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從彭帥事件看中共的陪侍文化

0
Peng Shuai of China looks on during her women's singles match against Elena Vesnina of Russia at the Zhuhai Elite Trophy tennis tournament in Zhuhai, in south China's Guangdong province on November 3, 2017.

中國網球名將彭帥11月2日爆出被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性侵事件後,身影立即循例消失,引發外界關注。國際體育組織、人權組織,乃至白宮都要求中共當局交代彭帥的下落。由於事件臭不可聞,中共很難用“不得粗暴干涉中國內政”義正詞嚴抵擋外界的關切,便捏造她的“信件”與“近照”來撒謊,甚至愚蠢到彭帥自我否定性侵事件,讓事態越描越黑。

如果彭帥真的沒事,很簡單,只要在外國記者面前現身講幾句話就可以了。然而兩個多星期做不到這件事,當然就有蹊蹺。按照中共一貫做法,現在正在對彭帥施壓與利誘,他們相信,只要人在他們手裡,不久必然會在電視亮相否認一切乃至自我批判。這個施壓,包括彭帥個人與家人的安全,很少人能夠抵得住這個壓力。

事態如此發展,可見一爆發時,某些中國問題專家下意識的認為這又是什麼習近平與江澤民的鬥爭是對中國問題缺乏認識所致。事件的發生都有其必然性,發生在六中全會前則有其偶然性,估計與中共糟蹋鋼琴王子李雲迪的所謂嫖娼事件有關,那事情後來引發一些良心人士的反彈導致輿論可能轉向而被迫中止。因為如果連真相還不明的李雲迪都要被開除出音樂家協會,為何不開除毛澤東的黨籍,還有許多更加不堪的現任中共高官?

也不要把人民的反抗鬥爭一概視為黨內的派系鬥爭。張高麗不是副國級的副總理而已,而是正國級的政治局常委,中共最高的權力核心人物。他的老婆為他性侵把風這種醜事,只是傷害到江澤民,還是整個中共的形象?任志強雖然也是紅二代,但是他的行為也不止於是黨內鬥爭而已;就如彭德懷當年為民“鼓與呼”而得罪毛澤東也有類似性質。

至今人們還沒有從彭帥事件中去挖掘中共權貴的陪侍文化。即中國文化藝術體育界的名人有陪侍中共權貴的義務,從配唱陪舞陪球到陪上床。

1950年代我在北京中國人民大學讀書時,1958年從市區搬進西郊,發現周末時光的傍晚,會有漂亮的女同學在校門口集合,然後來一部遊覽車把她們載走。聽其他同學說,她們去中南海陪首長跳舞。 1957年春天在北京中山公園歡迎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伏羅希洛夫元帥的晚會上,我們去做糾察,見識或聽聞到毛澤東、周恩來等人的舞技,後來更知道這是延安的革命傳統,也就不以為意。當時不曉得中共內部是如此腐敗,當作“革命需要”而已。

人大有許多調干生,拿我們系來說,1/3是應屆高中畢業生考進去的,2/3是已經在社會上工作的革命幹部考進去的,有一批漂亮的女生是從部隊文工團考進去的,這批人在軍隊待過,階級鬥爭覺悟高,自然是陪舞的最佳選擇。

毛澤東死後,揭發彭德懷被整死的內幕時,看到一篇報導,周恩來為了拍毛澤東馬屁,安排軍隊文工團女團員到中南海陪首長跳舞,當時身為國防部長的彭德懷反對,因此也是後來毛澤東批鬥彭德懷原因之一。

毛澤東的許多服務員、機要員、翻譯都被他睡過,機要員母女3人還被他“一鍋端”(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語)。可見中共高層腐敗到什麼程度!汪東興的前任楊尚昆因為不慎在南巡列車上錄下毛澤東與服務員同房而淪為“彭羅陸楊反黨集團”的一員。

1982年,中國網球名將胡娜利用到美國參賽的機會尋求政治庇護,被“左王”、毛澤東前秘書胡喬木痛罵為“尋求狗類的自由”。當時也爆出胡娜常陪萬里打球,但萬里是鄧小平愛將,級別比胡喬木高,所以萬里沒有出事。不過也明確體育界也有陪首長打球的傳統了。文革後期傳說世界乒乓冠軍庄則棟是江青的“面首”,但是毛澤東私人醫生李志綏回憶錄中沒有提及,江青可能沒有那樣的膽子。這次彭帥事件起因也是張高麗擔任天津市委書記時要她陪打球,結果陪到床上了。 1996年胡娜移居台灣,不知道現在是否還在台灣?沒有記者採訪她談彭帥事件。

既然有陪舞陪球,那麼沒有更加大眾化的配唱?當然有。 1999年賴昌星的廈門遠華案爆出,軍旅歌手董文華消失,到2017年才再度現身。據說她拒絕陪同李鵬愛將、政法委書記羅幹上床而挨整。她們事前當然是先陪唱,因為只做半套而遭殃。歌手的事比其他更多,有的還成為被將軍公公“扒灰”的受害者。至於央視成為中南海後宮,屬於哪一類陪侍文化,請專家專門研究。習近平的夫人彭麗媛是軍旅歌手出身,當比外界更加了解詳情,她如果不為彭帥講話,是否也有難言之隱?

中國的Me Too運動,因為彭帥的名人身份才得以曝光,然而中共是馬列主義與中國傳統封建文化結合的怪胎,表面上講男女平等,婦女是半邊天,然而實際上是儒家衛道士當道,唯女人與小人難養也。有哪一個女性能夠爬到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核心?就是政治局委員也是鳳毛麟角,江青與葉群出任政治局委員也因為老公是毛澤東與林彪。中共一直痛斥西方文化,偏偏交誼舞是最西方的,卻在陝北山溝里大行其道,比山溝里的馬列主義更受到共產黨地痞的歡迎,以致江西山溝里出身的毛澤東夫人賀子珍看到毛摟抱其他女人跳舞而怒不可遏打了毛一巴掌,慘被送到蘇聯精神病院接受治療。

改革開放後因為出現市場經濟,中國出現半公開賣淫業,這是社會的進步,弱勢婦女得以被迫從權力依附轉化為金錢依附,權力依附沒有自身選擇可言,金錢依附可以有某種自由選擇利益交換。改革開放初期某些資本原始積累就是這樣產生的。但是一黨專政之下,弱勢婦女仍然擺脫不了陪侍“黨的領導”文化,中國只有民主化,Me Too才能真正掀起一個運動,彭帥因為是國際名人還能留下一條命,多少女性在大大小小中共官員陪侍文化下被滅口?這筆帳難道不應該向共產黨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