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運生牧師:屬靈洞見與靈性瞎眼

0

約9:35-41

如果把約翰福音第九章視為一齣戲劇,在其主要場景的前後加上序幕與尾聲,這出完整的戲劇可以概括為如下場景:

1.序幕:是誰犯了罪?(約9:1-5)

2.場景一:主耶穌醫治生來瞎眼的人(約9:6-7)

3.場景二:鄰舍和眾人對此事的議論(約9:8-12) ——第一次作見證

4.場景三:法利賽人查問生來瞎眼人(約9:13-17)——第二次作見證

5.場景四:法利賽人查問瞎眼人父母(約9:18-23)

6.場景五:法利賽人再次查問瞎眼人(約9:24-34)——第三次作見證

7.尾聲:屬靈的眼界(約9:35-41)

在討論過序幕和中間的五個場景之後,本文將談論其尾聲——屬靈的眼界。

一、瞎眼與世人的光景

福音書中多次記載主耶穌醫治人瞎眼的神跡,超過其他任何種類疾病的醫治。

“耶穌從那裡往前走,有兩個瞎子跟着祂,喊叫說,大衛的子孫,可憐我們吧。耶穌進了房子,瞎子就來到祂跟前,耶穌說,你們信我能作這事嗎?他們說,主啊,我們信。耶穌就摸他們的眼睛,說,照着你們的信給你們成全了吧。他們的眼睛就開了。”(太9:27-30)

“當下有人將一個被鬼附着,又瞎又啞的人,帶到耶穌那裡。耶穌就醫治他,甚至那啞吧又能說話,又能看見。”(太12:22)

“到了耶利哥。耶穌同門徒並許多人出耶利哥的時候,有一個討飯的瞎子,是底買的兒子巴底買,坐在路旁。他聽見是拿撒勒的耶穌,就喊着說,‘大衛的子孫耶穌阿,可憐我吧。’…耶穌就站住,說,‘叫過他來。’…瞎子就丟下衣服,跳起來,走到耶穌那裡。耶穌說,‘要我為你作什麼?’瞎子說,‘拉波尼,我要能看見。’耶穌說,‘你去吧。你的信救了你了。’瞎子立刻看見了,就在路上跟隨耶穌。”(可10:46-52)

“耶穌說了這話,就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對他說,‘你往西羅亞池子里去洗,’(西羅亞翻出來,就是奉差遣)他去一洗,回頭就看見了。”(約9:6-7)

為什麼福音書用許多的篇幅記載主耶穌醫治人的瞎眼?因為瞎眼作為類比,預表了世人被罪惡、墮落、敗壞所裹挾、身處屬靈黑暗的光景。

“禍哉,那些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以苦為甜,以甜為苦的人。”(賽5:20)

“愚昧無知的百姓啊,你們有眼不看,有耳不聽,現在當聽這話。”(耶5:21)

“他們心地昏昧,與神所賜的生命隔絕了,都因自己無知,心裡剛硬。”(弗4:18)

“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約3:19)

“他們所以不能信,因為以賽亞又說,‘主叫他們瞎了眼,硬了心,免得他們眼睛看見,心裡明白,迴轉過來,我就醫治他們。’”(約12:39-40)

舊約從來沒有出現瞎眼得醫治的神跡(約9:32),直等到基督的到來。而基督彌賽亞的主要事工,祂道成肉身來到世上,不僅要醫治人肉體的瞎眼,祂更要開啟罪人屬靈的眼睛,使人能以看清、明白有關生命的屬靈事物。

“那時瞎子的眼必睜開,聾子的耳必開通。”(賽35:5)

“我耶和華憑公義召你,必攙扶你的手,保守你,使你作眾民的中保,作外邦人的光,開瞎子的眼,領被囚的出牢獄,領坐黑暗的出監牢。”(賽42:6-7)

當主耶穌開始祂在地上的傳道事工的時候,使徒馬太引用先知以賽亞的預言說,“那坐在黑暗裡的百姓,看見了大光,坐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發現照着他們。”(太4:16)

“耶穌又對眾人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約8:12)

當主耶穌呼召保羅時吩咐他說,“我差你到他們那裡去,要叫他們的眼睛得開,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從撒但權下歸向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徒26:18)

而蒙恩得救之人的使命,也是要引領人出黑暗入光明。

“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

因此,從救恩意義上講,約翰福音第九章生來瞎眼的人得醫治,是罪人蒙受神的恩典、得着耶穌基督救恩的預表。

二、瞎眼人的屬靈洞見

“耶穌聽說他們把他趕出去。後來遇見他,就說,‘你信神的兒子嗎?’他回答說,‘主啊,誰是神的兒子,叫我信祂呢?’耶穌說,‘你已經看見祂,現在和你說話的就是祂。’他說,‘主啊,我信。’就拜耶穌。”(約9:35-38)

“耶穌聽說他們把他趕出去。”(約9:35)少有人像這個生來瞎眼的人那樣遭遇命運的顛簸起伏。

看過一個小視頻,有人把一種特製的眼鏡,遞給色盲患者。當戴上眼鏡,終於可以看見周圍花朵的五彩繽紛時,他們一個個情不自禁地流淚了。而這個生來瞎眼的人,一生從來沒有看見過光明與色彩,成為一個邊緣化的被人唾棄的乞丐。直到有一天,耶穌醫治了他,他終於能夠看見了。可想他的歡喜快樂、奔走跳躍的興奮和激動。然而,周圍卻少有人分享他的喜樂,他被帶到法利賽人那裡,被法利賽人像審訊罪犯那樣一遍又一遍地查問,最後僅僅因為他堅持講真話,就被猶太人趕出會堂,落入比先前乞討更為糟糕的境地。

然而,這樣一個被社會拋棄的人,主耶穌卻主動找到他(When He found him),好像對他說,他們把你趕出去,我卻要收留你。主耶穌不僅找到他,而且尋找更多的人。

“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路19:10)

“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神的。都是偏離正路,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羅3:10-12)

世人天生不認識神,處於黑暗的光景,與生俱來就是抵擋神,沒有主動尋求神的。我們生來就像這個瞎眼的人無助無望,向來都是主親自尋找失喪的人。

“你信神的兒子嗎?”(Do you believe in the Son of Man?)(約9:35)

“神的兒子”本意是“人子”(The Son of Man),是出自但以理書彌賽亞的一個稱號。

“我在夜間的異象中觀看,見有一位像人子的,駕着天雲而來,被領到亘古常在者面前,得了權柄,榮耀,國度,使各方,各國,各族的人都事奉祂。祂的權柄是永遠的,不能廢去。祂的國必不敗壞。”(但7:13-14)

“人子”(The Son of Man)是主耶穌在福音書中的謙稱,同時也是彌賽亞的稱號。奇妙的是,這位生來瞎眼的人竟然聽懂主耶穌的話,“主啊,誰是神的兒子,叫我信祂呢?”(約9:36)

這位生來瞎眼的人,他的心已經預備好,相信接受救主彌賽亞,只是他不知道誰是祂。當耶穌和泥抹在他的眼睛上並吩咐他去西羅亞池子去洗的時候,他並沒有看見耶穌,但他顯然辨認出主耶穌的聲音。很奇妙,約翰福音第十章就是講論耶穌是好牧人,祂在羊的前頭走,羊也認得祂的聲音。

這裡所說的主,類似於“先生”、“夫子”等意思,雖然他還不認識主耶穌,但他的態度中含着誠懇與尊重,從側面可以看出他的心是已經預備好的好土。

“你已經看見祂,現在和你說話的就是祂。”(約9:37)

這是約翰福音中主耶穌第二次向個人顯明祂自己的身份。

“婦人說,‘我知道彌賽亞,(就是那稱為基督的)要來。祂來了,必將一切的事都告訴我們。’ 耶穌說,‘這和你說話的就是祂。’”(約4:25-26)

主耶穌向那些沒有人接納、被社會唾棄的邊緣人顯明祂自己,因為他們意識到自己的需要。正如主耶穌自己所說的:

“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太25:29)

“他說,‘主啊,我信。’就拜耶穌。”(約9:38)

屬靈眼界的開啟,必然是相信耶穌基督,承認耶穌是主!

“主啊,我信!”(“Lord, I Believe!”)

至此,這個生來瞎眼人完成了他對主耶穌認識的最後一個步驟:一個人(a man),一個先知(a prophet),出自神(from God),主(Lord)!

這個世界說,“眼見為實!”(Seeing is Believing.)

但在屬靈的範疇,是要信才能看見。(Believing is Seeing!)

“耶穌說,‘我不是對你說過,你若信,就必看見神的榮耀嗎?’”(約11:40)

相信耶穌,並不單單是理智知道有關耶穌的信息或事實(Know some Information or facts about Jesus),而是信靠交託,承認祂是救主,也尊祂為主,順服祂,遵照祂的旨意而行(Trust and Obey Him)。

今天的世界,知道有關耶穌一些事實的人很多很多,但真正信靠耶穌、將自己的生命交託於耶穌的人很少很少。認識耶穌基督,關乎人永恆的生命與歸宿,而許多人竟視同兒戲,這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

“(他)就拜耶穌!”

信靠耶穌自然引出敬拜的行動,一個真正重生悔改的信徒,必然是熱愛耶穌、渴慕耶穌、敬拜耶穌。福音書的記載,幾乎所有真正認識耶穌基督的人,都情不自禁地敬拜祂。而耶穌基督也心安理得地接受這個生來瞎眼人的敬拜,這是祂神性的又一個明證。

“祂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象,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將祂升為至高,又賜給祂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使榮耀歸與父神。”(腓2:6-11)

三、法利賽人靈性瞎眼

“耶穌說,‘我為審判到這世上來,叫不能看見的,可以看見。能看見的,反瞎了眼。’同祂在那裡的法利賽人,聽見這話,就說,‘難道我們也瞎了眼嗎?’耶穌對他們說,‘你們若瞎了眼,就沒有罪了。但如今你們說,我們能看見,所以你們的罪還在。’”(約9:39-41)

“我為審判到這世上來。”(約9:39)

主耶穌這話與約3:17衝突嗎?

“因為神差祂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祂得救。”(約3:17)

“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路9:56)

“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這話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提前1:15)

所以,主耶穌道成肉身、降世為人,是要在十字架上捨身流血拯救罪人,不是要對世人審判定罪。然而,雖然主耶穌第一次來不是要審判世人,但那些拒絕祂的人,就自動地定自己的罪。

耶穌到世上來,人因着對祂的認識和態度被自動分開,這種分別其實也是一種審判。正如西面的預言:“這孩子被立,是要叫以色列中許多人跌倒,許多人興起。又要作毀謗的話柄。叫許多人心裡的意念顯露出來。”(路2:34-35)

所以約3:18節緊接著說,“信祂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經定了,因為他不信神獨生子的名。”

“若有人聽見我的話不遵守,我不審判他。我來本不是要審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約12:47-48)

法利賽人拒絕耶穌基督,自動為自己帶來審判。

“叫不能看見的,可以看見。能看見的,反瞎了眼。”(約9:39)

主耶穌講的是雙關語,提到肉體和屬靈雙重的層面。

如同這個生來瞎眼的人,他因主耶穌的神跡醫治,原本是生來瞎眼,如今可以看見。不僅如此,他屬靈的眼睛也被主耶穌開啟,他可以看得見、辨認出、並接受主耶穌為基督、為救主。而那些法利賽人,他們肉眼的視力沒有問題可以看得清楚,但他們靈性的眼睛是盲瞎的,他們認不出耶穌是基督,或者他們因驕傲自義拒絕承認耶穌就是基督。

使徒保羅在大馬色路上的經歷也是如此。保羅帶着大祭司的文書,去大馬色捉拿基督徒下監。然而,復活的主耶穌在大馬色的路上向他顯現,榮耀的大光使保羅的眼睛三天不能看見。然而,當他的肉眼不能看見時,他靈里的眼睛被打開了,他看清楚耶穌正是那榮耀的救主。

“法利賽人聽見這話,就說,‘難道我們也瞎了眼嗎?’”(約9:40)

“What? Are we blind too?”(John 9:40,NIV)

“Are we blind also?”(John 9:40,NKJV)

“We are not blind too, are we?”(直譯)

法利賽人的傲慢和無知可真是到家:縱然別人都瞎了眼,難道我們也瞎了眼嗎?

箴言說得好:“你見自以為有智慧的人嗎?愚昧人比他更有指望。”(箴26:12)

法利賽人的驕傲、自義、自滿、自信使他們無法看見主耶穌的榮耀,他們拒絕耶穌基督實在是弄瞎了自己的心眼,當然魔鬼撒但也有份於此。

“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着他們。基督本是神的像。”(林後4:4)

“耶穌對他們說,‘你們若瞎了眼,就沒有罪了。但如今你們說,我們能看見,所以你們的罪還在。’”(約9:41)

主耶穌的意思說,如果你們意識到自己屬靈黑暗的光景,承認你們的罪孽,神必赦免你們的罪孽,你們就沒有罪了。如今,你們自認為看得清楚,矢口否認自己需要赦免和救贖,那麼你們的罪仍然還在。

“無病的人用不着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來本不是召義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路5:31-32)

驕傲的人因為內心剛硬,將自己置於審判席上。因為神阻擋驕傲的人,卻賜恩給謙卑的人。

回顧這個生來瞎眼人得醫治的神跡,發現聖經並沒有記載他的名字,也許聖靈的默示特意隱去他的名字,為的是讓我們每一個人可以把自己的名字代入進去。每一個蒙恩得救的人都是那個瞎眼得醫治的人,好讓我們可以像他一樣說:我從前是眼瞎的,如今可以看見了。

芬尼·克羅斯貝(Fanny Crosby)六歲時因醫生失誤導致失明,然而她一生卻寫了如《有福的確據》、《求主使我近十架》、《靠近主》、《榮耀歸於天父》等膾炙人口的八千多首聖詩。有人為她的失明感到惋惜和不幸,但她卻說,“如果可以選擇,我還是寧願失明,這樣當我睜開眼的瞬間,看到的正是主耶穌的慈榮。”

但願我們每一個人、盼望更多的人,都能夠像芬尼·克羅斯貝那樣,常常看到主耶穌的慈榮!

任運生 牧師,在美國牧會;生命季刊特約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