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擬開徵數據稅劍指阿里巴巴騰訊 稅率占收益三成

0

在北京的一市場上的橫幅,為支付寶移動支付服務做廣告。 法新社圖片

在推動“共同富裕”和數字產業化的氛圍籠罩下,日本媒體報道,中國為了達標,可能對擁有大量個人數據的互聯網企業徵收數據稅,擁有淘寶的阿里巴巴和微信的騰訊被視為徵稅目標。預料稅率會高達三成。

中國中央在“十四五規劃”中確立推進數字產業化。上月在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上,原重慶市市長黃奇帆透露,中央有意開徵數據稅。

黃奇帆表示,數據的管轄權和交易權應由國家所有。互聯網平台採集了個人數據形成產品和服務,理論上,隨之產生的收益由一方獨享全部收益,有違公平原則。

黃奇帆認為,數據財產權的分配比例可以大致模仿知識產權的分配模式,擁有大量用戶個人數據的平台應該把收益的20%至30%回饋社會。阿里巴巴、騰訊等中國互聯網巨頭近年來利用旗下服務收集的大量個資賺取了巨額利潤,備受爭議。外界認為,黃奇帆的講話衝著誰而來,呼之欲出。

數據稅倡議席捲全球 谷歌和臉書也成為目標

數據稅浪潮席捲全球。最近兩年,有30多個國家先後宣布對跨國互聯網企業徵收數據稅。谷歌和臉書等跨國互聯網企業即使無須實體營運,也要向用戶所在地交稅。

人們在浙江省杭州市杭甬高速公路彭布收費站張貼阿里巴巴集團移動支付服務支付寶的橫幅。 (法新社)

人們在浙江省杭州市杭甬高速公路彭布收費站張貼阿里巴巴集團移動支付服務支付寶的橫幅。 (法新社)

有評論認為,中國可以借鑒這種模式,無論國內企業還是國際跨國企業也一視同仁。

台灣大學電機系教授林宗男預料,數據稅在中國落地會面臨很多技術問題。

林宗男:“在虛擬世界裡很多徵稅的機制其實並不明確。這些不明確不會在中國政府的思維裡面。它要收取數據稅,受影響的不止於騰訊和阿里巴巴這些中國的網路企業,一些外國企業其實也會受到影響。中國政府用什麼方式來作為課稅的依據。底下的這些公司也一定會想盡各種方式盡量減少被中國政府課稅。”

台灣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吳瑟致則認為,數據稅在中國只是一種包裝。

吳瑟致:“國外是要解決壟斷的問題,讓更多企業可以有平等競爭的市場。按照中國的思維,這個壟斷是由政府來進行,對國有企業進行宏觀調控的措施。政府具備鉗制市場的手段。”

中國數字經濟規模佔了GDP的38.6%

根據《中國互聯網發展報告》,中國去年的數字經濟規模達39.2萬億元人民幣,佔了GDP的38.6%,位居世界第二。《日經新聞》認為,中國希望透過開徵數據稅,達成“共同富裕”的目標。

吳瑟致:“這些過去被中國視為創新產業最重要的動力,如今卻透過制度的鉗制來符合習近平所提到的‘共同富裕’也好,或者所謂的保障個人資料也好,其實某程度上回到頭來面對的還是目前中國內部經濟失去動能,以及缺乏資金的問題。”

吳瑟致質疑,開徵數據稅是否能真正為中國老百姓帶來好處。

吳瑟致:“透過鉗制企業來徵稅所增加的是政府的財政能力,而不是回饋到社會。如要回饋社會的話,應當建立在如何讓民眾獲得公平正義的工作或者生活,而不是透過徵稅。畢竟我們知道目前中國內部的資金流動是出現問題的。透過徵稅動會讓更多的人認為,這是提升中共在資本流動上的控制。”

中國政府近2年來大舉整頓科技業。在習近平所提出“共同富裕”的氛圍下,包括騰訊、小米、拚多多、美團等網路公司的負責人,今年以來都相繼捐出巨款。

記者:高鋒    責編:胡力漢 嘉遠 網編: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