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宏基:再读《笑傲江湖》 他竟有左冷禅、岳不群、任我行的影子

0

现实政坛犹如武侠江湖。图为2019年洪秀柱台南竞选总部成立大会;曾有「换柱」心结的朱立伦与半路杀出参选总统的韩国瑜,同台力挺「柱柱姐」。图:翻摄自朱立伦脸书(资料照片)

近日重读金庸《笑傲江湖》。

《笑傲江湖》其实是蛮「写实」的一部小说,不是真有其人,而是多有其事,就如同1992年徐克监制、程小东导演改编搬上大银幕的《笑傲江湖Ⅱ东方不败》,剧中台词:「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江湖不是什么正义贯彻的群体,多的是勾心斗角、利益结合;创作《笑傲江湖》主题曲「沧海一声笑」的黄霑,另一首「人间道」歌词里的这一句「妖与魔都说自己好」,更是写实地将「江湖」用几个字眉批注解出来。

几年前大选时政治人物纷纷引用和自比为金庸笔下人物,例如副总统赖清德,用过《倚天屠龙记》张无忌九阳真经里的「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和《神雕侠侣》杨过的:「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前总统马英九曾自比是《射雕英雄传》的郭靖,自认拥有个性憨厚、始终如一的特质。至于前高雄市长韩国瑜则是自称「爱喝酒、爱交朋友」是《笑傲江湖》的令狐冲。个个抢占「男一」宝座。

政治人物爱自比攀附,当然也就有人会找出反差批评,最常用到的该是《笑傲江湖》里华山掌门岳不群,满口仁义道德,事实却是虚伪狡诈、阴险狠毒。重视自己的名声,但是心中又有极大的贪念,不愿意做得太明显,因此极度虚伪,说很多漂亮话,来掩饰自己的意图。

但是,只用一个特定人物的角色性格去描述一个人,其实不容易也不公平,毕竟「人就是江湖」,多半是默默无闻的角色,或者是龙套串场的人物。端得上台面的,或许是几个人的片面组合起来的。比方近日某政党重要人物,其实应该是《笑傲江湖》里任我行、左冷禅、岳不群的综合体,不是说他坏得彻底,而是在这个人身上约略可以找到左、岳、任三人的影子。

左冷禅,嵩山派掌门兼五岳剑派盟主,有个一统江湖、称霸武林,路人皆知的「阳谋」三部曲,先是统一五岳剑派,与少林、武当互争雄长;二部曲则是压下少林、武当,成为「正教」领袖;最后则是灭掉所称的「邪教」,当天下武林的霸主,成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江湖伟业。左冷禅其实也是心思缜密、极富谋略,运用渗透、收买等方式想要一偿宿愿,但败在识人不明、操之过急、用错方法,最后把处心积虑打下的半片江山「输」给了岳不群。而这位政治人物,从踏入政坛开始,也展现出接班人气势与企图,「按部就班」地当立委、县长、市长,也在中央历练过,2014所属政党大败,这位政治人物攀上高峰成了掌门;虽然长于内斗,却犯了左冷禅所有的错,最后落得一场空。

岳不群在小说里的人格特性就如同前述,但这位某政党重要人物没有把宝贝女儿嫁给「辟邪剑谱」少主,也没有为练辟邪剑法挥刀自宫;但明明就想抢夺大位,却还要口是心非,让旁人上了场出了头,再弄个「临时会」把人换下来自己上,几近《笑傲江湖》嵩山封禅台上五岳并派的戏码。

《笑傲江湖》里的大反派角色任我行,靠着忠心下属向问天诓骗令孤冲李代桃僵,逃出「江南四友」看管的西湖梅庄湖底;再由下属、女儿和不太搞清楚状况的令狐冲帮忙,「重返」黑木崖执掌日月神教。人物性格上冷酷、偏激、残忍、自大狂妄、专横骄傲,但多次以「吸星大法」练功秘技及女儿情感,威迫、利诱令孤冲加入日月神教,显示其拥有类似政治家的精明眼光与手腕。但这位政治人物心不够黑,也没有搞不清楚的强手帮忙,说他身上有任我行的影子,大概就只有学了半套不到的「吸星大法」。

熟读金庸武侠的人大概都有个概念,「吸星大法」是从《天龙八部》「逍遥派」的北冥神功转化而来,将别人的内力吸收,化成自己的内力;可能日久残篇,到任我行手上已是不全而有缺陷,再让令狐冲误打误撞习得「妖法」。而这位政治人物读小说可能就字面意义,只想吸取别人的内力为已所用,完全没想过好好扎实练功,所以先是硬要一个争议家族应战,再开巧门让一个话题人物重返;只看到这些人可能可以让他不必费力出招,但却没想过这些人可能带来的问题。

金庸在写「吸星大法」时,说有两大难处和一个缺陷。难处一是「是要散去全身内力,使得丹田中一无所有,只要散得不尽,或行错了穴道,立时便会走火入魔。轻则全身瘫痪,从此成了废人,重则经脉逆转,七孔流血而亡。」难处二为「散功之后,又须吸取旁人的真气,贮入自己丹田,再依法驱入奇经八脉以供己用。这一步本来也十分艰难,自己内力已然散尽,再要吸取旁人真气,岂不是以卵击石,徒然送命?」这位政治人物想来没有读到这段;他所处的政党有从「0」重新反省检讨吗?不是捧着几个人当宝吗?既无法使「丹田中一无所有」,怎么可能能吸到别人的内力?或者学到别人的长处?

「吸星大法」的缺陷在于「初时修练时不会觉,其后祸患却慢慢显露出来。如果修练后不理会它,终有一日会得毒火焚身。那些吸取而来的他人功力,会突然反噬,吸来的功力愈多,反扑之力愈大。」正如这个政治人物现在的做法,利用争议家族参选、让话题人物回锅,他们的确有他们的实力,但也有他们的问题;以即将来到的那场选举为例,如果赢了,是你调度有功?还是他们有实力?无论如何,你欠他们一个大人情,他们坐大了,对你而言没有好处;如果输了,唯一的原因会是你调度失当!他们一样会向你索要人情。 「吸来的功力愈多,反扑之力愈大」。

戏剧、小说的结局当然邪不胜正,无论是阳谋的巧取豪夺或是阴谋的奸巧算计,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如此方能大快人心。但现实是不是如此?或许只能不断地「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