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害了神人的竟是老先知

0

今日經文:“撒但,退我後邊去罷;你是絆我腳的,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太十六23)

你要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要在這些事上恆心。因為這樣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聽你的人。(提前 4:16)

從古至今有許多像老先知那樣的墮落的先知。他們曾一度被神使用過,為神傳過話。但經過多年以後,他們的年歲漸高,他們的經驗也豐富了許多,他們本來應當因着這一切,成為更有用更能幫助人的人。不幸他們因為愛戀世界,體貼肉體,竟成為墮落的先知。他們再不敢斥責罪惡,也再不敢反對一切背道的事,更不敢得罪人。他們恐怕因此損害了自己的名譽,尊榮,利益,享受,他們更怕遭遇危險禍患。這樣一來,他們便完全失去了能力和見證。他們苟且偷安,只求能保全自己的名譽,財產,享受,安全,再不顧到神的命令和工作。他們愛自己的肉體,體貼自己的肉體。他們這樣愛自己,也照樣愛他們所愛的那些人。這種墮落的先知不但不能幫助人,反倒敗壞了許多人。他們如同沉在河底的船隻,不但再不能載客載貨航行在江河海洋上面,而且會使別的船隻被它們撞破撞沉,與它們遭了同樣的命運。

這種墮落的老先知害人最重的一點,就是他們的資格和聲望。因為他們以前多年為神傳話,也確實幫助了許多人。那些人因着他們以前所作的工尊重他們,愛慕他們,以為他們決不會把人領入歧途,以為他們所講的話決不會錯誤。哪裡想到他們現在的思想心志已經與從前大不相同,他們現在所走的路已經不再是從前所走的路了呢?他們向神盡忠的時候,所說的話都是體貼神,不體貼人,所走的路也是專一討神的喜悅,因此他們那時所說的話是能幫助人的,他們的腳蹤也是人應當追隨的。但到他們墮落以後,他們所說的話都是體貼人,不體貼神,他們所走的路也是專一討人的喜悅,因此他們這時所說的話只能使人受損害,他們所走的路也是背叛神的路。

如果聖徒因着他們以前的資格和聲望,仍照從前那樣聽從他們,跟隨他們,一定要因此陷在罪惡和禍患中,正如那個神人受了老先知的害一樣。假先知固然害人不淺,真先知在落以後害於人也不在小處。我們應當防備假先知,我們同樣應當防備那些墮落的老先知。千萬不要因為一個先知以前曾對神忠心,就認為他永遠是那樣忠心,不要因為他以前所說的話能幫助人,就認為他所說的話永遠都是正確的。最要緊的是看他的人生如何?看他是否與罪妥協?看他是否不討人的喜悅只討神的喜悅?看他是否重看神的命令勝過自己的利益、財產、尊榮、安全?看他是否只怕神不怕人?看他存心、說話、行事,是體貼神,或是體貼人?如果他與罪妥協,討人的喜悅,不討神的喜悅,把自己的利益、財產、尊榮、安全,看得比神的命令更重要,怕人卻不怕神,遇事總體貼人,卻不體貼神,你便知道他已經成了一個墮落的先知。如果你不願意被誘惑而陷入危險當中,你就必須遠離他,不然,你的禍患就不遠了。

在這裡還有一件當注意的事:“老先知就吩咐他兒子們說,“你們為我備驢。”他們備好了驢,他就騎上,去追趕神人,遇見他坐在橡樹底下。”我們可以揣想神人在橡樹底下坐着的時候的心情。他才來的時候,心情一定是十分緊張。那時他戰兢恐懼,只怕自己一時軟弱,作不成神交託他的工。他站在耶羅波安王面前的時候,心中必定是不住的禱告,求神賜給他勇氣,使他不至退縮畏懼。當耶羅波安請他回宮吃飯並應許給他賞賜的時候,他必定更加警惕,唯恐自己受了誘惑。及至他出了伯特利城門以後,他的心情一定大大輕鬆下來,慶幸自己未曾因懼怕而退縮,也未曾因貪心而跌倒。他必是想一切的戰爭都過去了,一切的危險都消除了,現今再不需要像方才那樣戰兢恐懼。他很愉快輕鬆地坐在橡樹底下休息一些時候。不好了!就在他認為安全的時候,極劇烈的戰事臨到了他。一點沒有準備,一點沒有預防,因此便在得了大勝以後,遭遇了慘痛的失敗。

豈止這個神人呢?許多聖徒都是這樣在成功以後遭了失敗。有很多人在成功以後因為驕傲而失敗。也有些人雖然未曾驕傲,但他們因為輕忽大意,以為不再有什麼危險,因此不再謹慎預防,就是這種心情,已經足以招致失敗。當知道我們在世上生存一天,便有一天的試探和戰爭,沒有一天可以輕忽大意。越是在我們認為安全的地方,越需要謹慎。越是在我們成功得勝的時候,越需要警惕。人生的程途中布滿了危險,狡詐的魔鬼隨時隨地要藉著我們旁邊的人,和旁邊的物,與種種的事,向我們進攻,天天存着“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心情,還恐怕跌倒失敗,若再輕忽大意,結果還堪設想么?

王明道(1900-1991)中國家庭教會領袖。本文選自《王明道文庫精選集第6冊·借鏡》,第2章“看這些人(下)”,浸宣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