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教堂的中世紀新年之旅——探尋法國《勒皮手稿》中的日課音樂

0

勒皮聖母領報大教堂

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朝聖之路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選的世界文化遺產之一,其中一條主要道路正好經過著名的勒皮聖母領報大教堂(La cathédrale Notre-Dame-de-l’Annonciation du Puy-en-Velay)。這座大教堂位於法國奧弗涅大區上盧瓦爾省的省會勒皮(全稱勒皮昂韋萊,Le Puy-en-Velay),是天主教勒皮教區的主教座堂。“Puy”在法語里是“山”的意思,這個位於法國中央高原的城市,也以群山而得名。

勒皮聖母領報大教堂很早就是歐洲聖母崇拜的中心和朝聖之地,法蘭克王國的查理大(Charlemagne,742-814年)曾兩次前往勒皮朝聖,為其帶來巨大財富和影響力。前往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的朝聖者每天清晨聚集在這裡一起接受降福,開始他們的旅程。992年3月25日是德國僧侶圖林根的伯納德在聖母領報節期間宣布世界末日的日期,又恰逢耶穌受難日,大量信徒前往勒皮大教堂朝聖,以至於教皇若望十五世或加理斯篤二世決定每一次重現這一巧合都要在大教堂舉行禧年慶典(jubilee)。1095年8月15日,教皇烏爾班二世在勒皮舉辦的聖母升天節上宣布開始第一次十字軍東征(1095-1098年)。

勒皮大教堂位於整個城市的最高點,建築風格多樣,包括從5世紀到15世紀的各式建築,但大部分是始於12世紀上半葉的羅馬式建築。其正立面用砂岩和火山角礫岩形成黑白條紋,需要攀登60級台階才能到達。精美的羅馬式門廊,聳立的七層羅馬式鐘樓和八角形的塔樓,帶有色彩斑駁的壁畫的迴廊,13世紀的要塞遺址,給人一種古而不朴的感覺。大教堂還有一架法國古典式管風琴,用於禮拜儀式和文化活動,它在大教堂中的位置至今改動了五次。勒皮大教堂經歷了千年風雨,逃脫了幾百年間的多次戰爭蹂躪,但法國大革命期間大量財富被毀滅,包括路易九世贈送的勒皮聖母黑檀木像。

在法國,被大革命毀壞的還有音樂文件檔案,特別是宗教音樂。勒皮大教堂是少數還存有豐富音樂原始資料的地方,手稿數量超過700件。這大概是法國一個多世紀以來最重要的音樂考古發現。音樂家和音樂學家都對這些見證了本地藝術家活動的舊樂譜充滿興趣。其中兩部樂譜記錄了勒皮大教堂從中世紀到文藝復興時期長達數百年的耶穌受割禮日(Circumcision)傳統日課過程,這就是本文所介紹的《勒皮手稿》(Le Manuscrit du Puy)。

《勒皮手稿》概述

記錄日課的《勒皮手稿》實際上有兩份,一份現藏於格勒諾布爾市立圖書館(Grenoble, Bibliothèque Municipale),編號為MS 4413,以下簡稱為《手稿A》;一份現藏於勒皮大型研討會圖書館(Le Puy,Bibliothèque du Grand Séminaire),編號為 A V 7 009,以下簡稱為《手稿B》。

《手稿A》由177張對開羊皮紙製成,尺寸為225×165毫米,包括近60首作品,其中26首是獨一無二的,沒有在同時代其它抄本中發現一致性作品。除了佔大多數的12和13世紀作品外,《手稿A》還包括一些和聲完整清晰的美麗的16世紀的復調作品,見證了從中世紀中期到晚期勒皮日課禮拜儀式的連續性。

《手稿A》的發現還經歷了一番坎坷的過程。1885年,神父讓-巴蒂斯特·佩拉爾(Jean-Baptiste Payrard)在皮勒大教堂發現了一份獨特的手稿,是一本關於耶穌受割禮日的特殊日課書。他十分興奮,終於找到了每個愛書之人都夢寐以求的禮拜儀式歌曲集。《手稿A》包括了聖詠、單聲部歌曲和各種類型的歌詞文本,簡而言之,就是勒皮教士們慶祝這個特殊節日的日課所需要的所有材料,從12月31日的第一晚禱(First Vespers)到元旦的夜課經(Compline),整個過程持續超過24小時。《手稿A》的抄寫時間經考證是在16世紀(1552, 1572, 1579年),但記錄的內容卻要早得多。佩拉爾比較了兩部教堂早期的禮書,找到了其中的對應作品,又在一份1327年的捐助單中發現早在那時就已經有這個特殊日課的慶祝儀式了。在佩拉爾1892年去世後,於利斯·舍瓦利耶(Ulysse Chevalier)發表了佩拉爾描述過的手稿文本,但他沒有指出這份原始資料位於何處。這份手稿的丟失以及其所記載的日課的歷史意義對音樂學者們來說又成了問題。

舍瓦利耶又提到了《手稿B》,卻說他只是從別人那裡聽說的,自己沒有親見過。萊奧·特雷特勒(Leo Treitler)在他1967年的博士論文中的確使用了《手稿B》。第二份記錄耶穌受割禮日的《手稿B》一直藏在勒皮,共有136張對開羊皮紙,尺寸為270×190毫米,比《手稿A》略大一些。在普羅旺斯語中,記錄受割禮日的日課書叫做“lo Prosolari”,一般變體寫作“lo Bosolari”。比《手稿A》晚約30年的《手稿B》包含了和《手稿A》幾乎同樣只略有差別的單聲部曲目,還包括一個不少於19首基於手稿中聖詠的四聲部作品的附錄。

1981年,那部作為舍瓦利耶發表作品的基礎的《手稿A》又被重新發現了。原來,它隨着舍瓦利耶的其它書籍和論文在1939年一起運到了格勒諾布爾市立圖書館。經過鑒定,這部手稿正是佩拉爾發現的失蹤了40多年的《勒皮手稿A》。此外,佩拉爾提到過的其中一本禮書也被找到了。這本禮書一直是佩拉爾的財產,後來落到了勒皮一位書商手裡,現在保存在勒皮市立圖書館中。

這三份抄寫於16世紀的原始資料,共同重構了勒皮日課的歷史過程,也是理解複雜的中世紀節日慶祝儀式的本質和特點的關鍵材料。

耶穌受割禮日的日課音樂

在基督教的早期,信徒們經常受到統治者的迫害,出於便利和安全性的考慮,他們不得不在夜間集會,稱為守夜。隨着基督教勢力的增強,守夜也擴充為三個獨立的日課,即日落時的晚禱或晚課經,午夜子時的夜禱(Nocturn),或者稱為晨禱、申正經(Matins),破曉之前的讚美經(Lauds)。大約在530年形成的《聖本篤規章》規定了每天八種日課的順序:1. 午夜後的申正經;2. 破曉時的讚美經;3. 上午六點的晨經(Prime,第一時);4. 上午九點的辰時經(Terce,第三時);5. 正午的午時經(Sext,第六時);6. 下午三點的申初經(None,第九時);7. 傍晚的晚課經;8. 入寢前的夜課經。而為了某個星期日或者節日舉行的日課總是從這一日前夜的第一次晚禱開始,直到這一日當天的第二次夜課經結束。這裡介紹的勒皮耶穌受割禮日的日課就屬於這種情況。

據《路加福音》記載,耶穌誕生後第八天接受割禮(古時猶太傳統),故教會把聖誕節後第八天,即1月1日新年的第一天,定為“耶穌受割禮日”。這個節日屬於聖誕八天周期(Octave),有時候還擴展到主顯節(Epiphany,1月6日)。這期間的紀念儀式對於各級神職人員來說是歡樂的甚至是具體的。從11和12世紀起,就有具體的指示規定助祭(deacon)、司祭(priest)和襄禮員(acolyte或pueri)在聖誕節後三天里各有各的節日。助祭慶祝聖司提反日(12月16日),司祭慶祝福音約翰日(12月27日),襄禮員(男童)慶祝聖潔無辜者日(12月28日)。而副助祭(subdeacon)通常慶祝耶穌受割禮日,由於這個群體在某些城鎮發展成吵鬧的團體,這個日子也稱為“愚人節”。在這些節日里,具體過節的人員極盡獨創之能事,舉行額外的遊行,在領聖餐時演唱新的歌曲來裝飾禮拜儀式。儘管這些特殊和繁複的神職人員慶祝日的日課已被廣泛證實,但12和13世紀的禮拜儀式的實例僅存於博韋、桑斯和拉昂這幾個法國北部的大教堂中。

勒皮大教堂的耶穌受割禮日那天的特殊禮拜儀式是節日的基礎,從前一晚的晚禱一直持續到節日那天夜禱結束,不間斷地超過二十四小時。作為慣例,神職人員們每三小時聚集在大教堂的祭壇前演唱詩篇、祈禱、讀經、誦唱相關的聖詠和表演彌撒。他們還會遊行到大教堂里的壁畫和繪畫以及高于勒皮城的教堂附屬建築物前,最後,節日在襄禮員的舞蹈中結束。像所有重大節日一樣,在聖誕節後第八天,即元旦,再次舉行慶祝儀式。《勒皮手稿》中的新舊文本的主要主題都是關於聖誕奇蹟、王中之王(耶穌)降臨和進入其統治之地的故事。特別是在中世紀,和救世主一起被慶祝的還有聖母瑪利亞。節日里充滿了聖誕和新年的歡樂,在一首寫給領唱的歌中神職人員們歡迎新年的到來。

《勒皮手稿》不像同時代其它抄本那樣根據體裁分類抄寫成書,而是按照節日日課的順序來記錄的。手稿的第一部分是整個晚禱儀式,然後是節日的後續階段。在晚禱的古老的單聲部聖詠中,我們甚至可以聽到遠在中世紀之前的禮拜傳統的音樂。它們的歌詞主要來自於《詩篇》和《聖經》的其它部分,例如交替聖歌式的詩篇“O admirabile commercium”和《聖母尊主頌》。屬於這類早期材料的晚禱的其它部分還有安布羅斯讚美詩《人之救主》(“Veni redemptor gencium”)和結束部分的祈禱《主與你同在》(“Dominus vobiscum”)。在這些基本結構中間還插入了讀經前司祭的賜福和其後的應答聖歌。一首短的詩篇詩節《眾人都看見了》(“Viderunt omnes fines terre”)也插入進來,日課在通常的感恩部分《讓我們稱頌主》及其應答《感謝主》(“Deo gratias”)中結束。這些單聲部聖詠富於變化,既有參加者交替演唱(司祭、讀經者、領唱、獨唱和唱詩班),也有音樂織體的變化,如先在一個音高上唱出歌詞,然後是有更多裝飾的誦唱方式(詩句的開始、中間和結尾的特殊公式),最後是實際的旋律。各種可能的多聲部聲響也進一步提供了變化,特別是單一作品的單聲部和多聲部織體,例如,在之前的旋律上增加和聲以構成完整的四聲部織體,還有根據存在已久的簡單口頭技巧(平行奧爾加農)加入第二聲部而構成的二聲部織體。

在日課後面的部分里,音樂變得更加多樣化。首先是主教的賜福,然後是從祭壇到大教堂全體教士住所的遊行聖詠(一首孔杜克圖斯)。在住所那裡,另一次賜福之後,使用一種叫做“farsumen”的技術進行讀經。“farsumen”是指在禮拜儀式中插入基於之前存在的聖詠材料的本地語釋義,交替誦讀和演唱經文。這種技術廣泛使用於大教堂時代。之後,演唱另一首孔杜克圖斯,神職人員到食堂就餐,這裡要舉行另一場讀經和釋義的儀式。祝酒之後是交替聖歌式的《詩篇第五十號》。在經過迴廊返回教堂的路上,唱詩班分開,這時演唱一首可能創作於中世紀晚期的四聲部《垂憐經》。甫一回到祭壇,神職人員們演唱多聲部的《我們在天上的父》(“Pater noster qui es in celis”)和一首短詩,並再次祈禱,最後在《讓我們稱頌主》中結束日課。在手稿的這一部分中,12世紀以來讓禮拜儀式更加繁複的新歌曲是最為突出的。這種分節歌藝術是早期歐洲宮廷歌曲的對應物,一種以異乎尋常多變的方式將詩歌、韻律和音樂結構組織在一起的藝術。從字面意義上講,歐洲歌曲即起源於此。這種新型歌曲可以是孔杜克圖斯,可以是《讓我們稱頌主》,在勒皮大教堂,也可以是“farsumen”。

錄音精選

多米尼克·韋拉爾(Dominique Vellard)領導的法國著名中世紀樂團吉勒·班舒瓦合唱團(Ensemble Gilles Binchois)為我們帶來了《勒皮手稿》的優秀錄音(“Le Manuscrit du Puy”,Virgin Veritas 59238,1992)。在音樂學家Wulf Arlt的指導下,該團重構了勒皮大教堂耶穌受割禮日的特殊日課過程。在這部錄音中,該團採用了一種自然平和而直截了當的表演方式,沒有許多中世紀表演團體那種大量裝飾和戲劇化的演繹。錄音效果平衡通透,可謂演錄俱佳。該錄音後來有再版Virgin Veritas 45337或61940)。

與其它日課書不同的是,《勒皮手稿》對如何進行中世紀日課(包括聖詠、祈禱和讀經)的表演有着詳盡的指導,記錄的材料從12世紀到16世紀橫跨數百年,是研究中世紀日課發展過程的珍貴歷史資料。從中復原的耶穌受割禮日日課為我們展現了一幅生動而詳實的中世紀大教堂的節日生活畫面。

(原載於三聯《愛樂》雜誌2019年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