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蘋洲:客旅

0

今日經文:“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着智慧的心。”(詩90:10,12)

1.客旅

“我的年日,如日影偏斜,我也如草枯乾。”(詩102:11)

“其實明天如何,你們還不知道。你們的生命是什麼呢?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雅4:14)

“親愛的弟兄啊!你們是客旅,是寄居的;我勸你們要禁戒肉體的私慾;這私慾是與靈魂爭戰的。”(彼前2:11)

“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林後4:18)

我們是客旅,是寄居的;我們有更美的家鄉在天上。好些神的兒女忘記自己是客旅,是寄居的。他們為了追求滿足肉體的私慾,隨從心中所喜好的去行。他們努力追求那暫時的,所得着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他們沒有認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人越隨從肉體,肉體的力量就越強大,靈里的力量就越微弱,以致中了魔鬼的詭計,丟失了屬天的恩典福分。以掃為了一點紅豆湯,丟失了長子的名分。多少神的兒女如同以掃那樣,為了一點屬世的娛樂享受,以及名、利、地位,丟失了屬天的恩典福分,失喪了屬靈的前途。這等人將來要在基督台前哀哭切齒,後悔莫及,要想再回過來重活一次,是不可能的事。

當人處豐富時,就有足夠的條件去放縱肉體的私慾,隨着心中所喜好的去行。當人處貧窮時,就會受到條件的限制,不能隨心所欲。因此,多少時候,神許可祂的兒女處貧窮。對一個敬畏神的人來說,即或他處豐富,他卻不因着處豐富而隨從心中所喜好的去行。如亞伯拉罕,神賜給他許多牛、羊、駱駝、僕婢,他的金、銀、牲畜極多(創13:2)。亞伯拉罕的心卻沒有被財物控制,他過着帳棚祭壇的生活。帳棚的生活是代表最簡單的生活,祭壇的生活是與神親近的生活。帳棚祭壇的生活是客旅的生活。人若過帳棚祭壇的生活,他就能多親近神,能嘗到主恩滋味的甘美,他所得的那屬天的恩典福分,是遠超過屬世的娛樂享受。

“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

好些神的兒女對所不見的缺少把握,缺少信心,所以不肯付代價。他們以為肉眼所見的是現實的,肉眼所不見的是不現實的;他們心裡的眼睛迷糊。人若能多與主親近,他心裡的眼睛就明亮,他信心的眼睛就能看到那肉眼所看不見的。一個多與主親近的人,能嘗到天恩滋味的甘美,就能對看不見的事有把握;人對有把握的事,就肯付代價。這等人必定竭力追求,為要得着神所要他得着的。這樣,他就能追求那永遠的。“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慾,都要過去;唯獨遵行神旨意的,是永遠常存。”(約一2:17)

2.這生命就是人的光

“生命在祂裡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約1:4)

“耶穌又對眾人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約8:12)

“因為你救我的命脫離死亡。你豈不是救護我的腳不跌倒,使我在生命光中行在神面前么?”(詩56:13)

“這生命就是人的光。”一個有生命的人,和一個沒有生命的人,知罪覺罪的心是不一樣的;因為沒有生命的人,心裡是黑暗的。比如一間屋子裡面是黑暗的,再臟也看不見;當強烈的陽光照進來時,空氣中的灰塵也會看見。人得救重生是初步得着生命的光:人在生命的道路上越長進,裡頭的光就越亮。慕安得烈說:“人在神面前真實的長進,是在於他對罪有新的發現。”因為生命的光在他裡頭越照越亮的時候,他就會看到隱而未顯的過犯。一個不走生命道路的人,他裡頭是昏暗的。我們要求神救護我們的腳不跌倒,使我們在生命的光中行在神面前。人若不能在生命的光中行在神面前,不論他外面的工作做得多大,他裡面已經跌倒了。

跟從主的,就不在暗裡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跟從主的道路是很實際的:主就住在我們裡面,我們要到裡面去尋找主,這就是跟從主走裡面的道路。跟從主的道路是裡面的道路,也就是生命的道路。人若不跟從主走裡面的道路,而只是追求頭腦的知識,那是文士,法利賽人的道路,這等人心裡是黑暗的。

有人說:“認識自己是一門最難的功課。”對心裡黑暗的人來說,認識自己是很難很難的事;對活在生命光中的人來說,他心眼瞭亮,認識自己就比較容易。認識己生命的敗壞,比認識肉體的敗壞更難。己生命的本質就是驕傲、自義、自是、自作主張。肉體的力量能攔阻人跟從主;己生命的力量也同樣地能攔阻人跟從主。

舊生命掌權是墮落的生命,舊生命里的事奉不能蒙神悅納。神在人身上最高的旨意和目的,是要帶領人到達聖靈掌權的地步;唯有跟從主走生命道路的人,才能被神帶領到聖靈掌權的地步。神切望得着一些合他心意的人;因為有了合神心意的人,才能產生合神心意的工作。

錢蘋洲老姊妹(1927-2007)為家庭教會老一代傳道人。本文選自《短篇信息》,由王忠孝牧師編輯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