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監視居住逾三年 “中國人權觀察”始創人徐秦涉“煽顛”遭批捕

0

2019年,徐秦在武漢聲援秦永敏案開庭。  (陳思明獨家提供)

中國民間組織“中國人權觀察”始創人之一、江蘇異議人士徐秦於11月5日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執行逮捕。徐秦領導的“玫瑰團隊”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在被批捕之前,她長期被當局監視居住而失去自由。

江蘇揚州市中級法院11月5日以書面通知家屬,徐秦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同日被執行逮捕,目前關押在揚州市看守所。

徐秦是民間組織“中國人權觀察”的共同始創人,也參與了另一組織“玫瑰團隊”。“玫瑰團隊”一名要求匿名的成員向本台表示, “中國人權觀察“理事長秦永敏2015年被關押後,徐秦自薦成為“玫瑰團隊”的骨幹。

2017年,陳思明(左)和徐秦(右)在湖南長沙法院聲援謝陽案開庭,(陳思明獨家提供)

2017年,陳思明(左)和徐秦(右)在湖南長沙法院聲援謝陽案開庭,(陳思明獨家提供)

“玫瑰團隊”成員:“她是在秦永敏被抓了之後,群龍無首的情況下,(當時的)秘書長劉興聯也被抓了後,她自告奮勇推薦自己承擔這個責任,大家投票選出她出任新任秘書長,挑起了重任。‘玫瑰團隊’是網絡上一個鬆散的團隊,並沒有聚集人員的實力和資源,都是在網上虛擬的團隊。徐秦敢於在線下在全國各地進行公益活動,讓當局不高興。”

成為“玫瑰團隊”負責人後,徐秦持續為中國人權議題發聲。2018年1月,徐秦申請旁聽律師隋牧青被吊照聽證會之後不久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刑事拘留,其後轉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當局更追加罪名,指控她“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據了解,徐秦當時被抓與她組織聯署聲援維權律師余文生以及為維權公民徐琳籌款有關。

同年8月31日,徐秦獲取保釋放,但從那天開始她一直被監視居住,這樣的狀況持續了超過三年。

“玫瑰團隊”成員:“就是說,公安局來一年的監視居住期,法院又來一年的監視居住期,把所有的延期程序都用完了,然後又打回原處,轄區派出所又用了半年的監視居住。轄區半年監視居住應該是11月7日到期,所以他們是提前了兩天, 11月5日把徐秦給收監了。在這三年期間她一直被監控,失去自由。”

“玫瑰團隊”全國各地成員都受到當局恐嚇威脅

2018年,秦永敏“顛覆國家政權”罪成被判刑13年,目前仍在湖北潛江監獄服刑。接受採訪的“玫瑰團隊”成員表示,秦永敏入獄,加上徐秦受到嚴密監控,這個一度活躍的組織已名存實亡。”

“玫瑰團隊”成員:“自從秦永敏被抓捕後,‘玫瑰團隊’在全國各地的團隊人員都受到當局的恐嚇威脅,強迫退團退隊,都沒有聲音了。’玫瑰網站‘現在也被封了,失去了發聲的地方。”

2021年11月8日, 陳思明(圖)對徐秦因涉嫌“煽顛”被逮捕表示關注。(陳思明獨家提供)

2021年11月8日, 陳思明(圖)對徐秦因涉嫌“煽顛”被逮捕表示關注。(陳思明獨家提供)

“玫瑰團隊”成員、湖南異議人士陳思明表示,徐秦為改善中國人權所作的努力使人感動。

陳思明:“她是一個為人權事業盡心儘力的大姐、我特別尊敬她的是,作為一個女性,她非常有承擔,非常有責任感,有理想有追求,一般的男人都沒有那麼堅強的意志。她為人權的獻身精神打動了我。”

他認為,徐秦在取保釋放後三年才被批捕,顯示當局對她相當忌憚。

陳思明:“不就多了兩年控制她的時間嗎?我跟她交談當中,她也話里話外透露出這樣的想法,認為當局就是要長時間控制她,因為她這個人意志堅定,也不是說你嚇唬嚇唬她就完了,控制她兩年出來就老實了,就聽你共產黨的話了。國保可能是想控制她越長越好。”

59歲的徐秦早年因脊柱疾病在北京接受手術後出現後遺症,其後發現手術所用材料為國外淘汰產品,成為她投身維權領域的契機。

記者:高鋒 責編:胡力漢 嘉遠 網編: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