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和叙利亚灵修传统

0

耶和华如此说,你们当站在路上察看,访问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间。 (耶 6:16)

一、介绍希腊和叙利亚灵修传统

图片来源:早期基督教版图,https://mapsontheweb.zoom-maps.com/post/186163227495/early-divisions-of-christianity-this-map-indicates. 图中汉字系作者解释

图片来源:早期基督教版图https://mapsontheweb.zoommaps.com/post/186163227495/early-divisions-of-christianity-this-map-indicates. 图中汉字系作者解释

所谓东方教会是相对西方说拉丁语的罗马天主教 (Catholic) 和基督新教 (Protestant) 而言,主要指罗马帝国分裂后的东部及东部境外的地方教会,包括东正教(主要指说希腊话的教会以及后来的斯拉夫教会)和因迦克墩会议而分离的其他境外教会,按语种划分为,叙利亚 (Syriac) 教会,科普特 (Coptic) 教会,亚美尼亚(Armenian)教会等。[1] 鉴于我的兴趣和学习背景主要集中在希腊和叙利亚传统,所以我愿意从这两大传统出发,介绍其灵修精神。因此,这里探讨的灵修虽然会与明心见性,性命双修,敬以直内,养浩然之气,慎独,炼心等中国传统的“灵修”操练方法有类似之处,但切不可同日而语(后会有栏目专门论及)。

二、该灵修传统在当今世代的“用处”和意义

当今世代对灵修有三大误解:

认为灵修没有用处,毫无价值

在这个物欲横流,崇尚科学,凡事讲求实用,经济效益的世代,认为灵修毫无价值并非什么新闻。曾有一位理工科的朋友跟我聊天,他认为神学,灵修似乎没有什么实际用途。这种对灵修的误解并非个案,社会潮流也是如此趋势,认为人身体有病,找医生,心理有病,找心理医生,孩子出现什么问题,找相关专家等等,总之出现什么问题,就有相关的人出来解决,似乎一切问题都可以用钱,请人来解决。这种趋势的结果是:灵修没有空隙进入人们的生活。然而这个世代忽略了一点,就是无论科学如何发达,物质再如何丰富,专家再怎么厉害,都无法解决人最根本的问题,那就是:人心的贪欲和邪念。这个问题,科学家不能解决,心理学家不能解决,经济学家不能解决,任何专家都不能解决,再多的名利荣华都不能解决。按照大公教会传统,只有主耶稣基督能解决,因为只有他胜过人的罪,为我们做出了表率,因为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人才能与主合一。而灵修要解决的就是人心的贪欲和邪念,并与主合一。因此灵修的价值是极高的,这世间的一切荣华都不足与较。人可以有世间一切荣华,功名利禄,但比起灵修,这些仍为粪土。因为这世界的荣华,功名利禄就如草上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谢,唯独那遵行主道的,必永远常存。为此,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教一切信的他,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2]因为“人若赚得全世界,却丢了自己的性命,有什么益处呢?”(太 16:26)诚然,灵修是得着基督,与主合一的必由之路,如保罗所言:“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做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立比书 3:8)

认为灵修易学,或者简单地认为灵修就是读经祷告

灵修不是参加一两次退修会,培灵会就能解决的,我们参加过多少这样的会,但到头来,还是会对人轻易发怒,对人论断,还是会经常犯罪。这里当然不是说参加这些没有任何用处,而是说灵修不是一时的功课,而是一辈子的功课,不是一时的操练,而是时时刻刻的操练,它就在我们的怒气将发未发之时,就在我们的恶念该处理还是不处理之时。此外,灵修不能“简化”为读经祷告,读经祷告当然是重要的操练,但并非灵修的全部。因为灵修是改变我们生命的,是内外兼修,内要警醒祈祷,克服邪念,在神面前有一颗清净心;外要爱人如己,改变坏习惯,养成好习惯。因此,灵修是很难的,可以说是一门最艰深的学问。按修士们的说法,灵修乃科学之巅,艺术之最。如神父圣赫斯科在《论警醒》121节所言:“科学之巅,艺术之最是克服邪念。”[3] 既然人们学做医生,律师或某个领域的专家都要花十几年,甚至一辈子的功夫,更何况灵修呢?岂不更应该花一辈子时时刻刻去践行吗?人可以有一切科学知识和艺术天赋,但比起灵修这门清心圣祷的技艺,这些都是小学而已。

认为灵修乃神秘主义

灵修当然不神秘。我们说它神秘其实是因为我们不了解,一旦了解了,就不神秘了。三位一体的上帝当然神秘,灵修也有不可言喻的部分,但它本身并不神秘,因为上帝离我们不远,他就在我们口里,在我们心里,在我们日常生活之中,在主耶稣基督的两大诫命:爱神爱人里。
灵修有路可寻,访问古道,探寻希腊和叙利亚属灵传统

灵修虽高,但并非曲高寡和,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毫无关联,恰恰相反,灵修与我们的起心动念,一言一行息息相关。灵修虽难,但并非无路可循,这条路并非一个人一拍脑袋想出来的,也不是一个人灵修操练的结果,而是在教会历史上,借着上帝的恩典和带领,成千上万的基督徒通过践行基督爱神爱人的诫命逐渐发展起来的属灵传统。本号的目的就是通过介绍,翻译,研究希腊和叙利亚灵修经典,寻访古道,找到灵修的正途,过讨主喜悦的生活。[4]

既然该属灵传统是从主耶稣基督而来,那么就不应该把它局限在某些地理区域,某些特定群体之中,而应该至少从学术研讨的角度分享给汉语文化圈,以期祝福我们的民族。我很乐意把这些灵修传统分享出来,因为它不应该束之高阁,留在某处朽坏,被人遗忘,恰恰相反,它应该响彻长空,成为这个世代的常识。

参考:
[1] 关于东方教会的概览,请参考: “Eastern Churches.” In New Catholic Encyclopedia, 2nd ed., 17-21. Vol. 5. Detroit, MI: Gale, 2003. New Catholic Encyclopedia Complete (accessed May 29, 2020).https://link-gale-com.proxy.bc.edu/apps/doc/CX3407703502/GVRL.ncec?u=mlin_m_bostcoll&sid=GVRL.ncec&xid=5b2ccdc1.
[2] 凡圣经皆按和合本引用,如原文与和合本有出入处,会酌情参考思高本,按原文翻译引用。圣经中人名地名按和合本引用。
[3] 尼哥底母(Nicodemos)编, 慕善集(Philokalia). Ed. by St. Nicodemos of The Holy Mountain and St. Makarios of Corinth, Φιλοκαλία τῶν ἱερῶν νηπτικῶν: ἐνερανισθεῖσα παρὰ τῶν ἁγίων καὶ θεοφόρων πατέρων, 3rd ed., vols.1 (Athens: Aster-Papademetriou, 1957), 159页。凡英文引用均按芝加哥格式。
[4] 当然在西方,也有拉丁教父的属灵资源,但限于笔者能力有限,未能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