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赦发动“freethefive”运动呼吁北京释放张展等五人

0

国际特赦发动“freethefive”的运动 呼吁北京在奥运前释放张展等五人 © 网络

全球知名的人权组织国际特赦组织周二发表声明,发动要求北京政府释放五名被关押的异见人士的“freethefive”的运动,他们要求北京当局,在这些人获释之前,立即公布他们的确切下落,并确保他们在被拘留期间不遭受酷刑或其他虐待,确保他们能够定期、不受限制地与家人和自己选择的律师联系,并在必要时提供医疗服务。国际特赦组织和还呼吁中国当局撤销对所有仅因行使言论自由而被起诉或拘留的人的所有指控并予以释放。

2015年,国际特赦组织也曾经发动过一次“freethefive”的运动,当时是呼吁北京政府撤销对五名因要求停止性骚扰而被拘留的女权活动人士的指控 ,这五名女权活动分子分别是韦婷婷、王曼、李婷婷、郑楚然和武嵘嵘。

今天国际特赦组织呼吁北京政府释放的五人分别是生命受到威胁的公民记者张展,被北京判处无期徒刑的维吾尔学者伊利哈木,多次被监禁遭受酷刑并且失踪多年的维权律师高智晟,无辜失踪的女权活动分子李翘楚,以及被判处四年半监禁的藏族僧人仁青持真。值得指出的是,国际特赦组织在公告中并不呼吁杯葛北京奥运,这在彭帅事件爆发之后,抵制北京奥运声浪日益高涨之际颇使外界疑惑。那么国际特赦组织为何没有呼吁抵制北京奥运?为何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以上五人?国际特赦对国际奥委会在彭帅事件上的表现有何评论?就以上系列问题,我们电话采访了国际特赦组织法国分部负责人塞西尔·古特兰欧女士(Cécile Coudriou)。

法广:您能否介绍一下为何要特别呼吁释放以上五位政治犯?

Cécile Coudriou:我们之所以要发表释放五人的声明是试图利用北京举办奥运会的难得的机会,再度聚焦我们多年来不断揭露的中国的人权问题,我们之所以选择了以上五位,是因为我们决定将此次活动的重点集中在言论自由上,我们所选择的五人之所以遭受监禁和镇压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们表达了与官方不同的观点。比如说,张展,许多人都听说过她,她因为报道武汉新冠疫情而遭到当局的判决,她目前因长期绝食而健康状况十分令人担忧,因为她确实是命在旦夕!另外,我们还重点突出了伊利哈木,他是一位维吾尔学者,已经被关押了多年,对我们来说,他也是一位异见人士。此外,李翘楚也是因为揭露酷刑而遭到拘押,再就是已经被强迫失踪多年的高智晟律师,而他并只不过是履行了他作为律师的职责,最后是藏族僧人仁青持真,他不过是通过网络对外介绍了藏人今天的处境,他并没有任何暴力行为,也没有呼吁采取暴力,所以,中国当局没有任何理由将他逮捕。

法广:国际特赦在公告中谴责北京没有遵守2008年奥运会时的承诺,那为何没有选择杯葛奥运?

Cécile Coudriou:2008年北京奥运时,中国政府曾经做出改善中国人权的承诺,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中国的人权不仅没有出现任何改善,反而每况愈下。我们认为有必要借北京举办冬季奥运会的机会,与北京展开人权对话。我们并不呼吁抵制北京奥运会。但是,我们认为奥运会不应该是掩盖人权以及其他问题的屏幕,外界应该借此机会向中国施压,使北京在人权方面向前迈进,尤其是在言论自由领域。因为这在网络数字技术越来越发达,网络监控无所不在可以阻止任何人发表不同观点的今天,尤为重要。

法广:您对国际奥委员在彭帅事件上的表现有何评论?

Cécile Coudriou:彭帅事件再度彰显了国际奥委员的软弱,如果不说是虚伪的话,他们对体育活动的经济效益更为关注,而体育所传播的价值,对人权的尊重则在利益面前退居其二。我们认为国际奥委会的表现为中国官方的说法背书,彭帅虽然确实出现了,但是,事件后面依然有一大堆的疑问,对我们来说,这是每当有非政府组织或者媒体揭露中国侵犯人权时,中国官方的系统性的一贯的表现。

感谢国际特赦组织法国分部负责人塞西尔·古特兰欧女士(Cécile Coutriou)接受法广的专访。此外,11月25日时国际消除对妇女暴力日,欧盟驻华使馆组织讨论会,呼吁关注张展、黄雪琴和彭帅等个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