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中共惯用手法 「校友会」成统战渗透组织

0
时评人:林保华

清華大學傳遭中共組織滲透「挖角人才」。   圖:取自國立清華大學官網清华大学传遭中共组织渗透「挖角人才」。图:取自国立清华大学官网

台湾清华大学爆出被中共利用校友会名义渗透,在校园设点(或许还有中共特别支部),挖掘人才、盗窃机密,一点不奇怪。民进党不懂中共,却自以为很懂,忠言逆耳,执政后没有排查马英九开门揖盗、引狼入室,各个领域被渗透情况。如果不幸何时执政地位被推翻,也是咎由自取!

中共在台湾利用校友会渗透,黄埔军校就是最早的,可是台湾党政军都在装糊涂,不敢去面对现实,去解决问题,听任渗透情况越来越烈,才有吴斯怀这种共产奴才堂堂皇皇坐在立法院里问政,夏瀛洲之流享有胡言乱语自由的恐怖景象。他们何时把国军全变成「中国军 」,没有人知道。美国是否意识到这一点而采取措施,我也不知道。提醒我这点的是,即使有国军退将煽动国军「起义」,居然没有现役国军将领出来驳斥,民进党的反应也很低调。据说是因为他们是「学长」,学长比国家与人民的利益重要吗?应该是意识形态在作怪吧。未来中共要争取国军「起义」,必然透过学长去说服现役将领的学弟。

我之所以有这个感触,因为台湾也有个「中国人民大学台湾校友会」,这是我在网上查到的。论起辈份,我是年纪最大的学长,他们可有理过我吗?许多人知道我的校友身份,2000年9月到2011年担任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的纪宝成曾经关切过我在台湾的「表现」,那其他校友还敢同我打交道?中国人民大学号称「中共中央第二党校」,我是65年前因为历史的误会而考进去的,现在的台湾校友如何进去,我就不清楚了。自然,我说的话没有学弟学妹愿意听,远不如那几个国军退将的威权和感情。

香港的中国人民大学校友会成立于1980年代中期,那时改革开放期间,我也很愿意借校友会加强与中国校友的沟通,介绍香港的资本主义成就,因此我也是创会理事。不过那时也是根据母校的指示,校友会不是纯粹香港校友,而是「深港校友会」,就是与深圳校友合并,最早实现「回归」。那时的校长袁宝华、黄达思想开明,大家聊天没有什么隔阂,有一次黄达来,与几位教授约我见面喝咖啡,就是专门要听他们在中国所不知道的政治局势,尤其是邓小平的健康问题。后来母校指示,把人大在香港办的法律训练班的结业生也纳入校友会,这是一批想到中国发展的年轻律师,包括现在香港的中共外围组织民建联的一些人,对原来的校友会「掺沙子」,我也知难而退。现在的校友会自然成为御用组织了。

1990年香港基本法制定后,有当年我在印尼所读的巴中校友突然活跃起来要组织巴中校友会。一位校友兼教师的姚子毅(他是逃离家庭在1955年与我同期回中国的)对我说,校友会最好永远停留在筹备小组,一旦正式成立,抢位子就要抢破头。我忧心中共插手,在明报发表了一篇当年巴中如何被中共渗透的文章,形容印尼的巴中如同俄国十月革命前圣彼得堡的「革命摇篮维堡区」。接着,积极筹办校友会的当年52届(我是55届)学生会会长张瑞源约我到他在中环的办公室见面,责难我为何写那篇东西,会影响他们在印尼做生意。这下暴露他们成立校友会,只是为了有一个招牌可以成为向中共伸手要经商利益的统战对象。巴中校友会成立以后内部争权夺利而分裂、瘫痪,我已经在美国也看不到笑话了。不过我的回忆录出版后,有人在群组里痛批我卖国。我在回忆录里披露中共在印尼的渗透,也为我当年不尊重印尼主权的狭隘民族主义思想忏悔,何错之有?这些被中共欺骗后沦落回香港,却还为了某些利益抱紧共产大腿的人,真是可怜啊。他们还要错下去吗?还要帮助中共继续渗透印尼吗?他们的书都是白读了,要带着白痴的脑袋进棺材吗?

目前在香港存活的中国各大学校友会几乎都是中共应声虫,在适当时候作为表态拥护中央的工具,简直斯文扫地。至于香港大学与香港中文大学等香港的大学校友会,迟早也会被中共渗透收买,然而相对比较困难,因为成员与长期受中国奴化教育的中国人有些不同。台湾也有中国一些大学的校友会,他们又如何?即使与中国无关的大学,只要有成员被中共收买,也就是从这里打开缺口扩大渗透。台湾的大学中与中国大学有同名的要特别小心。但是中国人叫清华大学是「清华」,台湾人叫「清大」;大家要牢记这个不同。哪一天「清大清华同是中国清」,那可能是台湾该完蛋的时候了。我们一定要坚持这个区别来展现主权!留美欧等西方国家的中国学生也很多,西方国家政府也须注意由中国人组织的各式校友会,因为这是中共利用软实力拉帮结派进行渗透的惯用手法。

作者认为目前香港中文大学等香港的大学校友会,迟早也会被中共渗透收买,然而相对比较困难,因为成员与长期受中国奴化教育的中国人有些不同。

作者認為目前香港中文大學等香港的大學校友會,遲早也會被中共滲透收買,然而相對比較困難,因為成員與長期受中國奴化教育的中國人有些不同。   圖:翻攝香港中文大學官網图:翻摄香港中文大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