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看這兩個自取禍敗的人

0

今日經文: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聽見押尼珥死在希伯侖,手就發軟,以色列眾人也都驚惶。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有兩個軍長,一名巴拿,一名利甲,是便雅憫支派比錄人臨門的兒子,比錄也屬便雅憫。比錄人早先逃到基他音,在那裡寄居,直到今日。(撒下四1-3)

一日比錄人臨門的兩個兒子利甲和巴拿出去,約在午熱的時候到了伊施波設的家,伊施波設正睡午覺。他們進了房子,假作要取麥子,就刺透伊施波設的肚腹,逃跑了。他們進房子的時候,伊施波設正在卧房裡躺在床上,他們將他殺死,割了他的首級,拿着首級在亞拉巴走了一夜,將伊施波設的首級拿到希伯侖,見大衛王,說,“王的仇敵掃羅曾尋索王的性命,看哪,這是他兒子伊施波設的首級,耶和華今日為我主我王在掃羅和他後裔的身上報了仇。”大衛對比錄人臨門的兒子利甲和他兄弟巴拿說,“我指着救我性命脫離一切苦難的永生的耶和華起誓,從前有人報告我說掃羅死了,他自以為報好消息,我就拿住他,將他殺在洗革拉,這就作了他報消息的賞賜。何況惡人將義人殺在他的床上,我豈不向你們討流他血的罪,從世上除滅你們呢?”於是大衛吩咐少年人將他們殺了,砍斷他們的手腳,掛在希伯侖的池旁,卻將伊施波設的首級葬在希伯侖押尼珥的墳墓里。(撒下四5-12)

世界上一切自私自利的人,不惜用各種卑鄙惡劣的方法,損害別人,去謀求自己的利益,就連他們的朋友恩人,他們也忍心下手加以殺害。他們覺得他們非常聰明,卻不曉得那位公義正直的神十分恨惡這種忘恩負義的人,他早晚必要追討這些人的罪,使他們所受的報應比他們所加給別人的更嚴重。

利甲和巴拿這兩個人本來是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的軍長。他們的本分是保護他們的王伊施波設,為他們的王爭戰。當押尼珥被約押刺殺之後,伊施波設更加需要他們。他們應當對他盡忠,起來保護他,安慰他,告訴他不要懼怕。縱使伊施波設始終不能恢復他的勢力,抱恨以終,他們二人仍不失為以色列人中的勇士,我們也決不以成敗來論英雄。不料這兩個人存心竟是這樣卑鄙險惡,聽見押尼珥在希伯侖被約押所殺害,曉得伊施波設的大勢已去,他們想要在大衛面前邀功得賞,不惜下毒手殺害他們自己所事奉的主人,割下他的頭,拿到大衛那裡去報功。這種乘人之危下井投石的行為,加在任何人身上都是十分可恨的,何況伊施波設還是他們二人平素所事奉的主人呢。

我們可以揣想他們兩個人拿着伊施波設的頭走路的時候心中的感想。他們必是想,這次他們到了大衛那裡,一定會得大衛的稱讚和賞賜,他們會被大衛任為軍長,他們的前途不可限量。他們想到這裡,一定洋洋得意,覺得自己聰明超人,能作出這種損人利己的事業來。不料大衛不但不嘉獎他們,反倒向他們發怒,“吩咐少年人將他們殺了,砍斷他們的手腳,掛在希伯侖的池旁。”他們二人割下伊施波設的首級,大衛砍下他們二人的手腳。他們使伊施波設的身體分為兩處,大衛使他們每人的身體分為五六處。他們用手殺了主人,又用手拿着主人的頭,用腳走了很遠的路,來見大衛邀功,大衛就把他們那“流無辜人的血的手”和他們那“飛跑行惡的腳”一齊砍下來,掛在希伯侖池旁,給那些忘恩負義損人利己的人看看,使他們知道這就是作惡的人的結局。神也把這件事藉著他的僕人寫在聖經上,使我們這後世的人看見作惡害人的人末後所遭遇的慘禍,因而觸目驚心,再不敢蹈他們的覆轍。

我們再看看大衛的存心和人格罷。他受掃羅多年多日的窘迫追逐,飽嘗了無數的困苦艱辛。他不但不向掃羅施行報復,而且兩次保全掃羅的性命,不肯下手害他。及至掃羅和他的三個兒子陣亡的消息傳到他耳中,他還作歌哀悼他們。他對掃羅可說是“仁至義盡”。掃羅逝世以後,以色列眾人擁戴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作王,猶大人卻擁戴大衛為王,以致“掃羅家和大衛家爭戰許久。”(撒下三1)當巴拿和利甲手拿伊施波設的頭來見大衛的時候,如果別人處在大衛的地位,一定會欣喜異常,重賞這兩個為他剪除仇敵的功臣。但大衛不是這種心中只有自己的利益的人。他心中所重看的是神的旨意,是正義和公理。他認為存心邪惡,殺戮義人,是不可赦免的大罪,因此他殺了這兩個卑鄙邪惡負義弒主的人。神就藉著這個公義正直的大衛審判了這兩個姦邪叛逆的惡人。因着這兩個人的惡,也更顯明了大衛的公義正直,不稀奇神那樣多次稱讚大衛,而且永遠記念大衛,並因他的緣故向他的子孫大施慈愛了。

像巴拿和利甲那樣自私自利卑鄙邪惡的人在世界上有多少啊!一個人在有地位勢力財產的時候,有許多人恭維他,奉承他,為他服役,為他奔走,向他表示忠誠,表示敬愛。及至有一日他失去了他的地位勢力和財產,正急需別人幫助和同情的時候,那些人不但不來援助他,安慰他,反倒下井投石,趁火打劫,攻擊他,辱罵他,奪取他所僅存賴以維持生活的那一點財產,甚至還危害他的性命。他們還振振有詞地說,“他所受的正是他所該受的。”他們所說的這句話也許是真實的,但我們要問他們說,“那個人既是這樣不好,為什麼你們在他亨通利達的時候那樣恭維他,奉承他,為他服役,為他奔跑,向他表示忠誠,表示敬愛呢?”自然他們也會找出一套話語來遮掩他們那種卑鄙的行為。但神是輕慢不得的,祂怎樣向巴拿和利甲施行審判,祂也要照樣向這些卑鄙邪惡的人施行審判。

利甲和巴拿殺害他們的主人,原是要藉著這件事到大衛面前去邀功。他們覺得他們的計劃最好,卻沒有想到他們的計劃正是害了他們自己的性命。如果他們不這樣做,他們雖然得不了大名大利,但總不至於遭遇那種凄慘的結局,不但被大衛殺死,而且手腳被砍下來,掛在希伯侖的池旁。從古至今有許多人就是這樣憑藉自己的聰明,設計陷害別人,好藉此為自己謀求名譽,金錢,地位,勢力。當他們這樣作的時候,自以為成功一定是意料中的事,因此得意洋洋,躊躇滿志,誰想到不久他們竟發現,他們害了別人不但自己沒有得着好處,而且自己所遭的損害還超過他們所加給別人的。到這時候他們才悔悟他們自己的失策,但是已經太遲了。

在今日的世界上作利甲和巴拿,好像比在大衛的時代安全得多,因為今日世上像大衛那樣正直公義不向仇敵施行報復的人真是像晨星那樣稀少。今日若有利甲和巴拿那樣的人,到處可以受人的歡迎優待,因為他們可以替人剪除仇敵,鞏固地盤,增加勢力,因此他們不但不會被人砍斷手腳,掛在池旁,而且會飛黃騰達,名利雙收。可是一旦任用他們的人不再需要他們,他們終要遭遇凄慘的結局。因為那任用他們的人雖然因他們的功績賞賜他們,可是心中決不會信任他們。那任用他們的人心裡說,“你們看見你們的主人勢衰力微,無望再起便殺了他們來投奔我;那樣,將來有一日我也勢衰力微,無望再起,你豈不一樣會殺了我,再去投奔別人么?”今日的世界上雖然很難找到像大衛那樣正直公義的人,但處處為自己打算的人卻遍滿全地。他們不會為正義和公理審判像利甲和巴拿那樣的人,但他們卻要為他們自己的安全和利益,毀滅那些賣主求榮的人。因為這個緣故,像利甲和巴拿這樣的人遇見像大衛那樣公義正直的人,固然逃脫不了他們當受的審判,就是他們遇不見像大衛那樣好的人,他們也決不會逃脫他們當受的報應。要知道世界無論怎樣改變,神的公義忌邪卻是永不改變。有公義正直的人,神就使用他們為他施行審判。沒有這樣的人,神就用惡人為他施行審判。在這種情形之下,利甲和巴拿這種人便不會倖免了。

人因為愛自己的緣故才去損害別人,但事實卻是在害了別人以後還害了自己。那樣,我們便不可愛自己么?不,我們當然可以愛自己,但愛自己是有正當的軌道的。在不損害別人的原則之下去愛自己,是沒有危險的。如果愛自己也照樣愛在我們旁邊的人,不只沒有危險,還有無限的好處。因為我們愛別人,自然會得別人的愛。我們對別人忠實,別人自然信任我們。不用說,得過我們的好處的人會愛我們,信任我們,就連那些旁觀的人看見我們對朋友忠實,也會敬重我們,信任我們。將來有一天他們需要我們,任用我們的時候,也必敢十分信靠我們,因為我們既不忍辜負舊時的朋友,也必不忍辜負新的朋友,我們既不肯損害從前的同伴,也必不肯損害今日的同伴。存心忠實愛鄰如己的人無論處在什麼時代,什麼環境,總是最安全,最有福,最受人敬重信任的人。

許多人以為會投機的人是聰明的人,其實這種人是最愚蠢的人。許多人以為害人可以自己得利,其實他們將來要遭遇最凄慘的結局。只有忠實的人才真是聰明的人,只有愛人的人才可以得着最大的利益。看看利甲和巴拿的事迹,再留心觀察一下許多投機害人的人所得的結果,還不足以使我們觸目驚心,戰兢惕懼么?

王明道(1900-1991)中國家庭教會領袖。本文選自《王明道文庫精選集第6冊·借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