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100多個全球品牌仍在從維吾爾強迫勞動中獲利

0

中國江西省九江火車站的一名工人正在裝卸從新疆運來的棉花。(2021年3月26日)

上周一份報告稱,仍有一百多個國際品牌銷售與維吾爾強迫勞動有關的棉製品。

這份名為《洗棉,新疆棉如何在國際供應鏈中黯然失色》的報告發現,使用新疆棉花的五家中國主要紗線和面料供應商將其半成品出口給國際中間商,這些中間商將成品運往全世界,包括在美國的國際品牌。

“通過這個過程,我們能夠繪製出將新疆棉花與一百多個國際品牌連接起來的可能供應鏈,”報告稱。

根據該報告的主要作者、英國謝菲爾德哈勒姆大學人權與當代奴役教授勞拉墨菲的說法,中國約 85% 的棉花產自當地政府對維吾爾人實施強制勞動的新疆。

“他們(地方當局)強迫人們——有時是整個村莊——放棄對他們土地的租約,”墨菲告訴美國之音。 “然後他們被政府視為‘剩餘勞動力’,更容易受到國家資助的勞動力轉移的影響。”

今年早些時候,美國以維吾爾人在棉花以及番茄製品等其他商品生產中的強迫勞動為由,禁止從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進口所有棉製品。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稱,維吾爾強迫勞動是美國等西方國家遏制中國發展的“本世紀最大謊言”。

“美國既製造謊言,又基於謊言採取惡劣行動,違反國際貿易規則和市場經濟原則,” 趙在1月份的新聞發布會上說,並補充說新疆事務是中國的內政,任何國家都無權干涉。

報告作者利用過去兩年的國際貿易和海關數據發現,中國出口的棉花、紗線和面料中有 52% 被運往孟加拉國、斯里蘭卡、越南、菲律賓、香港、印度尼西亞、柬埔寨、印度、巴基斯坦、肯尼亞、埃塞俄比亞和墨西哥的 53個中間製造商,為 103 個全球知名品牌提供棉製成衣。

報告稱,因此,許多國際品牌“可能在不知不覺中購買”由維吾爾強迫勞動生產的商品。

墨菲表示,這些全球品牌必須將所有供應鏈追溯到原材料,以確保它們不支持強迫勞動的經濟。

“複雜的供應鏈可能會掩蓋原材料的來源,”墨菲告訴美國之音。 “有時供應商可能會隱藏他們的來源或合併不同的棉花來源。”

墨菲表示,一些公司正在積極調查每一個供應商和次級供應商,盡其所能確保沒有新疆棉花進入他們的產品。

“其他公司寧願不知道,”她說。 “儘管隨着國際壓力、新研究和進口立法,這變得越來越困難。”

墨菲說,公司沒有理由不知道他們的產品來自哪裡。

“如果供應商不能告訴品牌他們從哪裡採購並提供令人信服的採購證據,那麼該品牌應該終止與該供應商的關係,”墨菲補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