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用鮮血和謊言寫下的百年中共黨史(十之二):蘇維埃中國從江西到陝西

0

1931年11月7日中共在江西瑞金(下圖)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蘇維埃」是俄語中的工農代表會議。從此有了「兩個中國」,這第二個中國實際上是蘇聯的「兒子國」。被投閑置散的毛澤東出任國家主席,是為「毛主席」的開始。上圖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開國慶典。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二、蘇維埃中國從江西到陝西(1931~1940)

1931年中共中央在白區站不住腳,開始逐步轉移到江西紅區投奔毛澤東,他們打着共產國際的中共中央正統旗號,形成強龍壓住地頭蛇,把毛澤東靠邊,毛澤東也就裝病韜光養晦。

1931年11月7日中共在江西瑞金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蘇維埃」是俄語中的工農代表會議。這一天也是蘇聯的國慶日,紅軍根據地被稱為「蘇區」。被投閑置散的毛澤東出任國家主席,是為「毛主席」的開始。從此有了「兩個中國」。這第二個中國實際上是蘇聯的「兒子國」。

但就在這一個多月以前,還發生「九一八」事件,中共藉機提出抗日口號。中共抗日是假,保衛蘇聯才是真。因為1929年蘇聯與國民政府張學良部隊為東北中東路事件發生武裝衝突時,中共口號是「保衛蘇聯」。中共也沒有因為九一八而與國民黨合作抗日,而是成立第二個中國在背後插了一刀,形成對國民政府的兩面夾擊。

所以抗日口號喊得再響,實際目的還是施壓國民政府拖住日本,避免日本利用東北入侵蘇聯的西伯利亞。中共創黨總書記陳獨秀不同意「保衛蘇聯」口號,三次致信中央而被開除黨籍,淪為「托洛茨基陳獨秀匪幫」。

國民黨對江西紅軍進行5次圍剿。共產國際後來派來德國人李德(華夫)取代毛澤東指揮紅軍,錯誤的放棄游擊戰而走正規戰路線連打敗仗,1934年決定放棄江西蘇區往西逃竄,而且一路被追打,尤其湘江戰役損失慘重。由於毛澤東裝病,一路上他躺在擔架上由士兵抬着主席長征。毛澤東在擔架上與另一個躺在擔架上的「國際派」病號王稼祥(中央軍委總政治部主任)串聯,再拉上國際派的政治局委員張聞天(洛甫),在1935年1月的遵義會議嘩變,撤了李德職務,另一個國際派的總書記秦邦憲(博古)被削權,毛進入中央軍委領導小組。爾後毛再用陰謀排擠並分化在四川會師的兵強馬壯的張國燾四方面軍,終於在10月到了陝北。

繼陳獨秀擔任總書記的瞿秋白是知識分子出身,因為左傾被打擊,生病卻享受不到躺在擔架上長征的待遇被丟在長汀而被國民黨俘虜,臨槍斃前留下《多餘的話》,述說他加入共產革命是「歷史的誤會」,文革期間他被當作叛徒刨墳鞭屍。

毛澤東一到陝北,立即派陝北紅軍負責人劉志丹「東征抗日」,經過山西閻錫山地區被打死成為烈士。有說子彈是後方打來的,懷疑是負責首長安全的警衛員開槍。毛把劉志丹出生地保安縣改為志丹縣,並大力提拔重用劉的戰友高崗以安撫陝北幫。但在中共建國後第一批被整肅的就是陝北幫。

劉志丹剛死,毛又派張國燾的精銳部隊組織西路軍西征去打通陝北到親蘇聯的新疆的通路,毛澤東在陝北故意亂指揮,西路軍在甘肅河西走廊暈頭轉向,被回民騎兵的馬家軍殲滅。總指揮徐向前、政委陳昌浩隻身逃回陝北,李先念帶了幾百名殘部到了新疆。張國燾失去實力,被毛澤東批鬥,不久逃往西安國統區。毛澤東兩次借刀殺人後鞏固了自己在軍隊中的地位。

希特勒的崛起,蘇聯與共產國際被迫與西方民主國家和解搞統一戰線。他們也要中共以抗日為名搞統一戰線與國民黨合作拉住日本。毛澤東在陝北花很大力氣統戰包圍他們的東北軍張學良部,口號是「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張學良接受統戰,毛澤東在延安站穩了腳,逐步形成陝甘寧邊區。

1936年12月12日張學良發動西安事變活捉蔣介石。毛要槍斃蔣,被史達林喝止,最後與蔣第二次國共合作,讓中共得到喘息機會。七七抗戰,陝北紅軍改編為國軍,俗稱八路軍,留在江西的紅軍改編為新四軍。他們表面上接受國民政府領導,領取經費軍餉,實際上中央政府忙着對付日本,毛澤東則提出「一分抗日,兩分宣傳,七分發展」。林彪指揮的平型關戰役與彭德懷指揮的百團大戰都被毛澤東批判,說過早暴露了中共的實力而引來日軍的掃蕩。

1936年12月12日張學良發動西安事變活捉蔣介石。毛要槍斃蔣,被史達林喝止,最後與蔣第二次國共合作,讓中共得到喘息機會。西安事變主角蔣介石(右)、張學良(左)及楊虎城(中)在事變發生前合影。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這時,毛澤東也開始整肅從莫斯科坐飛機回到延安的國際派領袖陳紹禹(王明),擔心他會來爭奪領導權。

毛澤東利用國共合作初期的蜜月時段大事著述進行理論建設,為未來成為無愧的偉大領袖做準備。這些理論建設包括實踐論、矛盾論,扮演哲學家角色;完成抗日游擊戰爭的戰略問題與論持久戰充當軍事專家;寫了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成為歷史學家;又有若干黨內指示或講演闡述一系列黨的統戰策略。政治策略權謀、軍事戰略戰術是毛最拿手的,其他如哲學部分與歷史部分可能由別人操刀經他過目修改,例如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有關中國歷史部分,相傳是歷史學家范文瀾執筆。後來擔任毛澤東秘書的胡喬木也曾為毛操刀,包括潤飾毛的磅礴詩詞。但毋庸置疑,在政治學識方面,毛以後沒有一個中共領導人超越他,習近平更是小兒科,與毛相比是幼稚的可笑。中華人民共和國前身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開國貨幣,頭像是蘇聯國父列寧。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