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中越血腥邊界戰前,越南沒有“霸凌”中國

0
河內的越南國家會議中心外,一名戴口罩的越南士兵正在胡志明肖像前站崗。(2021年1月28日)

11月14日,希臘左翼政黨歐洲現實不服從陣線(MeRA 25)創始人兼秘書長揚尼斯·瓦魯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表示,中國過去針對越南的行動不是帝國主義性質的行動。

“是的,中國霸凌過越南,並與印度發生過幾次血腥摩擦。但稱之為帝國主義就像(因為巴基斯坦一再與印度發生摩擦)稱巴基斯坦是帝國主義一樣可笑,” 瓦魯法基斯在推特上寫道。

對此,中國官媒《中國日報》歐洲分社社長兼專欄作家陳衛華則認為,當初是越南霸凌了中國。

“大多數人想當然認為只有大國才會霸凌小國。但說起1979年的中越戰爭,是越南多次挑釁(霸凌中國)。” 他在推特上用英文寫道。“因此,中國決定給它一個教訓。在有人越過‘紅線’之前,中方的剋制/忍耐是眾所周知的。”

當時兩國間確實關係緊張、陣營對立,但聲稱是越南霸凌中國,這是錯誤的說法。

與蘇聯結盟的越南曾在柬埔寨攻擊親中的紅色高棉(Khmer Rouge)。中國當時聲稱在越南的華人受到虐待。但分析人士表示,這些因素只是1979年中國入侵越南的借口,當時估計有20萬中國軍人參戰。

中國和越南當時據報各自在戰鬥中損失了數千名軍人。越南稱有數萬越南平民被打死。對當時確切死亡人數的估計不盡相同。

越南聲稱中國在戰鬥中損失62500名軍人,而一些中國的消息來源則稱戰爭死亡人數只有6594人。一些西方學者估計有1.8萬名中國軍人喪生。按中國的估計,有5萬多名越南軍人被打死,而西方消息來源稱該數字在2萬到3.5萬之間。

中國入侵越南是對越南1978年12月入侵柬埔寨推翻波爾布特(Pol Pot)政權的回應。在四年的時間裡,以波爾布特為首的柬埔寨共產黨紅色高棉政權的統治導致約170萬柬埔寨民眾的死亡。在越南入侵柬埔寨前,紅色高棉已多次襲擊越南領土,造成數千人死亡。

中國曾向紅色高棉政權提供軍事顧問,以遏制越南和蘇聯在該地區的影響力。

“越南認為中國對越南在該地區的利益構成越來越大的威脅,” 歷史學家詹姆斯·威爾班克斯(James Willbanks)寫道。“它認為,中國將加強其在柬埔寨的對手的軍事潛力,甚至可能直接攻擊越南。”

1975年北越軍隊攻陷西貢後,北京反對蘇聯支持越南。越南對當時美國與中國緩和關係表示擔憂。1972年,美國總統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訪華,為1979年1月1日美中全面恢復外交關係奠定了基礎。

根據歷史學家沃爾特·拉費伯(Walter LaFeber)的說法,尼克松與中國的接觸既希望加深中蘇分裂,又希望加強美國在越南戰爭中的優勢,那場戰爭的目的是防止共產主義在南亞蔓延。

“尼克松得出的結論是,他最好利用中國來遏制越南,而不是利用越南來遏制中國,” 美國歷史頻道(History.com)援引拉費伯的話說。

1972年2月21日的美國報紙頭版頭條標題《尼克松在中國》《尼克松、毛澤東會見》《北京歡迎尼克松》,還有中文標題。

1972年2月21日的美國報紙頭版頭條標題《尼克松在中國》《尼克松、毛澤東會見》《北京歡迎尼克松》,還有中文標題。

在越南出兵攻入柬埔寨之前,紅色高棉部隊曾多次越境進入越南,以強化柬埔寨對歷史爭議領土的主權主張後。入侵越南的紅色高棉犯下暴行,包括1978年4月的巴祝(Ba Chuc)大屠殺。在那次大屠殺中,數千名越南村民被殺。越南是在紅色高棉部隊多次越境攻擊後才入侵柬埔寨的。

聯合國支持的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裁紅色高棉領導人犯有針對越南族裔和其他少數民族的種族滅絕行為。

當時在該法庭擔任翻譯的里奇·阿蘭特(Rich Arant)指出,波爾布特的一次引發巴祝大屠殺並表明其“種族滅絕意圖”的演講,”在越南老兵的眼中”,被視為越南尋求推翻紅色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

1979年1月,時為中國實際上的最高領導人鄧小平訪問美國時稱越南是“小朋友不聽話”,需要“打屁股”。

鄧還指責越南佔領南中國海的斯普拉特利群島(中國稱南沙群島,越南稱長沙群島),以此證明1979年中國攻入越南的正當性。中國攻入越南的另一個借口是越南驅逐了部分或全漢人血統的華族人(Hoa)。

越南共產黨對越南的華族人進行了針對性的迫害,特別是在1975年北越軍隊擊敗南越軍隊,使整個越南都處於共產黨統治下之後。

資料照片:一些美國使館工作人員和越南平民乘坐美軍直升機從越南西貢做最後一刻的緊急撤離。(1975年4月29日)

資料照片:一些美國使館工作人員和越南平民乘坐美軍直升機從越南西貢做最後一刻的緊急撤離。(1975年4月29日)

有研究人員指出,在後來廣為人知的“船民”移民中,華裔血統的人占逃離越南者中的大多數。

1978年,《華盛頓郵報》援引北京方面的話報道,有超過13.3萬名華裔從越南逃到中國南方,這是因為“拒絕接受越南公民身份的華人所明顯受到的普遍經濟和社會騷擾”。

中國對越南的入侵加劇了這種外逃。據估計,在1978-1979年間,約有45萬華裔離開或被驅逐出越南。

雖然可以肯定地說,越南的華裔是在越南受到了霸凌,但這與所謂的越南霸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兩回事。

軍事歷史學家彼得·圖拉斯(Peter Tsouras)寫道,鄧小平發動這場攻越戰爭的背後議程不僅包括讓越南變得“更講道理”,並彰顯“蘇聯的庇護毫無用處”,也為了暴露出中國人民解放軍高層領導的缺陷。鄧小平當時正努力推動中國的軍事現代化。

其他觀察人士也同意這種觀點。

雖然雙方都宣稱在那場衝突中取得了勝利,但中國軍隊的表現遠遜於久經沙場的越南軍隊。中國未能實現其目標,有外界觀察人士說,中國當時被打得大敗。

那場戰爭之後的十年里,雙方在邊境和海上進行了一系列衝突。

隨着敵對行動的結束,兩國關係在1991年11月正常化。然而,戰火的平息並沒有帶來徹底的安寧,特別是近年來,中國在南中國海宣示權利主張時正在變得越來越咄咄逼人。

(同時請參閱美國之音《揭謊頻道》本篇文章的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