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价暴涨:吉林越狱朝鲜特种兵朱贤健,身价5万,10万 ,15万, 50万 ,70万!

0

一夜醒来,从吉林监狱越狱的朱贤健,又刷新了自己的身价。朱贤健仿佛股票市场上的一只拔地而起的妖股,日日创新高。

以至有人开玩笑,像这样发展下去,他的悬赏到百万大关也不是不可能。我要真抓到他,还得把他放几天再交货。这个逃犯,身价比房价涨的快多了!前后才一个来月,身价已经上涨了14倍!

据新京报报道,11月18日,一份显示11月16日印发,署名为宽甸自治县公安局的悬赏缉拿越狱犯朱贤健的通告被转发至网络,其中提到凡提供线索直接抓捕罪犯的,奖励70万元。此前的10月19日,吉林省吉林监狱就朱贤健发布悬赏通告:凡是提供线索协助抓捕犯罪嫌疑人的,奖励人民币十万元;凡是提供线索直接抓捕犯罪嫌疑人的,奖励人民币十五万元。

11月9日,吉林省长春市公安局二道区分局的《悬赏通告》称,

凡提供线索经公安机关认定为是朱犯的,奖励人民币2万元;凡提供线索协助抓捕或直接抓捕罪犯的,奖励人民币20万元;

凡是知情不报、窝藏、包庇犯罪嫌疑人的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11月15日,吉林省吉林市公安局发布悬赏通告称,

凡提供线索直接抓捕罪犯朱贤健的,奖励人民币五十万元。

凡是知情不报、窝藏、包庇犯罪嫌疑人的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11月17日,辽宁省宽甸县公安局发布悬赏通告称,凡提供线索直接抓捕罪犯朱贤健的,奖励人民币七十万元!

不到一个月内,朱贤健的“价格”不住地涨,说明了警方的急切心情,更急的是大概是朱贤健脱逃的吉林监狱的领导们。

因为有北逃者特殊身份标签的朱贤健,脱越时间越长就越脱离一件简单刑事案件的范畴。

发出悬赏通报的,除了吉林警方,还有毗邻吉林的辽宁、内蒙古警方,但悬赏资金想必都来自吉林监狱。

整整一个月过去了,他好像人间蒸发了似的,消失在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头下,消失在军警天罗地网般的地毯式搜捕中,消失在大东北已降至零度以下的隆冬夜色中。

在如此严寒的冬天,人是无法在野外生存的!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时间倒回到10月18日,吉林市一名朝鲜籍服刑男子越狱逃脱,立刻引发广泛关注和热议。

他的出逃,又一次演绎了那部电影【脱北者】!

多年过去,电影的内容已然模糊,但有个细节却记忆尤新。

片中,因为世袭暴政的倒行逆施,无数朝鲜民众连基本的生存都无法保证,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不得不通过鸭绿江逃往对岸的中国境内,求一口活命的饭而已。

片中的那些失败的北逃者,最后的命运可想而知,电影里士兵训完话后,将失败的北逃者全部枪杀。

在宇宙无敌国,缺粮食,但从来不缺子弹。粮食是从地里边长出来的,而子弹是从机器里生产出来的。

朱贤健,就是这样一个北逃者!18岁的朱贤健应征加入军队,曾在一支特种部队服役4年。因为家人的叛逃株连,他蹲了监狱,在煤矿劳改。

2013年7月21日午夜,朱贤健潜入到中国,非法入境,饥寒交迫无法生存,铤而走险,盗窃,抢劫,被中国吉林公安机关抓获。

而今,服刑期还剩两年不到的朱贤健从监狱里脱逃了!

网上热传的一段视频显示,

18日晚18时01分,朱贤健身穿监狱号服,动作轻盈地跃上避雨棚大门,再纵身抓住屋檐,轻易登上屋顶。

又奔跑数秒,从地上抓起一根棍子干扰高压电网,此刻电网激起火花。

他马上脚踩电缆上的绝缘磁鼓,走到高墙的铁丝网边上,轻身翻墙逃逸。

整个过程娴熟敏捷,一气呵成。全部时间只有几十秒钟。

没有受过特种训练,身手矫健,身体灵活强壮,是不可能的。

他的身高只有1.65米,是梁山好汉鼓上蚤时迁的绝活儿。

网上可查的有关朱贤健的刑事判决书显示,2013年7月21日凌晨,朱贤健从朝鲜非法越境到中国。

2014年,朱被判刑11年3个月,他于2017年两次获得共14个月的减刑,将于2023年8月21日刑满出狱。

他在监狱里的服刑已经7年,再有一年多,他就可以刑满释放,他已经在监狱里熬过了整整的最难熬的7年。

只剩下了一年多的刑期,那么在这个时候他为什么要越狱?

难道他不知道越狱被抓获后会加刑吗?

他计算过越狱所要支付的代价和成本吗?

他一定算过,结论是,宁可在中国坐牢,也绝不回朝鲜!

监狱也是人呆的地方,他想继续待在这里,如果再次被抓获,他就可以永远的不再回朝鲜了。

只有这样的计算,才能支持他越狱的决心!

吉林市警方随即发布悬赏通告,通告称,当日傍晚6时许,朱贤健利用劳动收工的时机,攀爬AB门连接出口的雨棚,再破坏电网设备,翻越数米高监狱高墙脱逃,下落不明。

两天后,内蒙古通辽市公安局发布《协查通报》,称吉林监狱越狱逃犯朱贤健有很大可能已逃窜至邻近地市,要求广大群众积极提供线索,协助缉捕。

通辽距吉林市390公里,仅仅两天时间,朱贤健竟然跑出近400公里。

他无法利用交通工具,他无法通过任何一个检查站,和那无处不在的天眼监控。

真神人也!

吉林市监狱是吉林省五大重刑犯监狱之一,不少偷渡入境的朝鲜人被关押于此,这些“脱北者”,大多受过军事训练。

中朝边境吉林段全长1,108公里,是中朝边境线最长的一段,边界线就是图们江和鸭绿江。

枯水季,两江局部水深仅及腰;到了冬天,踏着厚厚的冰面,三两分钟就可以越境到中国。

而且,沿江聚居的两岸居民,大多是朝鲜族,语言相通,习俗相同。

每年,都会有数以万计的朝鲜人——包括军人和平民——通过丹东、延吉和图们偷渡到中国。

朱贤健创造的逃狱时间越长,对他来说,越没有退路可言!

如果只是越狱个一两天就被抓回或者自动归案,还存在给他加刑三年,让他在中国监狱里继续苟活的可能。

但朱贤健显然不想这样苟活,否则从博弈论角度来说,他就不用在监狱里积极改造而减刑,完全可以通过故意毁坏生产工具,与同监犯发生殴打事件,创造加刑的“机会”。

从国际关系来说,朱贤健因为其创历史的逃狱记录,成为一个烫手山芋。’

一旦被抓获固然存在加刑继续关押在中国监狱的可能,但另一个可能也不是没有,那就是朝鲜方面向中国提出引渡朱贤健回国的要求,彼时,朱贤健的结局可想而知。

而从朱贤健这个角度来考虑,他唯一的生路只有一条:千方百计的克服重重险阻,进入蒙古境内后向大韩民国使馆自首,以寻求后者的庇护。


2002年5月8日,5名“不明身份者”(实际为朝鲜人,一家五口)强行闯入日本驻沈阳总领馆,声言“避难”。事后经中日韩三国交涉,这家人被送往韩国。

类似的事件还有很多、很多······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

朱贤健,你在哪里?

此文发出时离开越狱那天已经整整的一个月了,,警方悬赏的金额为70万元人民币。还会再涨么?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