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縱覽:政府配發手機追蹤前西藏政治犯,強佔藏人土地引發衝突

0

玉樹藏族自治州清水河鎮藏族土地被搶佔,藏民抗議。(消息人提供給西藏之聲)

自由亞洲電台藏語組獲悉,西藏當局正在向前西藏囚犯提供手機,要求他們必須使用政府配發的電話,禁止他們使用自己的電話,以監控他們在獲釋後的行動和談話。而在青海玉樹藏族自治州,近期當地藏人與官員因土地糾紛發生扭打衝突。此外,藏人行政中央為加強推動藏中對話而成立的“策略規劃小組”,近日召開該小組成立後的首場官方會議,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同來了解這些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錄音。

據西藏消息人士稱,2014 年左右開始,國家特別發給前政治犯手機,他們必須使用該手機,並且禁止擁有或使用自己的手機。一名西藏前政治犯說,

“政府配發的手機上安裝了跟蹤設備,可以記錄你的位置和你會見的人。”

自由亞洲電台的消息人士在不願透露姓名的情況下說,“這些手機中使用的用戶識別卡直接連接到政府監控辦公室,但不需要為電話服務付費。不過,如果我們將談話與手機保持一定的距離,它們就很安全。”

同樣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一名流亡藏人表示,他在四年前訪問西藏時,曾看到這些手機被使用。他說,

“2017年去西藏時,我遇到了一些前政治犯,他們都帶着這些政府配發的手機。我還遇到了一個在監獄裡待了幾年的一位前青海政治犯,他告訴我把手機放在另一個房間,有助於屏蔽跟蹤設備。”

消息人士補充說,西藏政治犯通常被要求在出獄後,至少一到兩年內,每周或每月向警方報告他們的行蹤和活動。另一位住在西藏的知情人士說,

“為了追蹤獲釋的政治犯,中國政府還通過使用他們自己的手機和用戶識別卡來監控他們的家人和朋友,政府特別登記當局認為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藏人的用戶識別卡。 我自己的手機也被中國政府拿走了登記,現在我很難接收或分享任何類型的信息。”

總部位於倫敦的西藏觀察的研究員白瑪嘉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政府向前政治犯發放手機的計劃是在 2014 年左右啟動的。白瑪嘉說,

“我們從許多前政治犯那裡了解到,正在使用的是蘋果智能手機第4代。所以現在彼此分享信息變得更加困難”。

總部位於紐約的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 (Sophie Richardson) 表示:“這幾乎是可笑的,當局追蹤人員的時間如此之長。人們不得不隨身攜帶政府發給的手機,這也令人不寒而慄,因為我們都知道這些基本上是跟蹤設備。”

理查森說:“這意味着你實際上會讓政府一直在傾聽你的意見,這顯然會對言論自由產生影響。”

消息人士稱,中國當局對藏區的電話和在線通訊實行嚴格控制,有關藏人抗議和逮捕的消息常常被延遲,有時會延遲多年,無法與外界聯繫。

此外,據當地消息人士稱,近期,西藏村民和中國官員因當局未能支付建設項目土地補償金而發生衝突,工地至少爆發了一場混戰。

一名住在該地區的藏人近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11 月 10 日在青海玉樹藏族自治州清水河鎮的鬥毆事件中沒有人員受傷,該地區歷史上是西藏東北部安多地區的一部分。不願透露姓名的自由亞洲電台的消息人士說,

“沒有人被允許錄製任何視頻或拍攝騷亂的照片,沒有人受到傷害。不過,現在這個土地問題已經很嚴重了,所有的建設工作都暫時停止了。”

消息人士稱,幾個月前,為了促進當地發展,中共在玉樹藏族自治州清水河鎮扎瑪村和尕秦村借打造國家公園為由徵用土地。中共官員在2021年早些時候從清水河鎮居民手中強佔了大片土地。雖然中共當局向這些藏人承諾,日後會給予被征地的村民補償,但卻至今沒有實現,尚未支付任何款項。

本月10日上述兩村的藏人找中共當局理論,並要求補償時,中共當局卻出爾反爾,還告訴這些藏人,這些地區原本就屬於中共,中共有權在那裡打造國家公園。

本月13日清水河鎮扎瑪村和尕秦村藏人集體抗議中共強佔藏人土地的惡行,並與中共政府工作人員發生了爭執。部分藏人用手機錄下了中共當局強佔藏人土地的惡行,但當局卻強行刪除了錄影,並對他們做出了威脅。

消息人士又說:“因此,該地區的一些當地藏人,上周到工地要求停止施工,直到他們的土地得到補償。”該消息人士還補充說,村民在提出要求時受到了威脅,導致了衝突。

印度達蘭薩拉西藏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員扎姆哈丹巴堅贊說,中國多年來一直在未經當地民眾同意的情況下,將大量牧民和其他藏人從他們的祖傳土地上移走。丹巴堅贊說,

“因此,該地區的一些當地藏人,上周到工地要求停止施工,直到他們的土地得到補償”。

消息人士早些時候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自四年前開始拆除牧民住房,代之以為漢人移民和遊客建造的住房以來,清水河鎮的緊張局勢升級,該地區以其風景秀麗和水電供應良好而聞名。

消息人士並稱,8 月,警方攔住了一群前往清水河鎮的藏人,將一名反對隨機搜查的藏人推入河中,隨後死亡,並射殺了另一名試圖干預的藏人。

據西藏之聲的報道,中共在清水河鎮扎瑪村和尕秦村正在建設的“國家公園”,也因遭到該地區藏人的集體抗議而暫時停工。

2016年 中共當局印發了《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隨後,中共在玉樹藏族自治州和其它多個藏地建造所謂的“國家公園”,強佔了很多藏人的土地,並強迫牧民從傳統的牧區搬離。為此,流亡藏人和援藏人士長期呼籲國際社會,要求中共允許西藏牧民按傳統方式自由地延續游牧生活。

另據西藏之聲報道,今年八月,藏人行政中央宣布解散已成立了二十餘年的“藏中和談籌備小組” ,新設立由內閣政務秘書處、外交與新聞部、安全部及西藏政策與研究中心等部門官員組成的“策略規劃小組” 加強推動藏中對話。11月16日, “策略規劃小組”成員噶瑪仁青(安全部秘書長)、噶瑪曲英(外交與新聞部秘書長)、達瓦才仁(西藏政策與研究中心主任)和扎西嘉措(內閣政務秘書長),外加小組顧問格桑堅參(達賴喇嘛尊者前特使)、丹巴次仁(前藏人行政中央部長)與忠瓊歐珠(現任新德里辦事處代表)在達蘭薩拉召開該小組成立後的首場官方會議,達賴喇嘛辦公室秘書長才嘉也受邀出席。司政邊巴次仁主持這場為期三天的會議。

藏人行政中央外交與新聞部秘書長噶瑪曲英在接受採訪時介紹到:““雖然藏中和談自2010年處於停滯狀態,但我們會為將來談判做全方面的準備。”

“藏中和談籌備小組”於1998年成立,負責藏中對話相關事務。截至2010年,在該小組的努力下,藏人代表得以陸續跟中方代表針對西藏議題進行談判, 後來因中共拒絕合作導致和談進入停滯期。 而該小組成員大都身居不同國家和不同工作崗位,而無法全力置身於和談事業當中。因此,以司政邊巴次仁為首的第十六屆內閣噶廈對“藏中和談小組”進行重組,從每年一次會議工作彙報方式改為由固定人員分析和整理西藏局勢,向內閣噶廈彙報的工作模式。

此外,西藏之聲根據《玉樹民族之聲》於近日發布的消息說,玉樹市稱多縣近期宣布了一項新的政策,將藏文規範使用考核納入該縣縣政府年度目標考核工作。要求稱多縣全縣各單位在平時工作中重視藏語文的規範使用。

稱多縣制定的新政策內容包括各單位規範使用宣傳欄、牌匾內容等均使用藏漢雙語等等。

藏人行政中央智庫“西藏政策研究中心”成員嘎瑪丹增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從中共侵佔西藏以來,中共一直稱要保護西藏的傳統文化和宗教文化,以及西藏的語言文字。中國的憲法里也有“保護少數民族傳統文化”的條例,但是,事實是中共當局把藏文學校的主要教學語言已經換成了中文,實施着徹底漢化藏人的政策。因此,他不認為中共真的會實施“規範使用藏文”的這項政策。 他還表示中共當局這次的舉動背後很有可能隱藏着別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