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封殺台灣水果 WTO”特定貿易關切”11月排入議程

0

中國封殺台灣水果  WTO"特定貿易關切"11月排入議程 中國封殺台灣水果,WTO食品安全檢驗與動植物防疫檢疫(SPS)委員會例會,排定“特定貿易關切”議程。Photo: RFA

台灣針對中國禁止進口釋迦、蓮霧提出“特定貿易關切”一案,世貿組織(WTO)證實,已列入11月3日至5日的例會議程。台灣農委會主委陳吉仲27日回應表示,中國片面暫停台灣釋迦及蓮霧輸入,沒有依照相關國際規範處理,台灣方面多次要求兩岸要坐下來討論解決,在兩岸雙邊機制里無法解決時,只好尋求WTO的多邊機制來解決。

世貿組織(WTO)新聞官普契奧(Fernando Puchol)對台媒中央社證實,台灣針對中國暫停進口水果所提出的“特定貿易關切”(specific trade concern,STC),確認已列入WTO食品安全檢驗與動植物防疫檢疫(SPS)委員會11月3日至5日舉行的例會議程。這是台灣首次針對水果輸出案向中國提出“特定貿易關切”。

中國今年3月以來以多次檢出台灣鳳梨(大陸稱菠蘿)夾帶介殼蟲有害生物為由,宣布暫停進口。9月再以同樣的理由,通知台灣釋迦與蓮霧暫停輸入。台灣總統蔡英文曾譴責“顯非正常貿易考量”。

2021年2月26日,中國大陸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以台灣鳳梨多次檢出有害害蟲為由,宣布自3月1日起暫停進口台灣的鳳梨。(RFA)

2021年2月26日,中國大陸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以台灣鳳梨多次檢出有害害蟲為由,宣布自3月1日起暫停進口台灣的鳳梨。(RFA)

據報導,人在苗栗考察的台灣農委會主委陳吉仲說,11月3日至5日是WTO的食品安全檢驗與動植物防疫檢疫(SPS)委員會例會,屆時相關議題將正式成為討論的議案之一,台灣期待透過像WTO這樣的國際組織來獲得相關合理的結果。

陳吉仲也質疑,檢視中國過去不只是對台灣,對澳洲或其他國家也有很多類似這樣的作法;陳吉仲指出,在SPS的案例中,過去有18件是成功的案例,期待可以獲得正面的結果。

李淳:“特定貿易關切”例會無拘束力 恐曠日費時

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副執行長李淳接受本台訪問時解釋,STC每次例會可以提出申訴,被關切方通常會回應關切跟質疑。以食品安全為例,其一功能是預告,要求各國在法案生效至少60天前通知WTO,讓各國來評論。此外,針對已經發生的糾紛,日本就曾在這一場合關切各國限制福島食品進出口。

李淳:“他的性質是讓你有機會提出,對別的國家主要是預告,也包括已經採行的措施,你覺得違反WTO的問題。他的拘束力很低,也導致有很多STC是三、四年以前的案子還在不斷地關切,沒有改善的原因,很大部分在於因為沒有拘束力,所以很多國家官腔官調。”

李淳形容,“特定貿易關切”是走向爭端解決的一個前奏曲,如果沒有解決,也不妨礙會員國繼續往“爭端解決機制”提告程序進行。如果走上“爭端解決”較複雜,提告後受理,按程序還要先進行諮商類似調解,調解是自願性,經過一段時間才開會決定要不要針對這個提告成立小組,曠日費時。

台灣高雄田地里種植菠蘿。(路透社)

台灣高雄田地里種植菠蘿。(路透社)

李淳:“我想應該先等我們提’特定貿易關切’,先看中方提什麼樣的回應。中方不會當場回應,會有時間的延遲,最快要等明年初開例行會議才會知道他的回應。”

根據中華經濟研究院的報告,統計1995年至2019年11月止,WTO會員提出之TBT、STC累計共有605件。其中,在1995年至2017年期間,最常提起STC關切的前五名WTO會員分別為歐盟、美國、加拿大、日本與墨西哥;而最常受到關切的WTO會員則為歐盟、中國大陸、美國、韓國與印度。

台灣向WTO提“特定貿易關切” 焦鈞:趕不上12月鳳梨釋迦產期

《水果政治學》作者焦鈞對本台表示,中國用有害生物的名義,如果台灣沒有做檢討,他也能提出要求。至於中國的要求合不合理,可能就要在“特定貿易關切”做法院的訴訟。通常時間會長達1年半到2年。焦鈞說,台灣訴諸WTO“特定貿易關切”機制啟動是必要手段,但是對今年12月要產出的鳳梨釋迦出口,應該已經來不及。

焦鈞:“鳳梨釋迦的品種有它的特殊性,他的產期剛好在農曆春節期間,華人世界送禮,早期在香港賣得不錯,後來到中國市場打開以後,從統計可以看得出訂單很快就從香港轉移到中國市場。在那當下並沒有思考到市場風險分散的問題,因為中國市場成長非常迅速。”

中國相繼封殺台灣菠蘿、釋迦等水果後,台灣農委會在上個月通過投入10億元台幣(約2.3億人民幣),獎勵外銷分散市場。焦鈞分析,鳳梨釋迦是很特殊的產品,可保有市場競爭力優勢,反之,對市場來說也是陌生產品。所以不管是銷往哪個國家,不太可能一下子就有可觀的量能出來,一定是循序漸進。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黃春梅 台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梒青 網編 瑞哲

(原文轉自自由亞洲: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