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与中共学术交流个屁!

0
清華大學疑似遭中國組織滲透案。 圖:翻攝國立清華大學FB(資料照片)

中国清华大学(清华)渗透到台湾清华大学(清大)引发关注,教育部要进行全面排查,能有多少成效我很怀疑,因为关系到上上下下的敌我意识心态问题。有人就以「学术交流」进行抗拒,这些人有的是糊涂认识,有的可能早就被中共收买。

中国有没有学术自由?没有!因为「党领导一切」,而这是一党专政的党。虽然有些提学术交流的人是饱学之士,但是可能恰恰对中共毫无认识。因此不妨介绍一下占有学术界最大比重的中国大学,是怎样的大学。

1956年我考进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时,每个班级有一个共产党支部与共青团支部(其他大学党员较少,一个年级一个党支部)。每个星期六下午党团员分别过组织生活,讨论自己对国内外大事以及学校、班级的看法、想法。周六下午的组织生活是全国各个单位的通例,政治根本已经渗透到所有领域各个角落。

1957年春天大鸣大放,几乎所有学校都在讨论是教授(或校务委员会)治校,还是党委治校,积极反对党委治校的,在反右派时都被打成「资产阶级右派分子」,连带反对「外行领导内行」的全都遭殃。

1957年6月6日民盟召开六教授座谈会,他们是曾昭伦、黄药眠、陶大镛、费孝通、吴景超、钱伟长,曾是教育部副部长,黄、陶是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他们曾在香港的中共御用大学达德学院任教统战经香港回国的东南亚爱国侨生,费是蜚声国际著名社会学家、吴景超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钱伟长是清华大学教授,他们正是认为应该教授治校,并且要在当时混乱状况下挺身而出,触怒毛泽东,6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这是为什么?」的社论,吹响反右号角。这六人全部被打成右派分子,有的还是「极右」。是为著名的「六六六教授事件」,「六六大顺」成为反讽。

从此「党委治校」、党委治厂,党委治一切,谁反对谁就是反党! 1958年粮食放卫星,亩产几百斤可以大跃进为几万斤、十几万斤。连在韩战结束时与被中国俘虏的美军24师师长迪恩少将交换战俘而从美国回到中国的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也在《人民日报》撰文认同粮食可以放卫星,他以为粮食也是导弹啊?结果酿成饿死三千多万人的大饥荒。

1980年代改革开放,「党的领导」受到动摇,当时邓小平钦定「深圳特区」,要在深圳办大学,征求海外华裔学人的意见,他们有人(似乎是陈省身)主张办一个没有党委的学校作为改革开放的新事物,但是最后被否决了。香港与全世界的燕京大学校友也要求恢复1952年被中共封闭的燕京大学,但因为它被判定是教会学校,毛泽东曾经着文羞辱其校长司徒雷登,最终也不允许复校。所以目前香港的教会学校命运也是危在旦夕。

前不久,香港大学聘请的一位副校长曾经是比较北京清华大学的党委委员,引发哗然,但是香港已经港共治港,自然无从抵制。港大校长张翔已经是从美国聘请来的中国华裔学者,大概还嫌他不够左,还得加码党委委员。

最近中国取缔补教,就是因为补教不在体制内,而且流动性强,很难实现党的组织领导,也是这个道理。

中国后来也出现什么「党委领导的校长负责制」、「党委领导的厂长负责制『等名堂,变来变去都不脱党』的领导」,反而是党领导却不必负责而要什么「长」负责才更可怕。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中国人都是党的工具,岂容他人来树?

中国在国外设「千人计划」来渗透、挖角、盗窃机密。美国已经出手清查。难道台湾会例外?利用国家认同更方便啊。上世纪末美国发生的李文和事件已经开始,但是美国始终没有警觉,还要道歉,将来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与中国学术交流,社会科学方面台湾要吸取中共的唯物观、历史观、文艺观、人治观?自然科学方面,中国会把先进科学、技术给台湾?做梦吧。台湾听任中国盗窃倒是真的,多少事情已经浮现,难道不需要大喝一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