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交所降温? 分析人士: 新瓶装旧酒,长期展望难看好

0
北京金融街上的北京证交所(照片来源:路透社)

北交所上周一(11月15日)开出首日的庆祝行情。总计挂牌的81档股票创下单日95亿人民币的交易量,在首日没有涨跌幅的限制下,部分个股股价还暴涨高达5倍,让蜂拥至交易所的投资人感受到钱潮的热络。

不过,这波庆祝行情只有短短一天,北交所上周二(11月16日)的交易量快速腰斩至45亿人民币,后三日更跌破30亿人民币,到上周五(11月19日)只剩五分之一,也就是20亿人民币的交易量,直至本周二(11月23日),交易量才又回升到30亿人民币上下的水位。

对此,美国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以“新瓶装旧酒”来形容北交所,因为现行81档上市的股票中,只有10档是新股,其他都是之前死气沉沉的“新三板”平移过来的,了无新意。

新瓶装旧酒 习近平权斗场

2012年设立的新三板,正式名称为“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负责安排未上市公司股份的公开转让、融资和并购等相关服务。根据日经亚洲(Nikkei Asia)近日报道,新三版约有7000家公司上市,但交易量薄弱,平均约只有1000家公司的股价有交易量能。因此,一般认为,习近平钦点的北交所被赋予盘活新三版的使命,并带有打造“中国版纳斯达克”的期待。

不过,谢田说,北交所这只新瓶摆错地方,因为北京拥挤、又是政治中心,缺乏金融和电脑等新科技人才。虽然现代股市交易都已电子化,证交所设在哪里都无所谓,而中国也确实需要一个类似“纳斯达克”的小型电子交易市场,但他说,习近平钦点北京,避开更理想的深圳、上海、甚至杭州等地来开设交易所,不符经济规律、也没有商业价值,因此,背后政治操作和权斗的可能较高。

谢田说:“这是个政治性很强的一个交易所,说白了,就是习近平要从上海帮也好,或者是深圳那边(的)广东帮也好,从共产党其他那些江泽民、曾庆红家族、他们金融界的势力范围内,他要分一杯羹,他要跟他们抢钱。”

谢田表示,北交所政治色彩浓厚,如果习近平未来失势,北交所很快就会撤销,但只要习近平在任一天,北交所即便没有经济效益,也会继续维持下去,而且习近平很可能下一步就会动用行政力量,逼使更多企业来上市,因为一个交易所若没有数百上千家企业来带动交易量,可能连自己的人事和水电费都付不出来。

旧瓶装旧酒难拔高

一位因议题敏感而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大学金融系副教授则持更悲观的看法。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北交所根本是“旧瓶装旧酒”,他质疑,“在新三版死了多少年的股票”现在还来北交所交易“怎么盘活得起来?”。至于中国在深圳和上海的两大交易所早就陆续对标美国的“纳斯达克”,推出中小板、创业板、科创板、旧三板、新三板,都做得不怎么起色,到了北交所还是拔高不出什么新特色,当然是旧瓶。

该学者表示,在各板交易的中小企业业绩越来越差,本来就不受银行信贷的青睐,就算在资本市场间接募资,没有业绩支撑,股价也不可能活跃,因此,对股市投资人来说,风险其实非常大。他还说,这些市场的定价机制本来就偏向融资方,容易让投资人陷入一个“被割韭菜的机制”。在此前提下,他认为,北交所大多吸引到的都是投机型的投资人,愿意坚持价值投资的人可能很少。

这位学者也同意,北交所夹带着“大国崛起”和“共同富裕”等政治因素,但策略错置,更显不伦不类,而且风险之高可能让投资人最后根本无法“共同富裕”得起来。

不过,他说,北交所成立还是带有些许积极的意义,那就是,让华北的企业多一个融资的管道,投资人也多了一个投资的选择,这对吸引资金流向北方、平衡资金的分配格局和地区经济的发展,甚至优化资本市场,可能都有帮助。

位于台北的亚太区域发展暨治理学会首席经济学家邱志昌则认为,北交所是为了协助中小企业的广大融资需求而成立的市场化机制。他不认为其背后有什么的政治操作或目的,因为大多数交易所的设置都由该国政府或主管机关介入规划,而且习近平若要掌控各地的金融,也不必透过北交所来介入监管。

台北的亚太区域发展暨总学会首席经济学家邱志昌(照片提供:邱志昌)

台北的亚太区域发展暨总学会首席经济学家邱志昌(照片提供:邱志昌)

中小企业的市场化融资管道

邱志昌告诉美国之音:“(北交所)最主要是在吸收东北跟华北之间那些中小企业,能够在监管(趋严)的时刻,能够有募资的机会……(中小企业)融资的管道如果开放的话,国家的金融机构就不用介入,就不必须承担最后的风险的承受者,就由他们自己募资,市场去解决。”

邱志昌说,中国投入大量资本来开设北交所,必然是有长期永续经营的决心,而且北交所现在是起步阶段,“大家比较兴奋,估值可能高一点”。他预期,投资人从火热的气氛,会慢慢冷静下来并回到常态,而且三到五年内,北交所慢慢整合出比较显着的新创科技产业股的特色,例如电动车、元宇宙概念的类股或更多的新创产业,会有机会打造“中国版纳斯达克”。

对于外界揣测,中国打造北交所有催化中美金融脱勾、让中企不必再到美国上市筹资,也因应美国紧缩对中企的上市审查,给从美国下市的中企一个回到中国上市的管道。

对此,三位专家都认为中美金融脱勾的效应目前并不明显。邱志昌表示,只要有利可图,美国投行如高盛或美林都还是默默地在投资中企,或者辅导中企在北交所在内的各大交易所上市,因此,美国投资人还是有管道投资中企,中美长期还是会合作,不会大幅脱勾。

谢田则说,中企要是符合美国的上市资格也不会舍美国股市而回到中国上市,因为面对的国际市场规模和未来展望是不能相比的,而且在海外募集到的是美金,比在国内资本市场募集到的人民币更可以自由汇兑或在海外直接采购设备,不会受到中国政府的外汇管制。他说,其实中共也乐见中企在海外募资,只要中企不要把其高层和权贵的关系或股权结构完全透明化、揭露给美国投资人,中共就不会严禁。

对港股不具威胁

随着美中贸易和科技战,以及中国经济走软和受到打压的行业所带来的萧条,谢田认为,华尔街近期对中企的投资已经出现亏损,因此,未来再继续投资中企的态度可能已经渐趋谨慎。

北京大学的金融学者则说,相较于中国银行业每月向企业释出约6000亿到上万亿人民币的融资额,中国三大证券交易所的融资只占整体融资的5%左右,尤其北交所更是“九牛一毛”,根本无法发挥到什么催化中美金融脱勾的作用。

香港的华盛证券分析师聂振邦(照片提供:聂振邦)

香港的华盛证券分析师聂振邦(照片提供:聂振邦)

北交所开市会不会威胁到香港股市?对此,位于香港的华盛证券分析师聂振邦以书面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北交所目前的股票标的少、市值又偏低,加上都是机构投资人,少有散户参与交易,因此,他预期,未来一年内对港交所的业务不会带来威胁。

聂振邦表示,从新三板平移到北交所的71档股票平均流通市值不足15亿人民币。他说:“(这)与港交所、上交所或深交所相比都是微不足道,反映在北交所上市的公司,为市值小的处于成长期类型,倾向是吸引高风险偏好的资金配置。”另外,他说,北交所的类型和创业板及新创板的定位接近,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