙越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