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尚嘉 | 中国近代史观:近代化西洋化

0
虚假的历史教育毒害孩子们

民国史学大师蒋廷黻写的历史名著《中国近代史1838-1926》,只有薄薄一百多页,却是本巨著。

蒋廷黻此书成于1938年,据说滥觞中国近代史学。从那至今有八十多年了,中国近代史书、研究成果已汗牛充栋,但依我看,蒋廷黻先生这本薄薄的巨著依然站在中国近代史学的顶峰。

反侵略需近代化西洋化

蒋廷黻认为,近代中国遇到了空前难关,那就是遇到了帝国主义的侵略。《中国近代史》注重帝国主义侵华的种种事实-史实,但更指出,侵略者之所以得手的主要原因是在于我们自己,我们的科学文明不及人(第2页)。救国的办法、中国进步的办法就是,中国文明必须进步,必须近代化、西洋化。

该书的重点落笔于中国文明(社会经济政治思想文化等等)必须近代化西洋化。

中国落后的文明力量对外来侵略是无力的,但它在国内要求进步要求近代化西洋化的文明诉求面前是太强大了,它充斥于整个社会的上中下各阶层,少数(通常是中上层人士)要求近代化西洋化转型的先进人士遇到的阻力实在太大。

蒋先生举例。甲午战争失败虽有偶然原因(顺便说一句,蒋先生对具体历史细节考证还是有许多错谬和误会的),但领袖人物不够新是个逃不掉的主要原因之一。不过,”倘若当时领袖人物更新,更要进一步的接受西洋文化,社会能容许他们吗?”(第88页)

蒋先生的中国近代史观侧重点在中国文明的近代化西洋化转型,甚至在帝国主义侵略当中也能看到积极的一面。

他认为,资本主义国家是贪图在国外投资的,为的是国内投资利润已经低于国外投资。但是”英美资本家也不一定有政治野心。美国在十九世纪的下半期的建设大部分是利用英国资本举办的。结果英国的资本家固然得了好处,但是美国开辟了富源,其人民好处获得的更多。……中国的平汉铁路原是借比利时的资本修建的,后来我们按期还本付息,那条铁路就变为我们的了。比利时资本家得了好处,我们得了更大的好处。”(第94页)

这样的例子在清末和民国时期很多,以致在相当程度上推进了中国文明的转型和进步。并且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之后的改革开放时期,第二次证明,对外开放引进外资对中国的进步起到何其重大的作用。

马克思曾经提出过”亚细亚模式”的概念,认为亚细亚模式社会周而复始没有质的进步。只有依靠西方文化的冲击(也包括侵略?),破坏了亚细亚社会结构,原来亚细亚型社会才会进步发展。马克思后来从这个概念有所后退,其各路继承人不是有意忽略这个概念,就是毫不理会这个概念。所以,蒋先生可能也不曾注意到这个概念、理论。但是,这个意思”旧社会走循环套”(第51页),他表达到了。

平内乱仍需近代化西洋化

谈帝国主义侵略,蒋著说到了中华文明必须”近代化西洋化”,谈内乱蒋著依然坚持这条标准。

叙述中国近代史必然会涉及十九世纪中期的太平天国洪秀全,以及平定其的湘军和曾国藩。

蒋廷黻认为,太平天国及洪秀全虽然打着西洋文化的基督教-拜上帝教旗号,可行事作风到所有政治行动,”真实心志不在建设新国家或新社会”(第67页),而是要做皇帝,要改朝换代。仍然是中国历史的周而复始的循环。

曾国藩就有所不同了。他虽然是孔孟之道的理想人物,他保卫的是清廷旧政权,但”一方面他要革新,他要接受西洋文化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他要守旧,恢复中国固有的美德”(第71页)

蒋廷黻始终强调中国近代的社会诉求是中国文明的转型进步。他清楚地认识到,西方列强对中国的侵略,与历史上匈奴鲜卑蒙元满清对我的侵略不一样,不是简单的来杀人掠人夺地。第二次鸦片战争和八国联军占领中国首都北京,其军事优势十分明显,然条约签订便主动撤兵了。历史上的侵略者最后都为中华文化所同化,然西方文化文明却明显高于我们。

面对列强的侵略,蒋著《中国近代史》里谈到孙中山之前的三个抵抗自救方案、运动。第一个是同治年间由奕、文祥、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等领导的自强运动。这个方案是要学习运用及制造西洋的军器来对付西洋人,是一个不彻底的方案。(第142页)

第二个方案是康有为的方案。”主旨是要变更政治制度,其最后目的是要改君主立宪”。这个方案无疑是比自强运动更加西洋化近代化。但依旧失败。(第143页)

“拳匪运动可以说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三个救国救民族的方案,不过这个方案是反对西洋化近代化的,与第一第二两个方案是背道而驰的。拳匪的惨败是极自然的。惨败代价之大足证中华民族要图生存绝不可以开倒车。”(第144页)

蒋廷黻著《中国近代史》在1938年,全面抗战的第二年。时蒋出任坚决抗日的国民政府的重要官员,当然是主张坚决抗日,但是他还是在其著作中坚持中国文化文明西洋化近代化是第一位的,唯有如此才能抵抗外国侵略。

他以西洋化近代化为准绳,反对在抵抗外来侵略外衣包装下的与西洋化近代化背道而驰的中国固有的专制帝制文化。譬如,倭仁、徐桐、载漪等人也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可他们反对中华文明近代化西洋化。蒋廷黻对之是彻底否定的。

中国旧文化旧文明的力量实在太大,当转型西洋化近代化的思想观念已经深入人心,起码已经深入到识字的中国人心中,可是包着现代阶级斗理论争外衣的现代极权主义,又让反近代化反西洋化的中国旧文化旧文明”旧社会走循环套”。

曾经已经成为中国近代史观主流意见被否定了,蒋著《中国近代史》也从大陆消失了。

今日还要近代化西洋化

蒋廷黻先生1949年后自身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中国近代史学观的坚持。

在这个意义上,不要说,毛式的陈伯达、范(文澜)郭(沫若)翦(伯赞)的中国近代史观是倒退的,西方的中国近代史学家费正清、麦克法夸尔、傅高义和剑桥、哈佛的中国近代史观也是含糊不清的,就是改革开放思想解放时期的黎澍、李慎之、李锐等人中国近代史观,似仍然没有登上蒋廷黻的高度,而今人高华、杨奎松、沈志华等刚刚接近蒋先生的高度。大概只有一直呆在大陆之外的胡适、余英时还有唐德刚(?)坚持了蒋廷黻先生的中国近代史观。

当然,蒋廷黻的《中国近代史》还需要对历史大局更延伸更深入的阐述,对历史细节还需要更多的爬疏考证,而高杨沈等已经做出了许多。

蒋廷黻,仅凭《中国近代史》,足称大师也。何况,他还有其它许多著作与功勋。

我曾经说过,当我们全社会以及社会中所有人,吃足七十多年现代极权主义全方位窒息般切身苦难之后,应该催生出中国新时代的现代化文化思想来了。可有位哲人朋友对我说了大致这么一段话,把现存的普世价值的自由保守主义思想拿过来,足够应对当前中国的最迫切的问题。

看蒋廷黻大师的中国近代史观,想我那哲人朋友的话,只能说:诚哉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