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帅的可疑失踪显现了中国镇压的一个侧面

0

中国当局试图在国际奥委会的协助下了结彭帅失踪事件,但恐怕会事与愿违。国际媒体继续就彭帅事件发表评论,周二下午出版的法国世界报也刊出一篇文章表示,彭帅的可疑失踪,是中国镇压的一个侧面。法国世界报在华记者勒梅特在文章中表示,网球运动员彭帅事件在中国并不是个案。对于那些让中国当局难堪的人,中国当局是会使用诸如强迫招供,或者是强迫闭嘴的办法的。

相关的文章写道,11月21日星期天,中国网球冠军彭帅与国际奥委会(IOC)主席托马斯·巴赫进行的视频交谈,似乎并没有让谁信服。周一,法国驻华大使馆甚至在其微博账户上发表了一份中文声明,表达了“对缺乏有关彭帅情况的信息的担忧”。法国驻华大使馆的声明说,“我们呼吁中国政府履行其在打击暴力侵害妇女行为方面的承诺。”

也是周一,人权观察组织指责国际奥委会传播“中国政府的宣传”。这一非政府组织指出,就在外界一直无法联系到彭帅的时候,国际奥委会主席和彭帅进行了视频交谈,可国际奥委会却没有说明它是怎么实现这次视频交谈的。

法国世界报的文章表示,彭帅事件在中国绝非孤立的事件。可疑失踪、强迫认罪或强迫闭嘴:北京为镇压那些让政权难堪的人是有很多方法的。彭帅是一颗隐藏森林的树,或者用中国人的话说,是暴露豹子的斑点。

相关文章表示,正如人权观察组织指出的那样,“中国政府让那些意见或行为被认为是有问题的人消失,使用法外拘留或酷刑,并公布强迫逼供得到的供词,来使可疑案件显得合情合理。中国当局长期以来一直压制批评者,包括人权律师、记者、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以及瑞典书商桂民海等香港出版商。”人权观察组织还引用了其他人物的例子,“比如亿万富翁商人马云、明星范冰冰和前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人权观察组织还表示,“在逃离中国或被释放后,其他曾经被拘押的人指控他们之前在镜头前说的话是被迫做出的。”

马云和彭帅在中国镇压体制上可能是一个转折点

勒梅特表示,彭帅事件让人想起马云。阿里巴巴的老板马云,也在2020年10月与中国当局发生不愉快后在一夜之间就消失了。之后,他的每一次露面都引发揣测和评论。据说,马云目前人在欧洲,似乎他可以自由地四处走动,但不能和外界沟通。

马云和彭帅在中国镇压体制上可能是一个转折点。近些年来,引发人们更多关注的,是强迫认罪。在中国工作的瑞典活动家彼得·达林(Peter Dahlin)于2015年底和他的女朋友一起被当局关押了好几个星期。彼得·达林讲述了中国警察如何跟他说,需要他录一段承认错误的视频,要是他不做的话,他女朋友的关押时间就要被延长。他不得不背诵了一段文字。他说,专业人士告诉他在摄像机前以及在中央电视台的人员面前应该使用什么样的语气,但他从没有被告知他的话将在电视上播出。在他获得释放后,彼得·达林在欧洲成立了“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非政府组织,以统计所有的强迫认罪的案件。在2020年公布的一份报告中,他确定有87个案件是强迫认罪。

彼得·达林以他自己的认罪为依据对中央电视台提出了指控,并抗议其在海外播出。彼得·达林取得了成功,因为中国环球电视网于2021年2月在英国被禁。彼得·达林告诉世界报:“自2019年以来,中国环球电视网已停止播放他的认罪,中央电视台在中国国内也减少了对其认罪的使用。”对彼得·达林来说,“中国共产党现在肯定希望发布像这样的彭帅的视频,但是,由于它在英国失去了执照,它在加拿大、法国和其他国家的做法也在被调查,这些国家有可能会让它的播出成问题,他们担心可能会在更多的国家引起反响。同时,为了拥有“软实力”,中共绝对需要有一个受尊重的能在国际上连续播出的新闻频道。”

根据达林,彭帅“要么处于被监视居住,要么是在指定的地点被监视居住。在指定的地点被监视居住的人至少有5万人。“指定的地点监视居住”这个被失踪的体系是在2013年建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