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宏偉妻子現真容 抨擊當局如”禽獸”

0

孟宏偉妻子現真容 抨擊當局如”禽獸” 自由亞洲電台製圖

中國公安部前副部長孟宏偉的妻子高歌終於露出真容,接受美聯社的專訪時嚴詞譴責中國政府的作為,並形容無理關押她丈夫的當局是“吃自己孩子”的“禽獸”(monster)。

“我有義務露出自己的真容,向全世界講述發生了什麼……過去三年間,正如世人學會了如何與新冠病毒共存一樣,我也學會了如何與中國政府這隻‘禽獸’共存。”

本周二,自稱“格蕾絲·孟”(Grace Meng)的高歌在國際刑警組織總部所在地法國里昂接受了美聯社的專訪。視頻顯示,她衣着光鮮、舉止大方,不難窺見中國上流社會的貴族氣質。但當她談到自己的一對雙胞胎兒子和遠在國內的家人時,高歌難掩心底的悲傷,一度落淚。

“我父親在我離開之前那三年得了癌症,當時我傾盡了所有的努力來延長他的生命。現在我不知道他的情況,也不敢想。”

中國公安部前副部長孟宏偉的妻子高歌2021年11月16日在接受美聯社的專訪時終於露出真容(美聯社)

中國公安部前副部長孟宏偉的妻子高歌2021年11月16日在接受美聯社的專訪時終於露出真容(美聯社)

不知道丈夫是否還活着

她表示,自己對丈夫的下落和健康狀況仍然一無所知。他們的最後一次聯絡定格在了2018年9月25日,時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孟宏偉當時正在北京出差。他當天中午給高歌連續發了兩條短信。第一條寫着,等我的電話。四分鐘後,孟宏偉發出了一把刀子的表情符號,顯然表明他有麻煩了。

高歌說,從那以後,他們就失去了聯繫,而她委託律師寄給北京當局的幾封信也石沉大海,她甚至不知道丈夫是否還活着。過去幾年來,高歌和她的孩子一直受到法國警方的全天候保護,因為她懷疑中國特工企圖綁架他們。2019年,高歌獲得了法國的政治庇護。

曾在中國公安系統任教的美國執業律師高光俊認為,高歌這幾年顯然背負了太多的壓力,她終於選擇站到了聚光燈下。

“我相信過去這三年,一定是她做着噩夢的三年。中國政府不斷地通過威脅她的家人,迫使她在海外保持沉默。如今她突然決定站出來了,可見她已經完全意識到這個壓力永遠會存在,她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與丈夫分離的這幾年,高歌一直都沒閑着。孟宏偉失聯後的第二個月,高歌就向法國里昂警方報案,指出丈夫近期返回中國後失蹤,並首次就此事會見了媒體。沒過幾天,中紀委就發布公告說,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涉嫌違法,正接受組織調查。同日,國際刑警組織發布聲明說,他們收到了孟宏偉辭去主席職務的辭呈,並立即生效。

2019年3月,中紀委宣布孟宏偉因“嚴重違紀違法”已被“雙開”,並指控他“肆意揮霍國家資財滿足家庭奢靡生活”,還特別提到他利用職務便利為妻子謀職務,縱容其妻利用其職權搞特殊、謀私利。

國際刑警組織前負責人孟宏偉(法新社)

國際刑警組織前負責人孟宏偉(法新社)
首次出鏡抨擊中國政府

自那以後,高歌多次接受海外媒體採訪,指控中國政府無法提供孟宏偉涉嫌犯罪的確鑿證據,並譴責當局處置她丈夫完全是出於“政治動機”。此前受訪時,高歌一直要求從背後拍攝,不要公布她的面容,但她本周終於選擇出鏡,並重申孟宏偉案是憑空捏造的,是政治分歧被轉變為刑事案件的一個典例。

去年年初,孟宏偉承認自己收受了超過兩百萬美元的賄賂,被一家天津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半。

國際刑警組織前主席、中國公安部前副部長孟宏偉受賄案2019年6月20日在天津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法新社)

國際刑警組織前主席、中國公安部前副部長孟宏偉受賄案2019年6月20日在天津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法新社)
有人認為外界不該同情像高歌這樣的中共高官家眷。密切關注此案的紐約獨立學者張傑對此表示理解,但提出了不同的觀點。

“如果我們對一個人不公,最終是不是對所有人不公呢?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要把握一條底線,也就是該譴責的要譴責,但是他作為一個人,他有他的尊嚴和權利,那麼我們也要去維護。”

美聯社報道,高歌本人也有家人帶來的政治人脈。她的母親曾在中國立法機關當過顧問。中共建政後,她祖父的資產曾被剝奪,還被關進了勞改營。高歌說,歷史正在重演,丈夫入獄對她全家來說是場悲劇,也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的痛苦,但她知道當今中國的很多家庭都面臨著類似的命運。

據多家媒體報道,《星島日報》此前獲取了中紀委出版的《黨的十九大以來查處違紀違法黨員幹部案件警示錄》。書中說,孟宏偉“毫無節制地滿足”高歌的奢靡生活,違規幫她謀取了多個職務,在多個企業掛名領取高薪,並在出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後,私下安排妻兒到法國居住,還安排了多名幹部和軍人到里昂為他們提供家庭服務。不過,本台記者並未找到這篇報道的原文,也無法獨立證實相關描述的真實性。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家傲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