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新疆:兩兄弟因與國外親人聯繫被捕,數千維吾爾人從新疆轉移到南京工作

0

霍普爾Ghopur 在 9 月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他的兩個兄弟艾合塔木 Ehtem 和 沙克熱.埃拜Shakir Ebey 在他們使用地方當局提供的電話與他交談後被帶走。Ghopur Ebey提供

新疆地方官員向自由亞洲電台證實,一名居住在荷蘭的維吾爾人的兄弟已被新疆地區當局逮捕,原因是他們在官方批准的電話中,聯繫了在國外被視為“恐怖分子”的兄弟姐妹。而一家職業介紹所將數千名維吾爾人從新疆轉移到南京工作,相關內情在本期節目中,我們將進一步說明。

46 歲的 霍普爾.埃拜Ghopur Ebey 於 2009 年離開了他在伊寧市巴依託海鎮的家人,搬到了荷蘭的阿爾克馬爾。

霍普爾Ghopur 在 9 月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他的兩個兄弟艾合塔木 Ehtem 和 沙克熱.埃拜Shakir Ebey 在他們使用地方當局提供的電話與他交談後被帶走,地方當局允許他們打電話給在國外的霍普爾。

第三個兄弟舒庫爾·埃拜 (Shukur Ebey) 儘管曾獲得官員的許可前往土耳其,但在隨團前往土耳其後,於 2017 年被捕,遭關押在再教育營兩年。土耳其被認為是受迫害的穆斯林維吾爾人的避風港,和他們的權利的捍衛者。

當自由亞洲電台聯繫村幹部確認霍普爾兄弟的身份,並詢問他們為何被捕時,一名治保單位的員工回答說:“他們是艾合塔木.埃拜 Ehtem Ebey 和沙克熱.埃拜Shakir Ebey。”她說,當局逮捕了他們,因為他們與在荷蘭的霍普爾交談。

當被問及為什麼當局允許霍普爾的家人打電話給在國外的他,然後又懲罰他們這樣做時,這位幹部說她無法回答進一步的問題,並建議自由亞洲電台從指揮部獲取更多信息。

但當自由亞洲電台聯繫該機構時,那裡的官員拒絕發表評論。

巴依託海鎮的其他地方官員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他們不認識艾合塔木和 沙克熱.埃拜,也不知道他們的案子。

霍普爾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他的三個兄弟是普通公民,僅僅因為他們是維吾爾人的民族身份而被任意逮捕和鎮壓。

2013 年,中國當局允許在伊寧市做生意的兄弟中的長兄舒庫爾,作為官方批准的旅行團的一份子前往土耳其。

霍普爾說,但在 2017 年,當局於半夜逮捕了舒庫爾,在他的頭上套上黑色頭巾,並將他帶到再教育營,因為他曾去過土耳其。

2018 年初,霍普爾提供了關於舒庫爾被捕的視頻證詞,之後 舒庫爾和其他一些被關押在“再教育”營地的親屬被釋放。

舒庫爾和其他人獲釋的消息是通過地方當局的特殊安排傳達給霍普爾的,地方當局指定艾合塔木 使用政府提供的電話代表他的家人進行通話。

霍普爾說,2019 年 1 月,巴依託海鎮村幹部允許艾合塔木通過專用電話線撥打電話給他,該電話線的號碼以 113 結尾。霍普爾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說,

“他們在被中國警察包圍時給我打電話,然後警察告訴我的親戚,他們可以給我打電話聯繫我。然後,當局允許我的大弟弟代表我所有的家人與我聯繫”。

霍普爾說,在他們的談話中,他們非常小心地不談論任何政治或敏感話題,因為他們知道當局正在監聽電話。

在霍普爾突然與艾合塔木失去聯繫後,他住在國外的一位聯繫人告訴他,艾合塔木 於 2020 年 12 月被拘留,罪名是他“與他在荷蘭的分離主義兄弟談過話”。

過了一段時間,霍普爾得知他最小的弟弟沙克熱也因同樣的原因被捕。

當自由亞洲電台撥打以 113 結尾的電話時,一名接聽電話的官員在被問及 艾合塔木和 沙克熱被拘留的問題時沒有發表評論,但並未否認他們曾使用政府發放的同一部電話撥打給霍普爾。

當被問及艾合塔木和 沙克熱給霍普爾打電話時有誰在場,這位官員說:“我們不能在沒有親自見到你的情況下告訴你細節。”

此外,新疆一家職業介紹所表示,它計劃在 2022 年初,將更多維吾爾人送出該地區。

自由亞洲電台的一項調查顯示,一家職業介紹所今年將 3,000 多名維吾爾族工人(包括年僅 16 歲的女孩)從新疆地區轉移到中國其他地區的工廠,並計劃在 2022 年初再派遣數千名工人。

在微博和微信上流傳的漢語廣告稱,將有 2,000 多名維吾爾人(年齡在 16 至 30 歲,具有良好的普通話技能和職業學校學位)可以在全國各地工作兩年後,自由亞洲電台維語組開始調查。

該廣告沒有列出公司名稱,但包含了需要勞動力的企業高管可以撥打的電話號碼。

自由亞洲電台撥打該號碼時,接電話的女士說廣告是她在四川省涼山自治州的招聘公司發布的。這位女士說,該公司最近將 3,000 多名來自喀什的工人派往中國的兩個不同地點。不願透露姓名的女士說,

“他們都有工作了,這些人都已經被安置了。他們都是來自喀什的維吾爾人”。她指的是新疆南部的綠洲城市喀什,當地人口超過 70 萬。

該員工說,這些維吾爾人已於 6 月被轉移到江蘇省南京市的兩個地點,在那裡他們每月領取 2,000 元人民幣(313 美元)的工資。她補充說,做為回報,該公司從每名工人每月可獲得 600 元的補貼。但目前尚不清楚補貼是從工人工資中扣除還是單獨支付給就業公司。
招聘人員說,一些被派往南京的維吾爾族工人是從中國政府所謂的新疆“再教育”營地轉移過來的。

自 2017 年大規模拘禁運動開始以來的四年里,研究人員發現中國在製造業中使用維吾爾人作為廉價勞動力,美國海關當局出於擔憂,將包括太陽能電池板材料、假髮、電子產品、西紅柿和棉花在內的新疆產品列入黑名單,並稱這些商品是經由強迫勞動生產的..

在自由亞洲電台的後續電話採訪中,該公司員工表示,從喀什調往南京的工人中約有 30% 年齡在 16 至 18 歲之間。人權組織之前的報告沒有將維吾爾族青少年列為強迫勞動力。

這名員工說,所有被轉移的人都懂普通話。大約 13% 的轉移工人是大學畢業生,其餘的也都受過某種類型的教育。該員工並說,三分之一是單身女性,其餘是男性。

該員工還補充說,計劃在 2022 年 3 月轉移數千名額外員工,不過如果需要,公司可以提前派送他們。

她說,她曾與喀什當局合作轉移工人,但她沒有提到她接觸過的機構。自由亞洲電台聯繫的喀什當局拒絕發表評論,一位官員說,工人的轉移構成了“國家機密”。

新疆婦女協會喀什分會的一名維吾爾族官員,拒絕透露這些工人是否已從新疆再教育營轉移,她否認任何女性工人參與了轉移。她告訴自由亞洲電台,

“不,與女性無關,如果有的話,他們會告訴我們的。有什麼事,你可以問政法委。”

早前自由亞洲電台對喀什維吾爾人強迫勞動的調查顯示,包括從該市機場附近的一個營地獲釋的艾爾肯. 阿西木 Erkin Hashim 在內的 9 名前再教育營被拘留者,一直在喀什的一個裝卸碼頭擔任貨運公司的搬運工。 他們的月薪是 2200 元,但不得不將其中的 900 元交給他們之前被關押的營地的工作人員。

2020 年 10 月,自由亞洲電台對從阿克蘇地區 (Akesu)烏什縣依麻木鎮被強迫轉移的維吾爾勞工進行調查,發現一些當地再教育營被拘留者已被送往阿克蘇的一家工廠工作,作為強迫勞動計劃的一部分。

當時,一名鄉鎮公安官員說,“再教育”中心的“優秀”畢業生,被強行送到阿克蘇華孚紡織廠工作,合同為期三年,該廠為服裝製造商生產棉紗。他還說,工人不得離開去探望家人。

該工廠主要僱用維吾爾人,是中國華孚時裝公司的一部分,該公司已被確定為強迫勞動計劃的一部分,並於 2020 年 5 月因侵犯和踐踏人權而被列入美國“實體名單”。

調查是在 2020 年 9 月逮捕了阿克蘇地區維吾爾居民米拉迪爾·艾山(Miradil Hesen) 之後進行的,他在油管 YouTube 上發布了秘密錄製的視頻,凸顯了虐待勞工的做法。這些視頻是越來越多的證據之一,表明新疆的再教育營不再僅僅是政治灌輸的場所,而是成為強迫勞動的來源,被拘留者被送往棉花和紡織廠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