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尚嘉 | 中國近代史觀:近代化西洋化

0
虛假的歷史教育毒害孩子們

民國史學大師蔣廷黻寫的歷史名著《中國近代史1838-1926》,只有薄薄一百多頁,卻是本巨著。

蔣廷黻此書成於1938年,據說濫觴中國近代史學。從那至今有八十多年了,中國近代史書、研究成果已汗牛充棟,但依我看,蔣廷黻先生這本薄薄的巨著依然站在中國近代史學的頂峰。

反侵略需近代化西洋化

蔣廷黻認為,近代中國遇到了空前難關,那就是遇到了帝國主義的侵略。《中國近代史》注重帝國主義侵華的種種事實-史實,但更指出,侵略者之所以得手的主要原因是在於我們自己,我們的科學文明不及人(第2頁)。救國的辦法、中國進步的辦法就是,中國文明必須進步,必須近代化、西洋化。

該書的重點落筆於中國文明(社會經濟政治思想文化等等)必須近代化西洋化。

中國落後的文明力量對外來侵略是無力的,但它在國內要求進步要求近代化西洋化的文明訴求面前是太強大了,它充斥於整個社會的上中下各階層,少數(通常是中上層人士)要求近代化西洋化轉型的先進人士遇到的阻力實在太大。

蔣先生舉例。甲午戰爭失敗雖有偶然原因(順便說一句,蔣先生對具體歷史細節考證還是有許多錯謬和誤會的),但領袖人物不夠新是個逃不掉的主要原因之一。不過,”倘若當時領袖人物更新,更要進一步的接受西洋文化,社會能容許他們嗎?”(第88頁)

蔣先生的中國近代史觀側重點在中國文明的近代化西洋化轉型,甚至在帝國主義侵略當中也能看到積極的一面。

他認為,資本主義國家是貪圖在國外投資的,為的是國內投資利潤已經低於國外投資。但是”英美資本家也不一定有政治野心。美國在十九世紀的下半期的建設大部分是利用英國資本舉辦的。結果英國的資本家固然得了好處,但是美國開闢了富源,其人民好處獲得的更多。……中國的平漢鐵路原是借比利時的資本修建的,後來我們按期還本付息,那條鐵路就變為我們的了。比利時資本家得了好處,我們得了更大的好處。”(第94頁)

這樣的例子在清末和民國時期很多,以致在相當程度上推進了中國文明的轉型和進步。並且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之後的改革開放時期,第二次證明,對外開放引進外資對中國的進步起到何其重大的作用。

馬克思曾經提出過”亞細亞模式”的概念,認為亞細亞模式社會周而復始沒有質的進步。只有依靠西方文化的衝擊(也包括侵略?),破壞了亞細亞社會結構,原來亞細亞型社會才會進步發展。馬克思後來從這個概念有所後退,其各路繼承人不是有意忽略這個概念,就是毫不理會這個概念。所以,蔣先生可能也不曾注意到這個概念、理論。但是,這個意思”舊社會走循環套”(第51頁),他表達到了。

平內亂仍需近代化西洋化

談帝國主義侵略,蔣著說到了中華文明必須”近代化西洋化”,談內亂蔣著依然堅持這條標準。

敘述中國近代史必然會涉及十九世紀中期的太平天國洪秀全,以及平定其的湘軍和曾國藩。

蔣廷黻認為,太平天國及洪秀全雖然打着西洋文化的基督教-拜上帝教旗號,可行事作風到所有政治行動,”真實心志不在建設新國家或新社會”(第67頁),而是要做皇帝,要改朝換代。仍然是中國歷史的周而復始的循環。

曾國藩就有所不同了。他雖然是孔孟之道的理想人物,他保衛的是清廷舊政權,但”一方面他要革新,他要接受西洋文化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他要守舊,恢復中國固有的美德”(第71頁)

蔣廷黻始終強調中國近代的社會訴求是中國文明的轉型進步。他清楚地認識到,西方列強對中國的侵略,與歷史上匈奴鮮卑蒙元滿清對我的侵略不一樣,不是簡單的來殺人掠人奪地。第二次鴉片戰爭和八國聯軍佔領中國首都北京,其軍事優勢十分明顯,然條約簽訂便主動撤兵了。歷史上的侵略者最後都為中華文化所同化,然西方文化文明卻明顯高於我們。

面對列強的侵略,蔣著《中國近代史》里談到孫中山之前的三個抵抗自救方案、運動。第一個是同治年間由奕、文祥、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等領導的自強運動。這個方案是要學習運用及製造西洋的軍器來對付西洋人,是一個不徹底的方案。(第142頁)

第二個方案是康有為的方案。”主旨是要變更政治制度,其最後目的是要改君主立憲”。這個方案無疑是比自強運動更加西洋化近代化。但依舊失敗。(第143頁)

“拳匪運動可以說是中國近代史上第三個救國救民族的方案,不過這個方案是反對西洋化近代化的,與第一第二兩個方案是背道而馳的。拳匪的慘敗是極自然的。慘敗代價之大足證中華民族要圖生存絕不可以開倒車。”(第144頁)

蔣廷黻著《中國近代史》在1938年,全面抗戰的第二年。時蔣出任堅決抗日的國民政府的重要官員,當然是主張堅決抗日,但是他還是在其著作中堅持中國文化文明西洋化近代化是第一位的,唯有如此才能抵抗外國侵略。

他以西洋化近代化為準繩,反對在抵抗外來侵略外衣包裝下的與西洋化近代化背道而馳的中國固有的專制帝制文化。譬如,倭仁、徐桐、載漪等人也反對帝國主義侵略,可他們反對中華文明近代化西洋化。蔣廷黻對之是徹底否定的。

中國舊文化舊文明的力量實在太大,當轉型西洋化近代化的思想觀念已經深入人心,起碼已經深入到識字的中國人心中,可是包着現代階級斗理論爭外衣的現代極權主義,又讓反近代化反西洋化的中國舊文化舊文明”舊社會走循環套”。

曾經已經成為中國近代史觀主流意見被否定了,蔣著《中國近代史》也從大陸消失了。

今日還要近代化西洋化

蔣廷黻先生1949年後自身的實際行動,證明了他的中國近代史學觀的堅持。

在這個意義上,不要說,毛式的陳伯達、范(文瀾)郭(沫若)翦(伯贊)的中國近代史觀是倒退的,西方的中國近代史學家費正清、麥克法誇爾、傅高義和劍橋、哈佛的中國近代史觀也是含糊不清的,就是改革開放思想解放時期的黎澍、李慎之、李銳等人中國近代史觀,似仍然沒有登上蔣廷黻的高度,而今人高華、楊奎松、沈志華等剛剛接近蔣先生的高度。大概只有一直呆在大陸之外的胡適、余英時還有唐德剛(?)堅持了蔣廷黻先生的中國近代史觀。

當然,蔣廷黻的《中國近代史》還需要對歷史大局更延伸更深入的闡述,對歷史細節還需要更多的爬疏考證,而高楊沈等已經做出了許多。

蔣廷黻,僅憑《中國近代史》,足稱大師也。何況,他還有其它許多著作與功勛。

我曾經說過,當我們全社會以及社會中所有人,吃足七十多年現代極權主義全方位窒息般切身苦難之後,應該催生出中國新時代的現代化文化思想來了。可有位哲人朋友對我說了大致這麼一段話,把現存的普世價值的自由保守主義思想拿過來,足夠應對當前中國的最迫切的問題。

看蔣廷黻大師的中國近代史觀,想我那哲人朋友的話,只能說:誠哉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