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和敘利亞靈修傳統

0

耶和華如此說,你們當站在路上察看,訪問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間。 (耶 6:16)

一、介紹希臘和敘利亞靈修傳統

圖片來源:早期基督教版圖,https://mapsontheweb.zoom-maps.com/post/186163227495/early-divisions-of-christianity-this-map-indicates. 圖中漢字系作者解釋

圖片來源:早期基督教版圖https://mapsontheweb.zoommaps.com/post/186163227495/early-divisions-of-christianity-this-map-indicates. 圖中漢字系作者解釋

所謂東方教會是相對西方說拉丁語的羅馬天主教 (Catholic) 和基督新教 (Protestant) 而言,主要指羅馬帝國分裂後的東部及東部境外的地方教會,包括東正教(主要指說希臘話的教會以及後來的斯拉夫教會)和因迦克墩會議而分離的其他境外教會,按語種劃分為,敘利亞 (Syriac) 教會,科普特 (Coptic) 教會,亞美尼亞(Armenian)教會等。[1] 鑒於我的興趣和學習背景主要集中在希臘和敘利亞傳統,所以我願意從這兩大傳統出發,介紹其靈修精神。因此,這裡探討的靈修雖然會與明心見性,性命雙修,敬以直內,養浩然之氣,慎獨,煉心等中國傳統的“靈修”操練方法有類似之處,但切不可同日而語(後會有欄目專門論及)。

二、該靈修傳統在當今世代的“用處”和意義

當今世代對靈修有三大誤解:

認為靈修沒有用處,毫無價值

在這個物慾橫流,崇尚科學,凡事講求實用,經濟效益的世代,認為靈修毫無價值並非什麼新聞。曾有一位理工科的朋友跟我聊天,他認為神學,靈修似乎沒有什麼實際用途。這種對靈修的誤解並非個案,社會潮流也是如此趨勢,認為人身體有病,找醫生,心理有病,找心理醫生,孩子出現什麼問題,找相關專家等等,總之出現什麼問題,就有相關的人出來解決,似乎一切問題都可以用錢,請人來解決。這種趨勢的結果是:靈修沒有空隙進入人們的生活。然而這個世代忽略了一點,就是無論科學如何發達,物質再如何豐富,專家再怎麼厲害,都無法解決人最根本的問題,那就是:人心的貪慾和邪念。這個問題,科學家不能解決,心理學家不能解決,經濟學家不能解決,任何專家都不能解決,再多的名利榮華都不能解決。按照大公教會傳統,只有主耶穌基督能解決,因為只有他勝過人的罪,為我們做出了表率,因為只有解決了這個問題,人才能與主合一。而靈修要解決的就是人心的貪慾和邪念,並與主合一。因此靈修的價值是極高的,這世間的一切榮華都不足與較。人可以有世間一切榮華,功名利祿,但比起靈修,這些仍為糞土。因為這世界的榮華,功名利祿就如草上的花,草必枯乾,花必凋謝,唯獨那遵行主道的,必永遠常存。為此, “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教一切信的他,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2]因為“人若賺得全世界,卻丟了自己的性命,有什麼益處呢?”(太 16:26)誠然,靈修是得着基督,與主合一的必由之路,如保羅所言:“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做糞土,為要得着基督。”(腓立比書 3:8)

認為靈修易學,或者簡單地認為靈修就是讀經禱告

靈修不是參加一兩次退修會,培靈會就能解決的,我們參加過多少這樣的會,但到頭來,還是會對人輕易發怒,對人論斷,還是會經常犯罪。這裡當然不是說參加這些沒有任何用處,而是說靈修不是一時的功課,而是一輩子的功課,不是一時的操練,而是時時刻刻的操練,它就在我們的怒氣將發未發之時,就在我們的惡念該處理還是不處理之時。此外,靈修不能“簡化”為讀經禱告,讀經禱告當然是重要的操練,但並非靈修的全部。因為靈修是改變我們生命的,是內外兼修,內要警醒祈禱,克服邪念,在神面前有一顆清凈心;外要愛人如己,改變壞習慣,養成好習慣。因此,靈修是很難的,可以說是一門最艱深的學問。按修士們的說法,靈修乃科學之巔,藝術之最。如神父聖赫斯科在《論警醒》121節所言:“科學之巔,藝術之最是克服邪念。”[3] 既然人們學做醫生,律師或某個領域的專家都要花十幾年,甚至一輩子的功夫,更何況靈修呢?豈不更應該花一輩子時時刻刻去踐行嗎?人可以有一切科學知識和藝術天賦,但比起靈修這門清心聖禱的技藝,這些都是小學而已。

認為靈修乃神秘主義

靈修當然不神秘。我們說它神秘其實是因為我們不了解,一旦了解了,就不神秘了。三位一體的上帝當然神秘,靈修也有不可言喻的部分,但它本身並不神秘,因為上帝離我們不遠,他就在我們口裡,在我們心裡,在我們日常生活之中,在主耶穌基督的兩大誡命:愛神愛人里。
靈修有路可尋,訪問古道,探尋希臘和敘利亞屬靈傳統

靈修雖高,但並非曲高寡和,與我們的日常生活毫無關聯,恰恰相反,靈修與我們的起心動念,一言一行息息相關。靈修雖難,但並非無路可循,這條路並非一個人一拍腦袋想出來的,也不是一個人靈修操練的結果,而是在教會歷史上,藉著上帝的恩典和帶領,成千上萬的基督徒通過踐行基督愛神愛人的誡命逐漸發展起來的屬靈傳統。本號的目的就是通過介紹,翻譯,研究希臘和敘利亞靈修經典,尋訪古道,找到靈修的正途,過討主喜悅的生活。[4]

既然該屬靈傳統是從主耶穌基督而來,那麼就不應該把它局限在某些地理區域,某些特定群體之中,而應該至少從學術研討的角度分享給漢語文化圈,以期祝福我們的民族。我很樂意把這些靈修傳統分享出來,因為它不應該束之高閣,留在某處朽壞,被人遺忘,恰恰相反,它應該響徹長空,成為這個世代的常識。

參考:
[1] 關於東方教會的概覽,請參考: “Eastern Churches.” In New Catholic Encyclopedia, 2nd ed., 17-21. Vol. 5. Detroit, MI: Gale, 2003. New Catholic Encyclopedia Complete (accessed May 29, 2020).https://link-gale-com.proxy.bc.edu/apps/doc/CX3407703502/GVRL.ncec?u=mlin_m_bostcoll&sid=GVRL.ncec&xid=5b2ccdc1.
[2] 凡聖經皆按和合本引用,如原文與和合本有出入處,會酌情參考思高本,按原文翻譯引用。聖經中人名地名按和合本引用。
[3] 尼哥底母(Nicodemos)編, 慕善集(Philokalia). Ed. by St. Nicodemos of The Holy Mountain and St. Makarios of Corinth, Φιλοκαλία τῶν ἱερῶν νηπτικῶν: ἐνερανισθεῖσα παρὰ τῶν ἁγίων καὶ θεοφόρων πατέρων, 3rd ed., vols.1 (Athens: Aster-Papademetriou, 1957), 159頁。凡英文引用均按芝加哥格式。
[4] 當然在西方,也有拉丁教父的屬靈資源,但限於筆者能力有限,未能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