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思想 热点时评 周傥:彭帅带给中共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周傥:彭帅带给中共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0
 在国际社会排山倒海的追问和群情激愤的压力之下,继官媒冒名彭帅公然否认、造谣和胡锡进两次的欲盖弥彰之后,最新的消息是,中共政府不得不让彭帅现身,和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直接对话。据《华盛顿邮报》11月21日报道:

奥委会周日表示,由于全球对彭帅的安全感到担忧,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与中国网球运动员彭帅进行了半小时的视频通话。

国际奥委会在其网站上发布电话会议的消息时,展示了一张巴赫与彭帅视频通话的照片,彭帅出现在监视器上实时与巴赫交谈。 国际奥委会表示,巴赫与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主席艾玛·特霍和彭帅在中国的朋友、国际奥委会董事会成员李玲伟一起参加了电话会议。

国际奥委会发布声明表示,“今天,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与来自中国、曾参与三届奥运的彭帅选手视讯通话。在30分钟通话的开头,彭帅感谢国际奥委会对她的健康的关心。她解释说,她平安无事,住在北京的家中,但想要她的隐私在此时此刻获得尊重,这也是她现在更喜欢与朋友及家人共度时光的原因。不过,她将继续参与她热爱的网球运动。”

声明续指,国际奥委会运动委员会(IOC AC)主席、芬兰前冰球国手特霍(Emma Terho)和IOC中国委员、中国前女子羽球运动员李玲蔚也参与了巴赫与彭帅的视讯通话。

巴赫与彭帅视讯通话。

共产党既是无可奈何、也是机关算尽,想用这个视频一劳永逸,从此堵上天下追讨、穷究的悠悠之口,可惜,这还是无济于事。

本来,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也好,国际男子网球协会(ATP)也好,美国网球协会(USTA)也好,国际网球总会(ITF)也好,世界上所有顶级网球运动员也好,声讨、谴责的都是对女性权力的侵害和性侵犯,关注、呼吁的都是对事件真相做出彻底的调查和追究,一开始并没系于彭帅的人身安危——毕竟彭帅是一个世界级的知名人物、“闻达于诸侯”,毕竟中共还不是明目张胆的绑匪山大王,所以她能“苟活于乱世”尚无需存疑。是中共自己恼羞成怒、节外生枝、自讨苦吃,使出惯用的流氓手段,对彭帅封喉禁行、做贼心虚在先,冒名假扮、欲盖弥彰在后,结果就像它一以贯之的愚蠢行径那样,再次惹得小乱成大乱、惹得天怨人怒,使对彭帅自由、安全、甚至生命的担忧压倒了追责,成为全世界的当务之急,整个天下都在寻找彭帅,连联合国、白宫、英国政府、欧盟都加入其中,法国外交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更是直截了当、口气强硬地警告中共:“有必要让中国女运动员彭帅讲话。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将不得不采取一些外交措施……如果她被禁止,如果有明显的失踪,我们将不得不承担外交后果”——而此前稍早,法国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新闻发布会里还仅仅是说:“法国外交部敦促中国履行保护妇女与家庭的法律”。把一个前领导人的个人绯闻,生生变成了整个国家的全球性危机和灾难,共产党真是愚不可及、不可救药,真是活该作死、倒霉催的。

现在倒好,在外交纠纷和信誉崩溃迫在眉睫之际,中共终于顶不住了,让彭帅露脸了。可是,巴赫和彭帅的视频一方面只是说明了彭帅还活着,根本无法表明她还有自主说话和自由行动的迹象;另一方面,巴赫和彭帅的视频更加铁证如山的证实了彭帅遭遇和指控的完全真实、证实了官媒之前口称彭帅给国际社会的电邮是彻头彻尾的伪造:彭帅的“但我想要我的隐私在此时此刻获得尊重,这也是我现在更喜欢与朋友及家人共度时光的原因”,明白无误地说出了自己有“隐私”,而且这个“隐私”还是“此时此刻”的,而且这个“此时此刻”的“隐私”还严重的需要获得“尊重”,而且这个“此时此刻”、严重的需要获得“尊重”的“隐私”还在高度抑制着她的情绪以致她只能寻求亲情的慰籍。彭帅说希望自己的隐私得到尊重,可没说大家都不要管我、让我的隐私自生自灭——她始作俑的目的,正是要把自己的隐私公之于世、张扬出来、讨回公道,而全世界异口同声的伸张正义,就是最大的尊重呀!

法国外交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直截了当、口气强硬地警告中共。

让彭帅和巴赫视频,其实是此一事件到今天中共最大的一步臭棋,它给了彭帅机会亲口向全世界人们肯定了自己先前的控诉,给了彭帅机会亲身向全世界人们证实了自己身体安好无恙、迄今为止也不存在任何可以导致自己失去自由的理由和原因,中共今后再想以身体的、政治的、经济的、生活作风的种种借口和罪责让彭帅止音息形,恐怕难上加难。而且这个先例一开,将来WTA、 ATP、USTA、ITF都势必跟进仿效,一、两月就要求和彭帅对话一次,以验证她是否有持续性的安全。中共会被搞得焦头烂额、不厌其烦,而稍有拒绝,国际社会就将重蹈旧辙。这么没完没了的对话,彭帅哪天再红颜一怒说出什么,谁也无法预料。彭帅不傻,她知道说出大天来也不能把自己的指认改口收回,否则真就会成烤焦的飞蛾了。最可能的,是彭帅在压力、安抚和收买下选择原谅、不再追究,张高丽从此鸦雀无声、彻底低调的直至度尽余生。即便这样,共产党最高层脏唐臭汉、龌龊腥秽、灭绝人伦的贱名是再也洗不掉了。共产党虽然已经臭不可闻,但再在全中国和全世界人民面前恶心它一道,还是可以雪上加霜的。

既然彭帅现在生命无虞,被担忧耽搁的追究也就可以正式启动了。中共的噩梦才刚刚开始,以后有它受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