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琴|以日記獲罪致死的語文教師:陳沅芷之死

0

陳沅芷,女,1924年1月4日生,北京第二十五中學語文教師。1966年8月底,第二十五中學紅衛兵抄了陳沅芷家。她的日記被抄走。紅衛兵說日記中有“反動言論”。陳沅芷被抓到學校中關押在那裡。後來,1966年9月8日,陳沅芷在北京第25中學校中被打死。時年42歲。

陳沅芷1958年調入北京第25中學,1966年被打死的時候,已經在這個學校教書8年。

第二十五中學位於北京東城區,離最熱鬧的王府井大街和東四很近。這個學校原名“育英”,在1950年代改名。在文革中,第25中學是最早建立紅衛兵的學校之一,也一直是北京紅衛兵的主要力量之一。

1966年8月,被紅衛兵驕傲地稱作“紅八月”,因為是紅衛兵運動興起、發展和行動的一個月。他們所說的“紅”,是指革命。但是,如果貼近看事實,這“紅”是人血。紅衛兵的暴力行動從8月初開始大規模進行。也是在那個時候,他們控制了各個學校,包括指揮車輛和佔據學校廣播室。紅衛兵的暴力行動的最早的攻擊對象是學校的老師和所謂“家庭出身不好”的學生,然後,在8月下旬擴展到校外。在1966年8月9月10月,紅衛兵的暴力行為在校內校外橫行無阻。他們抄家,他人,殺害幾千人,打傷無數。

1966年8月下旬的一天,第二十五中學的紅衛兵抄了陳沅芷的家,抄出了她的日記。陳沅芷1947年結婚。她的丈夫舒蕪,在1957年被劃成“右派份子”。他們因此在政治上生活上受到歧視和侮辱。陳沅芷在日記中記載了一些這類事情。紅衛兵說日記中有“反動言論”,說陳沅芷是“現行反革命”,把她抓進學校。

象其他一些中學一樣,北京第二十五中學的紅衛兵也在校園自設監獄,扣留關押一批所謂“牛鬼蛇神”。他們在監獄門上寫了“教育室”三個大字,實際上在那裡拷打折磨被他們抓來的人。

陳沅芷在“教育室”中被毒打。有一次,一紅衛兵負責人把兩張桌子架起來,讓陳沅芷站在上面被“鬥爭”,然後把桌子推倒,使陳沅芷重重摔下。

陳沅芷的丈夫舒蕪在1978年12月回憶了他所目睹的慘狀:

“十二年前,一個恐怖的秋天的夜晚,我被叫到二十五中來,被帶進一排陰森的房子,門上三個陰森森的大字:‘教育室’。一個有一撮小鬍子的青年人向我訓話說:‘陳沅芷是現行反革命,已經絕食自殺。’雖然我明明知道陳沅芷同志昨天還要家裡人送來了糧票,但是我自己當時也是‘牛鬼蛇神’,只好一聲不響。那個小鬍子又說 :‘陳沅芷反動透頂,居然罵我們比國民黨還壞,那我們就不客氣,是把她捆了起來,是打了她幾下。’他趕快又補充說:‘當然我們實行革命人道主義,打的都不是致命的地方。’他這樣向我訓話完畢,才叫我進去看。一間大教室的角落裡,燈光暗淡,陳沅芷同志的遺體躺在冷冰冰的磚地上,披頭散髮,臉上的血跡還沒有擦乾淨。這時,又從外面押進一個頭戴高帽的人,叫他坐在陳沅芷同志的遺體旁邊寫交代,有人指着陳沅芷同志的遺體威脅他說:‘你要不老實,這就是你的榜樣!’最後,火葬場的大卡車從二十五中的後門開進來了。臨時從二十五中的‘牛棚’里叫來了兩位老師,叫他們兩位幫着我把陳沅芷同志的遺體抬到卡車上去。火葬場的人一面向我收火葬費,一面告訴我;‘黑五類的骨灰,不許領。’這是我和陳沅芷同志的最後分別。”

那一天,是1966年9月8日,陳沅芷被打死了。

十二年後,陳沅芷得到了“平反”。北京第二十五中學共產黨支部和“北京城區教育局黨委落實政策領導小組”聯署的《關於對陳沅芷同志實施的結論意見》說:“陳沅芷同志在林彪‘四人幫’反革命修正主義路線迫害下,於1966年9月逝世。”這個《結論意見》的日期是1978年11月。

這是當時寫這樣的“結論”的公式和套話。

陳沅芷的死因,首先是紅衛兵的抄家,當時普通公民失去了憲法寫有的安全保障;然後,是以日記來作罪名。日記是私人的記錄,並不示之於人,但是在文革中可以搜查日記並以日記作罪名。另外,羅織罪名都不經審判,日記上的話被隨意歪曲解釋。最後,造成陳沅芷之死的,是紅衛兵的監禁和毒打。

縱容鼓勵中學生用棍棒皮鞭和肉刑來處死他們的老師,這是文革的最殘酷和醜惡的一部分。

當時這個學校的一個學生說,他曾在1966年夏日的一天,看到學校里廊檐下,有一個席子卷。他和幾個同學好奇,過去用棍子挑開一看,是一具女屍,通體青紫發烏的顏色,非常可怕。他們不知道那是陳沅芷的屍體,還是被打死的從校外抓來的某個女人。因為當時也有校外的人被抓進來打。另外,這個中學的紅衛兵也在校外打死了一批居民。

在1966年夏天,第二十五中學的人,除了陳沅芷,還有一個男性校工被打死。關於他的名字,還沒有找到記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