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教堂的中世纪新年之旅——探寻法国《勒皮手稿》中的日课音乐

0

勒皮圣母领报大教堂

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朝圣之路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其中一条主要道路正好经过著名的勒皮圣母领报大教堂(La cathédrale Notre-Dame-de-l’Annonciation du Puy-en-Velay)。这座大教堂位于法国奥弗涅大区上卢瓦尔省的省会勒皮(全称勒皮昂韦莱,Le Puy-en-Velay),是天主教勒皮教区的主教座堂。“Puy”在法语里是“山”的意思,这个位于法国中央高原的城市,也以群山而得名。

勒皮圣母领报大教堂很早就是欧洲圣母崇拜的中心和朝圣之地,法兰克王国的查理大(Charlemagne,742-814年)曾两次前往勒皮朝圣,为其带来巨大财富和影响力。前往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的朝圣者每天清晨聚集在这里一起接受降福,开始他们的旅程。992年3月25日是德国僧侣图林根的伯纳德在圣母领报节期间宣布世界末日的日期,又恰逢耶稣受难日,大量信徒前往勒皮大教堂朝圣,以至于教皇若望十五世或加理斯笃二世决定每一次重现这一巧合都要在大教堂举行禧年庆典(jubilee)。1095年8月15日,教皇乌尔班二世在勒皮举办的圣母升天节上宣布开始第一次十字军东征(1095-1098年)。

勒皮大教堂位于整个城市的最高点,建筑风格多样,包括从5世纪到15世纪的各式建筑,但大部分是始于12世纪上半叶的罗马式建筑。其正立面用砂岩和火山角砾岩形成黑白条纹,需要攀登60级台阶才能到达。精美的罗马式门廊,耸立的七层罗马式钟楼和八角形的塔楼,带有色彩斑驳的壁画的回廊,13世纪的要塞遗址,给人一种古而不朴的感觉。大教堂还有一架法国古典式管风琴,用于礼拜仪式和文化活动,它在大教堂中的位置至今改动了五次。勒皮大教堂经历了千年风雨,逃脱了几百年间的多次战争蹂躏,但法国大革命期间大量财富被毁灭,包括路易九世赠送的勒皮圣母黑檀木像。

在法国,被大革命毁坏的还有音乐文件档案,特别是宗教音乐。勒皮大教堂是少数还存有丰富音乐原始资料的地方,手稿数量超过700件。这大概是法国一个多世纪以来最重要的音乐考古发现。音乐家和音乐学家都对这些见证了本地艺术家活动的旧乐谱充满兴趣。其中两部乐谱记录了勒皮大教堂从中世纪到文艺复兴时期长达数百年的耶稣受割礼日(Circumcision)传统日课过程,这就是本文所介绍的《勒皮手稿》(Le Manuscrit du Puy)。

《勒皮手稿》概述

记录日课的《勒皮手稿》实际上有两份,一份现藏于格勒诺布尔市立图书馆(Grenoble, Bibliothèque Municipale),编号为MS 4413,以下简称为《手稿A》;一份现藏于勒皮大型研讨会图书馆(Le Puy,Bibliothèque du Grand Séminaire),编号为 A V 7 009,以下简称为《手稿B》。

《手稿A》由177张对开羊皮纸制成,尺寸为225×165毫米,包括近60首作品,其中26首是独一无二的,没有在同时代其它抄本中发现一致性作品。除了占大多数的12和13世纪作品外,《手稿A》还包括一些和声完整清晰的美丽的16世纪的复调作品,见证了从中世纪中期到晚期勒皮日课礼拜仪式的连续性。

《手稿A》的发现还经历了一番坎坷的过程。1885年,神父让-巴蒂斯特·佩拉尔(Jean-Baptiste Payrard)在皮勒大教堂发现了一份独特的手稿,是一本关于耶稣受割礼日的特殊日课书。他十分兴奋,终于找到了每个爱书之人都梦寐以求的礼拜仪式歌曲集。《手稿A》包括了圣咏、单声部歌曲和各种类型的歌词文本,简而言之,就是勒皮教士们庆祝这个特殊节日的日课所需要的所有材料,从12月31日的第一晚祷(First Vespers)到元旦的夜课经(Compline),整个过程持续超过24小时。《手稿A》的抄写时间经考证是在16世纪(1552, 1572, 1579年),但记录的内容却要早得多。佩拉尔比较了两部教堂早期的礼书,找到了其中的对应作品,又在一份1327年的捐助单中发现早在那时就已经有这个特殊日课的庆祝仪式了。在佩拉尔1892年去世后,于利斯·舍瓦利耶(Ulysse Chevalier)发表了佩拉尔描述过的手稿文本,但他没有指出这份原始资料位于何处。这份手稿的丢失以及其所记载的日课的历史意义对音乐学者们来说又成了问题。

舍瓦利耶又提到了《手稿B》,却说他只是从别人那里听说的,自己没有亲见过。莱奥·特雷特勒(Leo Treitler)在他1967年的博士论文中的确使用了《手稿B》。第二份记录耶稣受割礼日的《手稿B》一直藏在勒皮,共有136张对开羊皮纸,尺寸为270×190毫米,比《手稿A》略大一些。在普罗旺斯语中,记录受割礼日的日课书叫做“lo Prosolari”,一般变体写作“lo Bosolari”。比《手稿A》晚约30年的《手稿B》包含了和《手稿A》几乎同样只略有差别的单声部曲目,还包括一个不少于19首基于手稿中圣咏的四声部作品的附录。

1981年,那部作为舍瓦利耶发表作品的基础的《手稿A》又被重新发现了。原来,它随着舍瓦利耶的其它书籍和论文在1939年一起运到了格勒诺布尔市立图书馆。经过鉴定,这部手稿正是佩拉尔发现的失踪了40多年的《勒皮手稿A》。此外,佩拉尔提到过的其中一本礼书也被找到了。这本礼书一直是佩拉尔的财产,后来落到了勒皮一位书商手里,现在保存在勒皮市立图书馆中。

这三份抄写于16世纪的原始资料,共同重构了勒皮日课的历史过程,也是理解复杂的中世纪节日庆祝仪式的本质和特点的关键材料。

耶稣受割礼日的日课音乐

在基督教的早期,信徒们经常受到统治者的迫害,出于便利和安全性的考虑,他们不得不在夜间集会,称为守夜。随着基督教势力的增强,守夜也扩充为三个独立的日课,即日落时的晚祷或晚课经,午夜子时的夜祷(Nocturn),或者称为晨祷、申正经(Matins),破晓之前的赞美经(Lauds)。大约在530年形成的《圣本笃规章》规定了每天八种日课的顺序:1. 午夜后的申正经;2. 破晓时的赞美经;3. 上午六点的晨经(Prime,第一时);4. 上午九点的辰时经(Terce,第三时);5. 正午的午时经(Sext,第六时);6. 下午三点的申初经(None,第九时);7. 傍晚的晚课经;8. 入寝前的夜课经。而为了某个星期日或者节日举行的日课总是从这一日前夜的第一次晚祷开始,直到这一日当天的第二次夜课经结束。这里介绍的勒皮耶稣受割礼日的日课就属于这种情况。

据《路加福音》记载,耶稣诞生后第八天接受割礼(古时犹太传统),故教会把圣诞节后第八天,即1月1日新年的第一天,定为“耶稣受割礼日”。这个节日属于圣诞八天周期(Octave),有时候还扩展到主显节(Epiphany,1月6日)。这期间的纪念仪式对于各级神职人员来说是欢乐的甚至是具体的。从11和12世纪起,就有具体的指示规定助祭(deacon)、司祭(priest)和襄礼员(acolyte或pueri)在圣诞节后三天里各有各的节日。助祭庆祝圣司提反日(12月16日),司祭庆祝福音约翰日(12月27日),襄礼员(男童)庆祝圣洁无辜者日(12月28日)。而副助祭(subdeacon)通常庆祝耶稣受割礼日,由于这个群体在某些城镇发展成吵闹的团体,这个日子也称为“愚人节”。在这些节日里,具体过节的人员极尽独创之能事,举行额外的游行,在领圣餐时演唱新的歌曲来装饰礼拜仪式。尽管这些特殊和繁复的神职人员庆祝日的日课已被广泛证实,但12和13世纪的礼拜仪式的实例仅存于博韦、桑斯和拉昂这几个法国北部的大教堂中。

勒皮大教堂的耶稣受割礼日那天的特殊礼拜仪式是节日的基础,从前一晚的晚祷一直持续到节日那天夜祷结束,不间断地超过二十四小时。作为惯例,神职人员们每三小时聚集在大教堂的祭坛前演唱诗篇、祈祷、读经、诵唱相关的圣咏和表演弥撒。他们还会游行到大教堂里的壁画和绘画以及高于勒皮城的教堂附属建筑物前,最后,节日在襄礼员的舞蹈中结束。像所有重大节日一样,在圣诞节后第八天,即元旦,再次举行庆祝仪式。《勒皮手稿》中的新旧文本的主要主题都是关于圣诞奇迹、王中之王(耶稣)降临和进入其统治之地的故事。特别是在中世纪,和救世主一起被庆祝的还有圣母玛利亚。节日里充满了圣诞和新年的欢乐,在一首写给领唱的歌中神职人员们欢迎新年的到来。

《勒皮手稿》不像同时代其它抄本那样根据体裁分类抄写成书,而是按照节日日课的顺序来记录的。手稿的第一部分是整个晚祷仪式,然后是节日的后续阶段。在晚祷的古老的单声部圣咏中,我们甚至可以听到远在中世纪之前的礼拜传统的音乐。它们的歌词主要来自于《诗篇》和《圣经》的其它部分,例如交替圣歌式的诗篇“O admirabile commercium”和《圣母尊主颂》。属于这类早期材料的晚祷的其它部分还有安布罗斯赞美诗《人之救主》(“Veni redemptor gencium”)和结束部分的祈祷《主与你同在》(“Dominus vobiscum”)。在这些基本结构中间还插入了读经前司祭的赐福和其后的应答圣歌。一首短的诗篇诗节《众人都看见了》(“Viderunt omnes fines terre”)也插入进来,日课在通常的感恩部分《让我们称颂主》及其应答《感谢主》(“Deo gratias”)中结束。这些单声部圣咏富于变化,既有参加者交替演唱(司祭、读经者、领唱、独唱和唱诗班),也有音乐织体的变化,如先在一个音高上唱出歌词,然后是有更多装饰的诵唱方式(诗句的开始、中间和结尾的特殊公式),最后是实际的旋律。各种可能的多声部声响也进一步提供了变化,特别是单一作品的单声部和多声部织体,例如,在之前的旋律上增加和声以构成完整的四声部织体,还有根据存在已久的简单口头技巧(平行奥尔加农)加入第二声部而构成的二声部织体。

在日课后面的部分里,音乐变得更加多样化。首先是主教的赐福,然后是从祭坛到大教堂全体教士住所的游行圣咏(一首孔杜克图斯)。在住所那里,另一次赐福之后,使用一种叫做“farsumen”的技术进行读经。“farsumen”是指在礼拜仪式中插入基于之前存在的圣咏材料的本地语释义,交替诵读和演唱经文。这种技术广泛使用于大教堂时代。之后,演唱另一首孔杜克图斯,神职人员到食堂就餐,这里要举行另一场读经和释义的仪式。祝酒之后是交替圣歌式的《诗篇第五十号》。在经过回廊返回教堂的路上,唱诗班分开,这时演唱一首可能创作于中世纪晚期的四声部《垂怜经》。甫一回到祭坛,神职人员们演唱多声部的《我们在天上的父》(“Pater noster qui es in celis”)和一首短诗,并再次祈祷,最后在《让我们称颂主》中结束日课。在手稿的这一部分中,12世纪以来让礼拜仪式更加繁复的新歌曲是最为突出的。这种分节歌艺术是早期欧洲宫廷歌曲的对应物,一种以异乎寻常多变的方式将诗歌、韵律和音乐结构组织在一起的艺术。从字面意义上讲,欧洲歌曲即起源于此。这种新型歌曲可以是孔杜克图斯,可以是《让我们称颂主》,在勒皮大教堂,也可以是“farsumen”。

录音精选

多米尼克·韦拉尔(Dominique Vellard)领导的法国著名中世纪乐团吉勒·班舒瓦合唱团(Ensemble Gilles Binchois)为我们带来了《勒皮手稿》的优秀录音(“Le Manuscrit du Puy”,Virgin Veritas 59238,1992)。在音乐学家Wulf Arlt的指导下,该团重构了勒皮大教堂耶稣受割礼日的特殊日课过程。在这部录音中,该团采用了一种自然平和而直截了当的表演方式,没有许多中世纪表演团体那种大量装饰和戏剧化的演绎。录音效果平衡通透,可谓演录俱佳。该录音后来有再版Virgin Veritas 45337或61940)。

与其它日课书不同的是,《勒皮手稿》对如何进行中世纪日课(包括圣咏、祈祷和读经)的表演有着详尽的指导,记录的材料从12世纪到16世纪横跨数百年,是研究中世纪日课发展过程的珍贵历史资料。从中复原的耶稣受割礼日日课为我们展现了一幅生动而详实的中世纪大教堂的节日生活画面。

(原载于三联《爱乐》杂志2019年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