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看这两个自取祸败的人

0

今日经文:扫罗的儿子伊施波设听见押尼珥死在希伯仑,手就发软,以色列众人也都惊惶。扫罗的儿子伊施波设有两个军长,一名巴拿,一名利甲,是便雅悯支派比录人临门的儿子,比录也属便雅悯。比录人早先逃到基他音,在那里寄居,直到今日。(撒下四1-3)

一日比录人临门的两个儿子利甲和巴拿出去,约在午热的时候到了伊施波设的家,伊施波设正睡午觉。他们进了房子,假作要取麦子,就刺透伊施波设的肚腹,逃跑了。他们进房子的时候,伊施波设正在卧房里躺在床上,他们将他杀死,割了他的首级,拿着首级在亚拉巴走了一夜,将伊施波设的首级拿到希伯仑,见大卫王,说,“王的仇敌扫罗曾寻索王的性命,看哪,这是他儿子伊施波设的首级,耶和华今日为我主我王在扫罗和他后裔的身上报了仇。”大卫对比录人临门的儿子利甲和他兄弟巴拿说,“我指着救我性命脱离一切苦难的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从前有人报告我说扫罗死了,他自以为报好消息,我就拿住他,将他杀在洗革拉,这就作了他报消息的赏赐。何况恶人将义人杀在他的床上,我岂不向你们讨流他血的罪,从世上除灭你们呢?”于是大卫吩咐少年人将他们杀了,砍断他们的手脚,挂在希伯仑的池旁,却将伊施波设的首级葬在希伯仑押尼珥的坟墓里。(撒下四5-12)

世界上一切自私自利的人,不惜用各种卑鄙恶劣的方法,损害别人,去谋求自己的利益,就连他们的朋友恩人,他们也忍心下手加以杀害。他们觉得他们非常聪明,却不晓得那位公义正直的神十分恨恶这种忘恩负义的人,他早晚必要追讨这些人的罪,使他们所受的报应比他们所加给别人的更严重。

利甲和巴拿这两个人本来是扫罗的儿子伊施波设的军长。他们的本分是保护他们的王伊施波设,为他们的王争战。当押尼珥被约押刺杀之后,伊施波设更加需要他们。他们应当对他尽忠,起来保护他,安慰他,告诉他不要惧怕。纵使伊施波设始终不能恢复他的势力,抱恨以终,他们二人仍不失为以色列人中的勇士,我们也决不以成败来论英雄。不料这两个人存心竟是这样卑鄙险恶,听见押尼珥在希伯仑被约押所杀害,晓得伊施波设的大势已去,他们想要在大卫面前邀功得赏,不惜下毒手杀害他们自己所事奉的主人,割下他的头,拿到大卫那里去报功。这种乘人之危下井投石的行为,加在任何人身上都是十分可恨的,何况伊施波设还是他们二人平素所事奉的主人呢。

我们可以揣想他们两个人拿着伊施波设的头走路的时候心中的感想。他们必是想,这次他们到了大卫那里,一定会得大卫的称赞和赏赐,他们会被大卫任为军长,他们的前途不可限量。他们想到这里,一定洋洋得意,觉得自己聪明超人,能作出这种损人利己的事业来。不料大卫不但不嘉奖他们,反倒向他们发怒,“吩咐少年人将他们杀了,砍断他们的手脚,挂在希伯仑的池旁。”他们二人割下伊施波设的首级,大卫砍下他们二人的手脚。他们使伊施波设的身体分为两处,大卫使他们每人的身体分为五六处。他们用手杀了主人,又用手拿着主人的头,用脚走了很远的路,来见大卫邀功,大卫就把他们那“流无辜人的血的手”和他们那“飞跑行恶的脚”一齐砍下来,挂在希伯仑池旁,给那些忘恩负义损人利己的人看看,使他们知道这就是作恶的人的结局。神也把这件事借着他的仆人写在圣经上,使我们这后世的人看见作恶害人的人末后所遭遇的惨祸,因而触目惊心,再不敢蹈他们的覆辙。

我们再看看大卫的存心和人格罢。他受扫罗多年多日的窘迫追逐,饱尝了无数的困苦艰辛。他不但不向扫罗施行报复,而且两次保全扫罗的性命,不肯下手害他。及至扫罗和他的三个儿子阵亡的消息传到他耳中,他还作歌哀悼他们。他对扫罗可说是“仁至义尽”。扫罗逝世以后,以色列众人拥戴扫罗的儿子伊施波设作王,犹大人却拥戴大卫为王,以致“扫罗家和大卫家争战许久。”(撒下三1)当巴拿和利甲手拿伊施波设的头来见大卫的时候,如果别人处在大卫的地位,一定会欣喜异常,重赏这两个为他剪除仇敌的功臣。但大卫不是这种心中只有自己的利益的人。他心中所重看的是神的旨意,是正义和公理。他认为存心邪恶,杀戮义人,是不可赦免的大罪,因此他杀了这两个卑鄙邪恶负义弒主的人。神就借着这个公义正直的大卫审判了这两个奸邪叛逆的恶人。因着这两个人的恶,也更显明了大卫的公义正直,不稀奇神那样多次称赞大卫,而且永远记念大卫,并因他的缘故向他的子孙大施慈爱了。

像巴拿和利甲那样自私自利卑鄙邪恶的人在世界上有多少啊!一个人在有地位势力财产的时候,有许多人恭维他,奉承他,为他服役,为他奔走,向他表示忠诚,表示敬爱。及至有一日他失去了他的地位势力和财产,正急需别人帮助和同情的时候,那些人不但不来援助他,安慰他,反倒下井投石,趁火打劫,攻击他,辱骂他,夺取他所仅存赖以维持生活的那一点财产,甚至还危害他的性命。他们还振振有词地说,“他所受的正是他所该受的。”他们所说的这句话也许是真实的,但我们要问他们说,“那个人既是这样不好,为什么你们在他亨通利达的时候那样恭维他,奉承他,为他服役,为他奔跑,向他表示忠诚,表示敬爱呢?”自然他们也会找出一套话语来遮掩他们那种卑鄙的行为。但神是轻慢不得的,祂怎样向巴拿和利甲施行审判,祂也要照样向这些卑鄙邪恶的人施行审判。

利甲和巴拿杀害他们的主人,原是要借着这件事到大卫面前去邀功。他们觉得他们的计划最好,却没有想到他们的计划正是害了他们自己的性命。如果他们不这样做,他们虽然得不了大名大利,但总不至于遭遇那种凄惨的结局,不但被大卫杀死,而且手脚被砍下来,挂在希伯仑的池旁。从古至今有许多人就是这样凭借自己的聪明,设计陷害别人,好借此为自己谋求名誉,金钱,地位,势力。当他们这样作的时候,自以为成功一定是意料中的事,因此得意洋洋,踌躇满志,谁想到不久他们竟发现,他们害了别人不但自己没有得着好处,而且自己所遭的损害还超过他们所加给别人的。到这时候他们才悔悟他们自己的失策,但是已经太迟了。

在今日的世界上作利甲和巴拿,好像比在大卫的时代安全得多,因为今日世上像大卫那样正直公义不向仇敌施行报复的人真是像晨星那样稀少。今日若有利甲和巴拿那样的人,到处可以受人的欢迎优待,因为他们可以替人剪除仇敌,巩固地盘,增加势力,因此他们不但不会被人砍断手脚,挂在池旁,而且会飞黄腾达,名利双收。可是一旦任用他们的人不再需要他们,他们终要遭遇凄惨的结局。因为那任用他们的人虽然因他们的功绩赏赐他们,可是心中决不会信任他们。那任用他们的人心里说,“你们看见你们的主人势衰力微,无望再起便杀了他们来投奔我;那样,将来有一日我也势衰力微,无望再起,你岂不一样会杀了我,再去投奔别人么?”今日的世界上虽然很难找到像大卫那样正直公义的人,但处处为自己打算的人却遍满全地。他们不会为正义和公理审判像利甲和巴拿那样的人,但他们却要为他们自己的安全和利益,毁灭那些卖主求荣的人。因为这个缘故,像利甲和巴拿这样的人遇见像大卫那样公义正直的人,固然逃脱不了他们当受的审判,就是他们遇不见像大卫那样好的人,他们也决不会逃脱他们当受的报应。要知道世界无论怎样改变,神的公义忌邪却是永不改变。有公义正直的人,神就使用他们为他施行审判。没有这样的人,神就用恶人为他施行审判。在这种情形之下,利甲和巴拿这种人便不会幸免了。

人因为爱自己的缘故才去损害别人,但事实却是在害了别人以后还害了自己。那样,我们便不可爱自己么?不,我们當然可以爱自己,但爱自己是有正当的轨道的。在不损害别人的原则之下去爱自己,是没有危险的。如果爱自己也照样爱在我们旁边的人,不只没有危险,还有无限的好处。因为我们爱别人,自然会得别人的爱。我们对别人忠实,别人自然信任我们。不用说,得过我们的好处的人会爱我们,信任我们,就连那些旁观的人看见我们对朋友忠实,也会敬重我们,信任我们。将来有一天他们需要我们,任用我们的时候,也必敢十分信靠我们,因为我们既不忍辜负旧时的朋友,也必不忍辜负新的朋友,我们既不肯损害从前的同伴,也必不肯损害今日的同伴。存心忠实爱邻如己的人无论处在什么时代,什么环境,总是最安全,最有福,最受人敬重信任的人。

许多人以为会投机的人是聪明的人,其实这种人是最愚蠢的人。许多人以为害人可以自己得利,其实他们将来要遭遇最凄惨的结局。只有忠实的人才真是聪明的人,只有爱人的人才可以得着最大的利益。看看利甲和巴拿的事迹,再留心观察一下许多投机害人的人所得的结果,还不足以使我们触目惊心,战兢惕惧么?

王明道(1900-1991)中国家庭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精选集第6册·借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