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促進法》打響中共“控制未成年人超限戰”,將對基督教教育造成更大衝擊

0

(對華評論- 2021-10-25)根據中國官媒新華社報道, 2021年10月23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一次會議表決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家庭教育促進法》,將於2022年1月1日起施行。這一法律的通過表明中國政府除對家庭外的未成年人教育擁有控制權,也對家庭內的教育擁有控制權。意味着中國政府正在以強硬手段把手伸進家庭,對未成年人進行頭腦和靈魂以及未來的控制。

中國政府近幾個月來,以保護青少年的名義,發布了一系列硬性規定,以打擊其認為對兒童發展有害的活動。如為預防青少年網絡上癮,中國已經禁止未成年人每周玩三個小時以上的網絡遊戲,同時大幅減少了校外輔導機構。最近幾周,政府還對名人偶像崇拜、所謂”低俗 “的電視節目和所謂 “娘炮 “的藝人採取了更多意識形態措施。最新通過的《家庭教育促進法》,則意味着在意識形態領域更大的收攏。

《家庭教育促進法》總則第一條指出:“為了發揚中華民族重視家庭教育的優良傳統,引導全社會注重家庭、家教、家風,增進家庭幸福與社會和諧,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制定本法。

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負責實施家庭教育,此外國家和社會為家庭教育提供指導、支持和服務。”

第二章關於“家庭責任”部分的第十六條(一)規定:

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應當教育未成年人愛黨、愛國、愛人民、愛集體、愛社會主義,樹立維護國家統一的觀念,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培養家國情懷。

這些條文清楚地表明,中國政府所確立的教育目的和核心,是培養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後備力量。因為未成年人今天接受誰的教育,明天就成為誰的接班人。該法律雖明確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在家庭里對孩子擁有教育實施權,但國家和社會也有權為家庭教育提供指導、支持和服務。如果家庭教育的方向與中國政府的方向相抵觸,家長和監護人將承擔法律責任。

如第五章關於“法律責任”部分的第四十八條規定: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婦女聯合會,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所在單位,以及中小學校、幼兒園等有關密切接觸未成年人的單位,發現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拒絕、怠於履行家庭教育責任,或者非法阻礙其他監護人實施家庭教育的,應當予以批評教育、勸誡制止,必要時督促其接受家庭教育指導。

第五十四條也規定:違反本法規定,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由公安機關依法予以治安管理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家庭教育促進法》的通過和實施將對基督教教育造成更大衝擊。在中國,對由政府主導的公立學校教育持否定態度的家庭里,基督徒佔主流。在教育孩子方面有更多行動能力、拒絕送孩子上公立學校接受無神論洗腦教育,讓孩上教會學校、在家教育或參加幾個家庭共學的人群也主要是基督徒。這正是中共頭疼之處。近幾年,中國政府集中力量打壓、取消基督教教育,採取上門恐嚇父母孩子、衝擊、查封各地教會學校、沒收學校設施、抓捕學校老師和家長、訴諸司法程序官告民搶奪孩子的監護權、給老師和家長安上各種罪名等手段打擊基督教教育。

如2019年9月30日,北海市銀灘鎮人民政府向銀海區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范汝珍送兩個孩子上公立學校,否則剝奪她的監護權。2020年4月3日,一審判決,范汝珍敗訴,強制她送已在家教育多年的子女上公立學校。2020年7月22日,二審維持原判;

另一起政府與基督徒父母爭奪孩子監護權的案例是,2020年廈門殿前教會傳道人游冠達因不送孩子上公立學校被政府告上法庭。法院傳票上寫着“監護權糾紛”。在律師和被告基督徒的努力下,所幸今年8月20日法庭宣布游傳道勝訴;

又如2021年5月山西太原郇城教會的基督徒趙維凱因拒絕送孩子上公立學校,當地政府以“涉恐”的名義逮捕了他;

2021年8月初,安徽蕪湖10位基督教會學校老師涉“非法經營罪”被抓,其中4位已被批捕;

2021年10月12日,美國基督教家庭教育機構Abeka中國代理五位基督徒被警方帶走,至今沒有消息;

2021年10月18日,成都秋雨聖約教會從事基督教教育,並在家教育孩子的肖犖彪被以“涉嫌組織邪教”的罪名被傳喚……

與基督徒爭奪教育權的歷史還可以上溯到中共建政初期,並伴隨着整個新中國的歷史。爭奪教育權的目標是爭奪未來的頭腦和心靈,其實質是無神論政黨跟上帝爭奪敬拜者。中國政府主導的公立教育所有的環節,以及整個教育體制都充滿了偶像崇拜。中國基督教教育的推動者之一、秋雨聖約教會王怡牧師在《默想教育》一書指出:“公立教育的實質,就是對兒童的共產主義,主張兒童是國家的公共財產,國家在兒童的思想、信仰和靈魂上,要求與其父母均分擄物,共兒共女。從而否定了家庭是上帝所設立的第一個政府,剝奪了父母對子女的靈魂的監護權。因此,強制性公立教育的動機和結果,就是使國家本身成為一種宗教。”基督教教育的另一位推動者、秋雨聖約教會的蘇炳森長老在2012年秋雨歸正學堂籌備會上,警戒那些心安理得把孩子送到公立學校的基督徒父母:“你夥同現代國家利用權力和稅收造就的嚇人現實及其既定的生活、教育秩序安排,一起欺負你孩子、你孩子的靈魂要到幾時呢?現實中國家再強大、造就的生活再現實,它有什麼權力塑造靈魂呢?它能承擔人生的意義和要不要自殺的問題嗎?”秋雨聖約教會李英強長老說:“把基督徒的孩子趕進公立學校進行無神論洗腦,這是魔鬼針對中國教會的‘釜底抽薪’、‘斬草除根’之計。此計若得手,等於是直接把出埃及的第二代帶回埃及。”

教育子女自古以來就是父母的權力,這個權力來自上帝,而不是國家和政府。即便在世俗世界,父母對孩子擁有教育權也有古老的淵源,中國幾千年的教育傳統都是“私學”傳統。國家或政府從來都不是教育者,而是被教育者。國家或政府成為理所當然的教育管理者,是從普魯士以來尤其是近一百年來,國家主義和民族主義在世界蔓延之後,“國家成為活着的上帝”的惡果。

教導從來都是祭司和先知的職能,不是君王的職能。美國保守主義作家彼得·D·希夫在《國家為什麼崩潰》中提到教育問題,他認為要解決今天美國社會各種問題的唯一方法,就是政府全面撤出教育,恢復教育的民間性和私有性,國家可以給錢,但國家不能直接興辦教育、不能審查和控制教育內容。上帝設立政府並賦予它有限的權柄,把刀劍的權柄賜給政府,把靈魂的權柄留給教會。政府把手伸進靈魂的區域是對上帝的僭越。僅管中國政府曾向多個國際組織承諾父母擁有對自己孩子的教育主權,然而他們卻再三違反承諾。

1990年,中國政府簽署了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其中第14條規定:“締約國應遵守兒童享有思想,信仰和宗教自由的權利。締約國應尊重父母並於適用時尊重法定監護人以下的權利和義務,以符合兒童不同階段接受能力的方式指導兒童行使其權利”;

1998年10月5日,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秦華孫大使在聯合國總部代表中國政府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其中第18條第4款承認父母的教育主權。“本公約締約各國承擔,尊重父母和法定監護人保證他們的孩子能按照他們自己的信仰接受宗教和道德教育的自由”;

2001年,中國政府批准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3條也規定,“尊重父母和法定監護人的下列自由:為他們的孩子選擇非公立的但系符合於國家所可能規定或批准的最低教育標準的學校,並保證他們的孩子能按照他們自己的信仰接受宗教和道德教育”。

自稱是僕人,卻說自己“偉光正”,自稱是僕人,卻把主人的權利剝奪得一乾二淨,如此明顯的邏輯謬誤不斷出現在法律和公共媒體上,本身就是失敗的基礎教育的明證。《家庭教育促進法》所提倡的培養德智體美勞,卻因其教育者和教育者的管理者缺德、缺智、缺美而顯出其荒謬。“人類靈魂工程師”甚至不知道靈魂是什麼,也從未思考過人從哪裡來到哪裡去、人之為人應該向誰盡倫理責任這樣的基本問題,德、智、美又何從談起?

柏拉圖在《理想國》提出這樣的問題:“我們能夠草率地允許孩子們聽一些隨意編造的故事,以至讓他們接受那些與我們認為他們成年後應該擁有的思想觀念相左的思想嗎?” 蔡元培也曾經指出,教育應超越政黨而獨立。否則教育的結果就不是使人獨立,而是使人服從。就像胡適所說,“自由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來的。”

英國基督教古典教育的推動者、作家多蘿西·塞耶絲在《失落的學藝》說:“教育唯一的目標僅僅是:教人如何獨立學習;任何沒有做到這一點的教育都是枉費工夫。

美國作家卡羅琳·凱恩斯用她的詩《受教育》準確表達了基督教教育理念:

如果我會背誦《葛底斯堡演說》和《憲法序言》,

卻沒有看到我們國家歷史中上帝之手的運作,

那麼我還沒有受過教育。

如果我是一個好公民,每次選舉都投票,為道德和正義而戰,

但卻不曉得人的罪惡和沒有基督的悲慘境況,

那麼我還沒有受過教育。

《聖經》申命記6:4-9被稱為基督教的“教育大憲章”。教父奧古斯丁將“自由(博雅)教育”比喻為認識上帝的“梯子”。基督教教育一個非常主要的目的,就是不讓聖約子民,被那些拜偶像的和國家主義的身份認知和歷史意識所塑造。這是基督教及基督教教育備受無神論政府長期打壓的原因。

鑒於中國政府對基督教教育的恐懼和打壓,中國家庭教會領袖成都秋雨聖約教會每周都在公禱文里為基督教教育禱告。昨天的禱文如下:

慈愛的天父,在這個自私自利的世代來教養孩子,需要何等的耐心和信心,人們隨意地把孩子交給世界,交給娛樂,交給國家,但是我們知道孩子是屬於你的,我們要把孩子交在你恩惠的手中,讓他們從小就受到敬虔的教育,雖然他們從小就經歷這個世界的敵意,但卻被你的愛深深包裹。主啊,我們看到你的工作是不能被阻止的,在今天的中國教會中,基督教教育的理念已經深入人心,各地都有基督徒在辦學,或者在家教育,許多的家長願意付代價來按照你的心意教養孩子,這是你恩典的作為,求你使用這些微小的開始,使他們結果子十倍百倍,來祝福這片土地,來促進福音國度的拓展!

( 對華援助網特約評論員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