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人權捍衛者抗議,但胡彬郴還是當選了

0

法國世界報 RFI

中國高級公安官員胡彬郴(Hu Binchen)進入國際刑警組織,成為該組織執行委員會13名成員中的一名,就此,法國世界報周四下午強調,儘管人權捍衛者就胡彬郴的候選人資格提出抗議,但他還是於周四當選了

娜塔莉·吉伯特和勒梅特聯合署名的文章表示,國際刑警組織的執行委員會,是該組織的神經中樞部門,負責監督該組織總秘書處的工作。11月25日星期四,國際刑警組織大會選舉中國人胡彬郴成為國際刑警組織執行委員會這一重要部門的成員。國際刑警組織的執行委員會有13個成員,中國的胡彬郴和印度的普拉文·辛哈(Praveen Sinha)一起成為了該委員會裡的兩個亞洲成員。根據胡彬郴在領英上的個人資料,來自中國的胡彬郴是中國公安部里的將軍、是國際合作專家,他曾自2011年起擔任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的武官,他擁有劍橋大學犯罪學哲學碩士學位。

人權活動家們曾經就胡彬郴這位候選人拉響警報,但沒有起到作用。關注中國跨議會聯盟(IPAC)認為,胡彬郴的當選,有可能“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繼續濫用國際刑警組織開綠燈”,因為“紅色通緝令”可能會被盜用濫用,從而讓中國政府有可能在世界各地逮捕其國民。

根據法國《解放報》,關注中國跨議會聯盟的議員們於11月15日就此向18名西方內政部長提出質疑,因為他們擔心會看到“生活在國外的數以萬計的香港人、維吾爾人、西藏人、台灣人和中國持不同政見者被置於更加危險的境地”。

反對胡彬郴成為國際刑警組織執行委員會成員的人經常引用兩個案例來說明其危險。1980年代維吾爾族學生領袖多爾坤·伊薩(Dolkun Isa)被北京描述為“恐怖分子”,他在近20年的時間內一直是“紅色通緝令”通緝的對象,他於2017年在前往意大利參議院聽證的途中被逮捕。同樣,應中國的要求,維吾爾族活動人士伊德里斯·哈桑(Idris Hasan)於7月份在摩洛哥被逮捕。關注中國跨議會聯盟(IPAC)稱,目前,有28名在國外的反對中國政府的人成為“紅色通緝令”通緝的目標。

北京當局於2016年11月獲得了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職位。被北京推上這一職位的,是自2004年起擔任中國公安部副部長的孟宏偉。孟宏偉擔任主席到2018年,儘管孟宏偉將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一職(非執行)轉變為了具有更多操作功能的職位。當時,胡彬郴是孟宏偉的助理。

但是,在2018年9月,事情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在前往中國進行工作旅行期間,孟宏偉失蹤了,他給他在法國的妻子高歌和他的雙胞胎寄去了意味着他遇到危險的一把菜刀這個表情符號。幾天後,他的妻子通知法國當局並在法國尋求庇護。孟宏偉已於2019年供認他在2005至2017年期間貪污超過200萬美元,並於2020年1月被判處十三年半的有期徒刑。

處於法國警方保護之下的高歌,11月18日決定露出面孔接受美聯社的採訪,以提醒公眾注意她丈夫的失蹤。這是高歌第一次向公眾露出她的面孔。高歌說中國政權是吃自己孩子的怪獸,並說在過去的三年里,她學會了與中國政權這個怪獸共處。

在胡彬郴當選後,高歌對法國世界報說,她對國際刑警組織的未來感到擔憂。她說,國際刑警組織需要成員國、國際社會和非政府組織的監督。高歌還表示,“應該有一個法院對國際刑警組織有司法權。”高歌說她不知道她的家人會有着怎樣的命運。她說,“每個人都害怕怪獸的回歸。現在他來了。我們必須找到解決辦法。”

在巴黎,法國外交部重申,“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的權力是受到其執行委員會的嚴格管理的”。執行委員會是不透明的,胡彬郴的候選資格是在泄密後才被曝光的。國際刑警組織承諾,要讓成為執行委員會成員的程序更加透明,並承諾將出台相關的“行為準則”。

作者:阿曼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