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恕:蘇聯與“東突厥斯坦共和國”

0

【編者按:此文發表後引起很多關注;此次,楊教授本人對文字又進行了修訂。特此重發,請以此版本為準,造成不便之處,特向讀者致歉!】

新中國成立後因為某些原因把“東突厥斯坦共和國”叫做“三區革命”,實際上沒有這個名字,就叫“東突厥斯坦共和國”,1944年11月建立。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後,其武裝部隊民族軍接受中共領導,改變為第一兵團第五軍。毛澤東曾對三區革命的評價很高,是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一部分,為新中國解放做出貢獻。但1958年成都會議和其他會議上幾次說過,蘇聯想在中國搞兩個殖民地,一個東北,一個新疆。這顯然和他自己說的三區革命是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一部分是矛盾的。

70年代開始甚至更早些,境內外的一些分裂組織在他們的政治綱領和其他文件中都明確地說:“要繼承東突厥斯坦共和國民族獨立運動的光榮傳統”。

冷戰前後,特別是國外,出版了不少關於這方面的書,比如王珂的《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和王達剛(澳大利亞華人,澳大利亞或是香港中大出版)寫的英文書,還有琳達·本孫(音),包括台灣的學者張大軍等,都對“三區革命”的主要活動和蘇聯在其中的作用做了研究,看法基本一致。中國社科院邊疆研究所的厲聲《新疆的歷史與現狀》也涉及到這一問題。但他們有一個共同的不足,就是說蘇聯人乾的啥都是推測,沒有直接的證據!!!最近幾年,俄羅斯和中亞、主要是哈薩克斯坦的學者利用蘇聯解密檔案出版了多部書和論文論述了蘇聯和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的關係,但不是很集中,集中寫的很少。一個是克拉西里尼科夫的書,比較薄。還有阿塞拜疆的學者哈桑里寫的《蘇聯政策中的新疆》,引用了大量的官方解密檔案說明蘇聯在東突厥斯坦共和國做了很多事情。我們從其他渠道也搜集到了一些沒有公開發表的檔案和文獻。整體來說,蘇聯是“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的製造者策劃者和參與者,這個“共和國”是蘇聯為了實現自己在新疆的利益而製造的工具。

首先,研究這個問題,必須放在中蘇關係的大背景下。民國時期的中蘇關係可以分為三個層次,是中國當時對外關係最複雜的一個。中日關係雖然複雜,但未知的東西少。中蘇關係中的很多東西到現在也不清楚。

這個時期的蘇聯對華政策是由三個層面組成的。

第一層,蘇聯政府與中國中央政府。第二層,蘇聯與中國地方政權。最突出的就是與東北和新疆。第三層,蘇共和中共的關係。這三個層次和不同的主體造成了中蘇關係的複雜性。就蘇聯來說,一方面,它支持中共有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的因素,但更核心的是他的國家利益。即雙重原則,但以其國家利益為主。

蘇聯和新疆的關係。楊增新時期蘇俄和新疆的關係大體上是正常的。當時蘇聯有過把十月革命推廣到東方廣大地區的考慮。但經過幾年的爭議,聯共中央中亞局和聯共中央先後做出決議,停止向蘇聯西南部的周邊國家輸出革命。蘇聯內戰時期,新疆局勢不穩定,一大批白俄軍隊、資本家、政府官員及其家屬跑到新疆,這些軍隊裝備好,作戰經驗豐富,在北疆為非作歹,新疆的省軍太弱,無法控制他們。於是楊增新和蘇俄突厥斯坦軍區簽了個協議,邀請蘇聯紅軍進入新疆消滅白匪軍。蘇俄積極響應,派出大批軍隊,在1921年的6月和秋季共兩次,消滅了白匪軍。沙俄時期在新疆建立了五個領事館,烏魯木齊、塔城、伊利、喀什、阿勒泰,蘇聯這時候都恢復了。蘇聯的方針是支持新疆地方政權,但條件是不反蘇。但楊增新之後新疆內部局勢引起蘇聯注意,加強介入新疆。

突出例子是金樹仁時期的馬仲英,通過河西進攻到烏魯木齊城下,新疆政府又邀請蘇聯出兵。蘇聯派當時名為“阿爾泰軍”的部隊穿着白俄的軍服進來了。楊增新時期的白俄主力被紅軍消滅,還有一些零散的部隊被楊增新收編進省軍。按當時中國的習慣把他們叫歸化族,軍隊叫歸化軍,是省軍的一部分。當時為了避免出現“蘇聯干預中國內政”的輿論,阿爾泰軍很多穿着歸化軍的制服。歸化軍的制服既不同於白俄的制服,也不同於省軍。這批軍隊很快打敗了馬仲英,馬仲英遂進入南疆滅了“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共和國”。這次紅軍很快就撤回去了。1937年馬仲英去蘇聯後,他的部隊新編36師留下了,由麻木提領導,與原“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共和國”餘孽合流暴亂,在1937年在和田建立“和田伊斯蘭國”。

盛世才邀請蘇聯平叛。紅軍反應也很快,局勢很快平定。蘇聯對這個時期日本勢力進入新疆萬分警惕。日本確實有沿着長城一線逐步往西推進的打算,最西的情報站已經設到今天的酒泉地區。蘇聯幾次積極出兵新疆也有這樣的考慮,即不允許在新疆出現親日政權。因此這次沒有全部撤走,留了一個加強團在哈密,即紅八團,配有坦克和30多架飛機。這是蘇聯第一次在新疆長期駐軍。目的一是為了防日本,另一個是應盛世才要求守住新疆東大門防止國民黨勢力進入。1936年盛世才提出六大政策“反帝、親蘇、平民、清廉、和平、建設”。很明顯,對外政策就是親蘇。盛世才秘密加入蘇共,黨證號碼是1859118。後來盛世才還提出要新疆成為蘇聯第16個共和國,斯大林沒有同意。盛世才靠蘇聯統治新疆,蘇聯靠盛世才維護在疆利益。

新疆對蘇聯來講,第一是安全利益,第二是經濟利益。還有一個特殊階段,時間不長,和西路軍有關。中共和盛世才、蘇聯的勢力在新疆交叉了,陳潭秋、毛澤民都在新疆工作,但最後被盛世才殺了,中共在新疆的組織被盛世才一網打盡。總之,盛世才時期蘇新關係達到了高潮。

衛國戰爭開始以後,起初盛世才不清楚戰況,全力支持蘇聯,在全疆號召募捐了上百萬盧布和50噸錫(炮彈頭和子彈頭需要用大量的錫)。但德國法西斯打到莫斯科城下時盛世才開始重新確立自己的站隊,認為蘇聯靠不住了,日本太遠,只能靠蔣介石了。另一方面太平洋戰爭爆發,美國對德日宣戰,蔣介石又親英美。所以盛世才認為只要有美國支持,蔣介石跨不了,只要蔣介石支持我,我就跨不了,有沒有蘇聯都行。1941年底到1943年秋天,盛世才公開對抗、排斥蘇聯。1942年底要求撤走蘇聯企業,關閉貿易公司,這時國民黨的軍隊已進入新疆。蘇聯忙於蘇德戰爭,表面答應撤出人員(紅八團沒撤),公開從新疆撤出;另一方面開始做重新返回新疆的準備。

1943年5月4日是蘇新關係史上具有轉折關係的一天。這一天聯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討論了全面干預新疆的政策。以前的決議主觀上是為了蘇聯的利益,但客觀上是幫盛世才的。但這次會不是。從組織、宣傳各個方面是一個綱領性的文件,即蘇聯全面改變對新疆政策的決議。

決議內容大致是:曆數蘇聯政府如何幫助盛世才而盛世才如何忘恩負義,“蘇聯政府不能容忍督辦這種挑釁蘇聯、敵視蘇聯的行為,不能幫助他實施這種壓迫新疆各民族的現行措施,為此已採取一系列措施停止了蘇聯在新疆的各組織工作。鑒於此,作為對之前通過的決議的補充,聯共中央委員會決定……”下面一共14條。這個決議決定“在新疆的非漢民族反對督辦和新疆政府的殖民壓迫政策的鬥爭中,向他們提供支持。”這裡面幾條關鍵的內容我說一下。

第一條“在新疆的非漢民族(維吾爾族、哈薩克族、柯爾克孜族、蒙古族及其他民族)反對督辦和新疆政府的殖民壓迫政策的鬥爭中向他們提供支持。”這是綱領性的話。原來是不支持,現在支持,實際上是蘇聯鼓動。

第二條,責成烏茲別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哈薩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中央委員會和吉爾吉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中央委員會(各主要領導人名字略)——

第一,在新疆境內建立秘密組織,民族復興組。這個組織的名字在漢文文獻里一直有爭議。聯共中央文件上的文字叫民族復興組,因為他用的是группа ,不是кружок,不能翻譯成“小組”。使它分布到維吾爾族、哈薩克族、柯爾克孜族和蒙古族及其他民族當中,即,組成既有當地民族人士,也有專門接受了蘇聯培訓的各加盟共和國的工作人員。等於從這些共和國秘密派出專門人員與當地人合作組織起來,這非常清楚。

第二,幫助民族復興組培養民族幹部,培訓軍事和政治幹部,為此在在烏茲別克斯坦、哈薩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三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境內建立學校,同時提供必要的武器。實際上這些學校是特工學校。從我們了解的檔案里,出現名字的有這麼幾個地方,一個是吉爾吉斯比什凱克,還有吉爾吉斯的另外兩個地方(鎮子),從這類學校出來的特種部隊就以地名命名。還有撒馬爾罕、阿拉木圖、塔什干,至少我們看到的就有這樣六七座。名單之外還有沒有,說不準確。

第三條,組織烏茲別克、哈薩克、吉爾吉斯斯坦三個蘇維埃社會主義加盟共和國的學者、社會活動家和科研機構與新疆的教育團體和著名的社會政治活動家開展書信聯繫。組織印刷並在新疆傳播使用新疆各民族語言的傳單、文藝和政治作品。

第四,組織以蘇聯境內親屬的名義,向新疆境內的蘇聯移民郵寄飽含愛國精神的書信。愛國愛的當然是蘇聯。注意,當時新疆的蘇聯移民有俄羅斯人、哈薩克人、吉爾吉斯人、烏茲別克人,總數至少超過十萬。因為後來蘇聯從這些地方撤人的時候就撤出了十幾萬,所以數字只能比這多。

決定第四大條,對非法移居到新疆的蘇聯公民實行大赦,給予他們返回蘇聯的權利。當時非法移居到新疆的有兩種人,一種是白俄,還有一種數量也很大,就是蘇聯在20年代30年代初期大饑荒和集體化、消滅富農運動時有一大批人逃到新疆。大赦的條件沒有寫在文件上,其實就是你幫助我們在新疆從事相應的工作。這對在新疆的蘇聯移民有很大的吸引力,特別是對年輕人有很大的吸引力。他們的很多家人都還在蘇聯,但蘇聯的一系列運動讓他們不敢回去。在民族軍里有很多俄羅斯人和哈薩克人,就是這種非法移民而不是(很少量)原住民。參加完民族軍就像參加紅軍一樣,打完仗就可以回蘇聯了。這是個很重要的措施。

另外一條,向那些因參加民族反抗鬥爭而遭到新疆省政府追捕的人提供到蘇聯境內避難的權利,在蘇聯境內向他們提供必要的幫助。在他們通過邊界進入蘇聯時要給予便利,為此,要改變邊防機構的工作。

下面一條是關於情報方面的,寫得很簡單。責成蘇聯國家安全人民委員會利用自己已有的情報網,利用新疆已有的情報,幫助組建“民族復興組”,進行秘密的口頭和書面宣傳,實施本決定規定的其他措施。按照蘇聯的習慣,情報工作一般不在中央委員會上討論。責成外交人民委員會和衛生人民委員會擴大蘇聯在新疆各領事館下設醫療點,允許當地民眾在那裡就醫。這裡說明一下,蘇聯在新疆設了好幾個醫院,最大的醫院在伊寧市,這個伊寧市醫院的院長就是蘇聯當地情報機關的負責人,上校軍銜,但他確實在吉爾吉斯拿了醫學副博士學位,在消化病上很有建樹,但同時是克格勃的上校。這樣的人也難得。此外,在烏魯木齊開設日均接待量達到200人以上的蘇聯診療所。這些都是情報機構,通過給人看病的方式存在。因為當時盛世才讓撤走的人里不包括醫院。蘇聯方面就考慮多設幾個醫院。

這個決議儘管在情報方面說得很簡單,軍事方面更沒有提,但是不意味着在蘇聯的整個計劃中沒有這兩個方面。而是有更重要的東西。這文件是綱領性的,從政治上講,從組織、宣傳、情報、軍事四個方面提出了原則性的考慮。

下面說一下情報的事。根據檔案材料很清楚看到,5月4號開的中央委員會的會,5月底,貝利亞(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負責國家安全,一說實際地位是老三,一說伏羅希洛夫在他之上)就召開了關於新疆的大型情報工作會議。參加人員包括國家安全委員會,內務人民委員會,軍事情報部門、邊防部隊的領導人、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勒泰邊疆區、蘇聯駐蒙古的情報部門的領導人以及在新疆的各個情報站的負責人等,對下一步武裝干預新疆做情報上的準備。會議宗旨是為全面干涉新疆做好情報工作。另外,1943年下半年,從在西方作戰的部隊中抽調一部分中亞民族的軍官和士兵到新疆。這次抽調軍人的總數不清楚。這裡有個背景要交代,1942-1943年5月,是蘇德戰場庫爾斯克戰役前期,該戰役成功與否直接關係到能否保住斯大林格勒戰役的成果。在這麼緊張的時候蘇聯政府還在干預新疆的事,足以說明新疆的重要性。

等伊爾庫斯克戰役勝利了,1944年下半年蘇聯就開始正式干預新疆了。會議開完以後,蘇聯開始執行5月4日的決定,散發宣傳品,組織當地人搞反政府活動,越來越頻繁。1944年11月7日,伊寧發生武裝暴動,很快控制整個伊寧市。稍晚些,根據貝利亞命令,在蘇聯內務部專門成立特別任務處,其目的之一是“負責領導新疆的穆斯林民族的解放運動並向其提供幫助”。這是貝利亞命令的原話。注意他用的詞是“領導”而不是“參加”。

這時候蘇聯軍隊已經進入新疆了。特別處處長是葉格納洛夫少將(內務部隊),副處長是個中將。1944年12月成立東突厥斯坦共和國。1945年1月在伊寧召開東突厥斯坦人民大會,通過《人民主權宣言》,宣言中明確說“中國對東突厥斯坦領土的佔領已經被根除”,“已建成的東突厥斯坦共和國證明,自己是一個自由、獨立的國家,我們要同全世界所有國家,尤其是蘇聯建立友好關係。”

正是因為“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的分裂性質,所以現在新疆分裂勢力多個組織都在綱領中提到,要繼承“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的民族解放鬥爭傳統。

1945年4月正式建立東突厥斯坦共和國武裝部隊民族軍。暴動之後他控制範圍有限,只控制了伊寧市和伊寧縣周邊幾個地區。當時國民黨軍隊的主力並不在伊寧市,而在海林巴克機場,打這個機場花了好幾個月,最後被俘人員被殺了很多。現在的關鍵問題是,在這次主要軍事行動中,蘇聯紅軍參加了多少?我們還缺乏主要的數字。一些回憶錄中說,有幾個團,俄文用的是несколько,這個詞三、四、五、六個團都能說,但差別就大了。再有一個,直接參与的至少有八支有名字的特種兵部隊,還有飛機、坦克。蘇聯紅軍在佔領伊寧和海林巴克機場中起了關鍵作用,光靠鞏哈的起義游擊隊想把比原來省軍戰力高很多的一個多師的國民黨正規部隊打掉是不可能的。

第二次蘇聯直接參与的重要軍事行動,是1945年5、6月份後,東突厥斯坦共和國搞的“三線攻勢”。解放前的新疆分為十個專區。當時是以伊寧為中心,北線進攻塔城,中線進攻烏魯木齊,南線越過天山進攻庫車、阿克蘇。這次有很準確的數字,靠剛建立的民族軍打不過國民黨中央軍。蘇共中央通過特別決議,為了鞏固“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的軍隊,向新疆派遣500名紅軍軍官,2000名軍士和士兵。基本上相當於一個軍的幹部編製了。有一個回憶錄講,三線攻勢開始前,他們所屬部隊的軍官全部換了,高級軍官是俄羅斯人,中、下級軍官是哈薩克人和吉爾吉斯人,還有技術兵種的軍官,炮手、第一機槍手。

另外,在貝利亞向斯大林的報告里說,“從繳獲的武器中(蘇德戰場繳獲的德國武器)向起義者提供15000人的武器和裝備。”衛國戰爭期間蘇聯一個滿員作戰師的兵力大約12000人。此外,參戰空軍至少是一個團加兩個大隊。按照衛國戰爭期間的編製,空軍一個團下轄三個大隊。1942年做了調整,大隊下直接轄小隊。一個團加兩個大隊的話,有80多架作戰飛機,將近多半個師了。這還是至少,僅在伊寧就如此。蘇聯提供了遠遠超過當時蘇聯一個建制師的裝備。所以很快打到瑪納斯河,國民黨軍隊節節敗退是很自然的事。

國民黨政府的空軍,在抗戰開始時飛機才300多架。當時民族軍的總數大概是20000人,蘇聯派出的500名軍官和2000名軍士和士兵大都擔任了各級指揮員的職務,從而建立起一套由蘇聯紅軍人員擔任主要領導的、從師長、團長一直到連長、排長、班長的作戰指揮系統。當時的民族軍的作戰命令多是俄文,這就很說明問題了。有一位俄國學者寫道,在二戰期間,在新疆(在同一部隊里同時)出現大量蘇制和德制武器,這種現象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可能是唯一的。打到瑪納斯河的時候,蘇聯和國民政府簽訂了《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此後,蘇聯逐漸改變了在戰場上的行為。鑒於中蘇簽訂了同盟條約,繼續在新疆擴大軍事行動是不適宜的。背景需要知道,二戰後,蘇聯和中國同盟關係的主要目的是為了穩定亞洲東部的局勢,另外也是為了不和美國對抗。實際上它的目的是以新疆換蒙古。這在雅爾塔會議上說的很清楚,蘇聯檔案里非常清楚。

蘇聯的具體措施如下:

第一, 撤出紅軍人員。

第二, 撤出民族軍中的重武器和大量輕武器。

我們有一份檔案是耶格納洛夫給貝利亞的信,裡面提到“從民族軍里已經收回7000支步槍,其他武器正在收取中。已收取的武器已經集中到霍爾果斯將運回蘇聯。”新疆聯合政府成立後關係又破裂,民族軍為何不再和國民黨作戰了?沒力量了,蘇聯不讓了。

還有一條檔案材料:1946年8月6日,蘇聯人民委員會副主席貝利亞,內務部長克魯格洛夫,國家安全部部長阿巴庫莫夫向聯共中央提交了一份報告,建立由政府獎勵內務部、國家安部行動組的優秀工作者,他們勝利完成了聯共中央政治局1943年5月4日確定的在新疆的任務。可見這個共和國就是蘇聯手裡的工具。

這裡還有幾個具體情況需要說明,也是我們還在研究的方面。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的總統,艾烈汗·吐烈是烏茲別克人,這個人的背景儘管檔案還不太全,但有些學者已經寫有文章。他是克格勃人員,在20年代因為從事宗教活動被內務部抓起來判了十年。但他從勞改營跑了,到了伊寧在一個清真寺里做了主持。他的宗教修養水平比較高,在當地民眾中威信比較好。後來成立民族解放組織的時候,他是積極的參與者。後來成立共和國時就安排他當了總統,他當總統的過程至今有疑問。當時共和國所有的部實際上起作用的是蘇聯顧問。成立聯合政府時蘇聯政府對華態度起了變化,吐烈不同意,蘇聯就把他弄回塔什干軟禁起來,1974年去世。

關於蘇聯成立“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的原因除了上述以外,最近幾年哈薩克斯坦有個學者叫奧布霍夫,他寫了好幾本書,裡面有大量關於“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的情況。他有個觀點很引人矚目,他認為蘇聯這時候改變新疆政策建立“東突厥斯坦共和國”最主要目的是為了新疆的鈾。蘇聯的原子彈計劃和干預新疆的計劃是同時進行的。蘇聯地質勘探隊在1942年9月在蘇聯境內尋找鈾礦的工作成績不大,而在新疆境內的塔城地區勘探到一個儲量豐富的鈾礦。

最後介紹幾位國外學者關於“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的結論性意見:

哈薩克斯坦知名學者西羅耶日金(他曾是哈薩克斯坦總統戰略所的副所長,也是蘇聯時期哈薩克斯坦科學院維吾爾研究所的人):沒有蘇聯政府的積極支持,三區革命根本不可能發生。每一次當起義者們無力前行時,紅軍部隊就會穿越邊境,幹完事情後撤走。

俄羅斯學者巴爾明寫了好幾本書,包括他的博士論文,他兒子的博士論文也是關於新疆的。他第一次引用蘇聯解密檔案說到一些三區革命的情況。他認為:可以完全確定地說,蘇聯領導層不僅在起義的組織中發揮了決定性的作用,而且還向起義者提供了物質、軍事技術和教練人員的援助,並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東突厥斯坦共和國政府的活動。今天可以肯定地說,1944-1945年的起義運動在新疆北部三區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蘇聯方面提供的積極而全面的援助。

波里卡爾波夫是俄羅斯東方所的學者,他說:毫無疑問的是,蘇聯領導層在1931-1934,特別是1944-1949年民族解放運動相關事件中的行為,明顯違背了國際法的基本原則。

克拉西里尼科夫,其父是當時駐阿勒泰的蘇聯領事,他從小懂中文,三區革命時他已經9歲了。他的書中引用了很多蘇聯解密檔案,他的結論是:蘇聯領導人在組織三區革命中的主導作用是毫無疑問的。同樣的是,起義運動直接依賴於莫斯科的立場,取決於蘇聯方面幫助的程度和規模。這些對取得最終勝利發揮了主導作用。總之,新疆民眾在蘇聯領導的一場與中國的政治大博弈中只是一張可以用來交換的牌。我覺得他這個總結更準確一些。

根據以上的情況,我們認為東突厥斯坦共和國不是一場自主的民族解放運動,而是蘇聯把新疆納入自己勢力範圍的工具。大量參與其中的各族民眾,特別是中下層成員,他們反對國民黨統治的願望和要求是應該給予肯定的。他們不可能了解蘇聯建立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的真實目的和具體行動,他們不能為分裂、排漢行為負責,但他們也應該清楚,自己並不是這個所謂的“共和國”的主人。這是我們的基本看法。東突厥斯坦共和國是蘇聯為了維護自己在新疆的利益,或者說是在中國的利益(還牽涉到蒙古的問題),利用新疆各民族各階層民眾反對國民黨反動政府的願望而製造的一個干預新疆事物的工具。東突厥斯坦共和國完全由蘇聯策劃、領導、組織並派出了大量人員參與。民族軍的高層領導人幾乎全是蘇聯紅軍和克格勃的人員或關係密切的人員。列斯肯就是蘇軍軍人。為了隱藏作為干預作為盟國的中國的事物,避免國際輿論和盟國的譴責,避免中蘇關係的破裂,蘇聯為“東突厥斯坦共和國”裝扮了所謂“穆斯林反漢”、“民族矛盾”、“民族鬥爭”的外衣,並使各項行動高度保密。現在我們看到的檔案完全是絕密級的。蘇聯的這些做法完全無視中國的主權,毫不顧忌兩國的盟友關係,對兩國關係造成了惡劣影響,同時在很大程度上推動了新疆分裂主義的發展。

現在研究工作的問題在於,俄羅斯獨立之後很多解密的檔案現在又關閉了,想繼續深入這些研究變得很困難。將來能做到什麼程度還不好說。

【整理:董雨,此版本經講座者本人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