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召开“网络文明大会” 何谓“网络文明”?

0

中国国家网信办公布新版的网路新闻稿源“白名单”,并宣称推动网路文明、净化网路空间,外界质疑是下一阶段加强网路监管内容的手段。 (路透社)

中国对互联网的管制动作日新月异,日前还举办首届“网路文明大会”。在此之前,中国国家网信办还公布了新版的网路新闻稿源“白名单”,试图垄断中国网络上的内容。这难道就是中国所谓的“网络文明”吗?

中国政府继整顿网路大平台、政商娱乐演艺圈大V微信、微博、饭圈之后,19日在北京召开首届“中国网路文明大会”。新华社报导,习近平在贺信中指出,近年积极推进互联网内容建设,弘扬新风正气,深化网络生态治理,网络文明建设取得明显成效。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担当责任,广大网民等要发挥积极作用,塑造和净化网络空间。

习近平下令“净化网路空间”

中宣部长黄坤明说,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在网上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营造更加清朗的网络空间,涵育广大网民特别青少年爱国情怀,凝聚强大精神力量。

中央网信办副主任盛荣华也指出,要让中共的创新理论透过网路“飞入寻常百姓家”,之前已经推出一系列专项整治行动,像“清朗”、“净网”、“护苗”这些专项行动,“将坚持不懈地抓下去”。

陈破空:当局搞极左路线的新招

对此,旅美中国时事评论员陈破空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所谓是否符合网路道德文明的标准,都是以共产党标准说了算。

陈破空说:“就是接受党的领导,要这些小粉红、老粉红去帮助党清网。这是另一种文革、网路文革,就是要互相监视、举报,按照党的要求去互联网发表言论,这是习当局搞极左路线、搞闭关锁国新的一招,加强言论管控、加强互联网屏蔽,进一步把中国互联网当成一个区域网,跟文明世界切割。”

中国国家网信办公布新版的网路新闻稿源“白名单”,并宣称推动网路文明、净化网路空间,外界质疑是下一阶段加强网路监管内容的手段。(路透社)

中国国家网信办公布新版的网路新闻稿源“白名单”,并宣称推动网路文明、净化网路空间,外界质疑是下一阶段加强网路监管内容的手段。(路透社)

陈破空认为,中共官员善于使用厚黑学语言:“他们讲出来的话都是很高大尚的,什么‘飞入寻常百姓家’,意思就是怎样把党的语言化作通俗语言让老百姓接受。以民间扮演宣传机器第五纵队,在微信、微博上编故事,要接地气。”

中国网信办再公布1358新闻稿源“白名单”

中国政府向来以官媒“新华社”控制中国媒体报导角度和内容,中国国家网信办10月进一步公布《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涵盖1358个单位,被称为新闻稿源“白名单”,以此限制网路新闻采用范围。中央网信办新闻发言人谢登科说,这份名单将采严格动态管理机制,对新增申报单位,将按照“成熟一批,增补一批”的原则,及时在中国网信网上更新发布。

德国之声另报导,中国国家网信办11月14日公布一份法规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出数据处理企业赴香港上市,应按规定申报网路安全审查。此外,草案还明确提到,任何个人和组织,不得提供翻墙工具,否则将面临高额罚款,甚至刑事责任。

江雅绮:双管齐下打压百姓知的权利

台北科技大学智慧财产权研究所副教授江雅绮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过去中国政府对网民翻墙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则要收紧翻墙行为,让中国使用者无法从中国内部新闻报导得知的讯息,也不能从外部获得。

江雅绮说,“这事看来一个对内、一个对外,内部的资讯,我就是整顿只能有白名单上的资讯,你想对外找资讯也不让你出去,内外双面都加强管制。你不能出去只能看内部讯息,内部讯息透过白名单或打假讯息的法律管控,你能看到的内容当然是经过过滤的、所谓非常良善、正确的内容。”

江雅绮指出,中共的说法是“净化”、比较干净、健康、打假等等,而“内容治理”就是由政府治理、政府控制,恐怕将以“打假新闻”之名,行更严厉的网官之实。

江雅绮质疑:“网信办会说什么是白名单,白名单之外就是假的、黑的。谁决定白名单?政府、网信办决定什么讯息正确、真假,如果去传播政府认为真实正确讯息之外的内容会被处罚,就变成政府控制网路内容。”

江雅绮认为,这表明了中共对网路加强控管的趋势。从先前以网路安全为理由,对数位大平台进行整顿;加上近期公布“个人讯息保护法 ”,加强管控资料出境;现在则针对论坛内容的提供者,如媒体、内容业者或个别使用者进一步在企业网安之外控制“内容”。

江雅绮提到,中国政府目前看来是局限在管理新闻内容,要注意的是未来会不会进一步对学界、企业对外的资讯交流设限或审查?

刘维公:强化司法独立有助改善网路乱象

台湾东吴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刘维公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全世界政府都受到假新闻、网军攻击威胁,网路伦理该如何规范?相当棘手。“管理”涉及“言论自由”,但网民往往强调网路言论自由,却忽略应负起的言论责任,包括杜绝假新闻的攻击,或针对带有特别政治目的的网路言论的操控。至于中国大陆使用“文明”两字,常有他特有时空脉络,是不是变成威权统治的方式?值得关注。

刘维公提醒,网路社群媒体已变成所谓宣传机器,透过演算法,造成同温层、极端化、两极化的问题。脸书近来就出现吹哨者指出,脸书往往为了公司集团的庞大利益,将假新闻、对伤害青少年身心的内容等严肃课题搁置起来。

刘维公说:“社群媒体或是网路,事实上是非常大的生意,它不是单纯言论表达的园地,不是完全没有商业介入和资本主义逻辑在,它事实上是有的。它常为了想刺激点阅率,透过演算法放大,它知道偏激的言论、尤其是负面的言论,可引发更多点阅、按赞数,它就利用这个方式赚取更多媒体广告的收入,媒体经营者必须落实他在公司治理上被赋予的责任。”

刘维公并指,最终应做到司法独立,强化司法层面,对逾越法律规范的行为应该予以严惩,网路霸凌、猎巫不应被视为常态。政府该不该以及如何去规范,都是应该严肃面对的课题。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