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佩昌:德国新政府呼之欲出中欧关系将何去何从?

0

德国新政府呼之欲出中欧关系将何去何从?

今年9月26日,德国举行联邦议院选举,社民党以微弱优势获胜。正式统计结果为:社民党25.7%,联盟党24.1%,绿党14.8%,自民党11.5%,德国选择党10.3%,左翼党4.9%。

Image

默克尔所在的政党基民盟惨败,得票率为历史最低。根据惯例,社民党获得优先组阁权。在排除两个极端政党(德国选择党和左翼党)的情况下,社民党只有一条组阁之路,即建立一个“交通信号灯”联合政府(社民党红色、绿党绿色、自民党黄色,故称为交通灯)。如此,新政府在议会的票数才能超过50%。

尽管联盟党输给了社民党,但联盟党也并非完全没有机会。如果右翼的自民党不愿意与社民党组阁,“交通灯“政府就会破局。取而代之的是“牙买加”联合政府(联盟党黑色、绿党绿色、自民党黄色,形如牙买加国旗)。也就是由联盟党和绿党、自民党组成联合政府,因为三个政党议会票数加起来也正好超过50%。

本来自民党也愿意和联盟党组阁,毕竟价值理念相近。然而,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总理(中文称为州长)索德尔“从背后捅刀子”,他表示,基社盟不参与“牙买加”联合政府,等于是拆了基民盟候选人拉舍特的台。于是,“牙买加”谈判只好终止,只剩下“交通信号灯”一条路了。

索德尔这样做当然是出于私心:本次大选之前,他的民调比拉舍特高,最有希望代表联盟党竞选总理。然而,基民盟理事会投票支持拉舍特参选,索德尔只好作罢。拉舍特选举失败,正好遂了索德尔的心愿。只有如此,下次大选索德尔才有机会代表联盟党竞选。如果联盟党组阁成功、拉舍特当上总理,下次大选索德尔就没有机会了。不过,心机太深也不好,基民盟内部对索德尔此举深为不满,估计下次大选还是没有他的戏。

从目前的谈判情况来分析,各方都有参与组阁的意愿。看来,婚肯定是要结了,只是在人选和职位分配上还存在争议。绿党和自民党都想抢财政部长这个宝座,双方互不相让。从民调来看,44%的民众希望自民党主席林德纳担任财政部长,只有29%的人认为绿党共同主席哈贝克是合适的人选。据德国政治专家分析,如果双方不能达成和解的话,社民党最有可能渔翁得利,毕竟绿党和自民党相争,谁输了面子都过不去。如果剧情照此发展下去,德国新政府几个关键的职位最有可能这样分配:社民党总理和财政部长、绿党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自民党经济部长,其他不疼不痒的职位则会按照政党实力进行合理划分。当然,也不能排除绿党和自民党达成妥协,由自民党主席林德纳担任财政部长一职。

Image

有意思的是,索德尔的私心一方面毁了拉舍特的总理梦,另一方面却是顺手打了自民党一棒,让其莫名其妙蒙受损失。自民党与联盟党组阁谈判,可谓一半是真一半是假。如果谈成,当然更好;实在谈不成,也可以作为牵制社民党和绿党的砝码,向社民党要更高的价。由于绿党真心实意与社民党组阁,所以三者之间,两个左翼政党必须迁就右翼的自民党。索德尔这一搅合,让自民党没有了退路,这才给了绿党敢于与自民党争财政部长的底气。

不管怎样,基民盟连续执政长达16年的历史结束了,这意味着以社民党为首的新政府将引领德国走另一个新的方向。由于这是联邦德国有史以来首次三个政党联合,奇妙之处在于,小党(绿党和自民党)决定大党(社民党和联盟党)的命运,小党的选择决定德国社会的发展方向。如今,绿党和自民党选择了社民党,这就意味着德国社会由中间偏右向中间偏左转变。不过,由于新政府受到右翼政党自民党的牵制,因此左转的幅度也不会过大。如果大党敢于无视小党的主张,只要自民党撤回支持,本届政府就会随时垮台。这样的事情在联邦德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两次: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自民党撤回对艾哈德的支持,联盟党与自民党联合政府随即解体。八十年代初,自民党再次导演了类似一幕,只不过被拆的对象换成了社民党的施密特政府。因此,尽管新政府龙头是左翼的社民党再加上一个同属左翼的绿党,但由于本届政府特殊的组成结构,导致左翼政党的施展空间不会特别大。

与默克尔政府相比,新政府在对内施政上会有一定程度的调整,主要集中体现在两个重大议题上:德国社会的现代化改造以及抗击气候变化。所谓的现代化改造就是数字化问题,按照肖尔茨的说法就是:“行政机构的工作流程必须变得更为快捷,更加数码化”。而抗击气候变化,主要从两个方向入手:传统工业的转型和可再生能源的大幅度利用。谈判的几大议题分别为:

一、数字化问题。在此议题上,组阁谈判文件有这样的表述:“尽可能建立一个学习型和数字化的国家。”在具体操作层面上,自民党对数据保护比较介意,拒绝将个人信息集中储存起来。绿党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也大同小异,只有社民党对数字化持高度的支持态度。

二、环境保护。组阁谈判文件规定,德国致力于将地球升温控制在1.5度以内。这点虽然得到三党的一致赞同,但绿党更关注具体控制的幅度。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德国需要尽快退出燃煤发电,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量。至于高速公路的限速,由于自民党反对,绿党只好放弃这一诉求。

三、就业市场。三党已经同意将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2欧元和儿童基本保障写进组阁谈判文件。

四、财政与税收政策。尽管民意支持征收高收入调节税(社民党支持率81%,绿党89%,自民党52%,全国平均75%),但为了组阁成功,社民党和绿党还是向自民党屈服。作为交换,自民党在缩减社会开支议题上也没有坚持一贯的主张。

Image

由于三党的相互制约,德国新政府的对内政策无法迈开太大的步伐。可以预见,德国的对内政策将会小幅左转,与默克尔政府的政策不会有本质上的区别。那么外交政策会有大的变化吗?在中美欧三角关系中,作为欧洲的龙头老大,德国会把欧洲带到什么方向?更关键的问题是,中欧关系将会何去何从?

要弄清楚这些问题,首先需要了解三党领导人对华的基本态度。

肖尔茨目前在默克尔政府中担任副总理和财政部长,此前还担任过汉堡市的市长,与中方领导人多有接触,是个不折不扣的知华派。因此,在中欧关系问题上肖尔茨的态度相对低调务实。接下来,肖尔茨即将担任总理,相信不会与现行对华政策偏离得太远。而值得关注的倒是两个小党-绿党和社民党的态度。由于绿党和自民党长期担任在野党,所以对华态度比较尖锐。作为在野党,说话可以随意些,不像执政党那样需要字斟句酌、考虑再三。下个月,上述两个小党即将加入新政府,“当家后才知道油盐贵”,表起态来一定会更加慎重。

绿党总理候选人在竞选阶段展示了强硬的对华态度,她抨击默克尔政府“对转制政权太软弱”,导致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坐大。“我希望我们能有一套欧盟共同对华政策,从而避免被挑拨离间各个击破。在这场体制竞争中,我们需要明确立场:我们是欧洲。我们要有战略自主,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在欧盟共同外交政策、人的权利领域开启新篇章。”(Quelle: Deutsche Welle)不过,由于绿党与天下左翼一个德行,对解放全人类和拯救地球等宏大议题情有独衷,参与新政府后,势必把气候变化视为施政核心,因此必须与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合作,而不是针尖对麦芒地进行对抗。因此有理由相信,贝尔博克竞选时的尖刻言论只是嘴炮。

自民党主席林德纳与绿党候选人贝尔博克在中国问题上的态度大同小异。但是,自民党一直以企业代言人自居、代表德国企业的利益。尽管自民党在个人权利、中国边疆地区等议题上对中国持严厉的批评态度,但考虑到德国企业在华的巨大存在,成为执政党后将不得不把批评调门放低。不过,林德纳与默克尔政府的对华态度相比,除了理性务实,还有更多的警惕和距离。他表示:“德国政府自顾自地力推《中欧投资协议》,无视欧洲盟友的感受。”他呼吁,德国经济界需要摆脱对中国的依赖,为此德国应当和亚洲其他国家以及南美国家签署协议。“面对中国,我们必须同等兼顾利益与价值观。”(Quelle: Deutsche Welle)

毫无疑问,即将成立的德国新政府,在对华关系上肯定不如默克尔时代热络亲密,强硬态度和批评之声或将不可避免,甚至不绝于耳。但是,由于德国分散鸡蛋的战略还不能一时就到位,考虑到德国企业对华市场的高度依赖,新政府不得不与中国进行务实和理性的交往,除非中美双方摊牌或发生区域性危机和战争,否则德国领导的欧洲将与中国保持并不太坏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