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價暴漲:吉林越獄朝鮮特種兵朱賢健,身價5萬,10萬 ,15萬, 50萬 ,70萬!

0

一夜醒來,從吉林監獄越獄的朱賢健,又刷新了自己的身價。朱賢健彷彿股票市場上的一隻拔地而起的妖股,日日創新高。

以至有人開玩笑,像這樣發展下去,他的懸賞到百萬大關也不是不可能。我要真抓到他,還得把他放幾天再交貨。這個逃犯,身價比房價漲的快多了!前後才一個來月,身價已經上漲了14倍!

據新京報報道,11月18日,一份顯示11月16日印發,署名為寬甸自治縣公安局的懸賞緝拿越獄犯朱賢健的通告被轉發至網絡,其中提到凡提供線索直接抓捕罪犯的,獎勵70萬元。此前的10月19日,吉林省吉林監獄就朱賢健發布懸賞通告:凡是提供線索協助抓捕犯罪嫌疑人的,獎勵人民幣十萬元;凡是提供線索直接抓捕犯罪嫌疑人的,獎勵人民幣十五萬元。

11月9日,吉林省長春市公安局二道區分局的《懸賞通告》稱,

凡提供線索經公安機關認定為是朱犯的,獎勵人民幣2萬元;凡提供線索協助抓捕或直接抓捕罪犯的,獎勵人民幣20萬元;

凡是知情不報、窩藏、包庇犯罪嫌疑人的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11月15日,吉林省吉林市公安局發布懸賞通告稱,

凡提供線索直接抓捕罪犯朱賢健的,獎勵人民幣五十萬元。

凡是知情不報、窩藏、包庇犯罪嫌疑人的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11月17日,遼寧省寬甸縣公安局發布懸賞通告稱,凡提供線索直接抓捕罪犯朱賢健的,獎勵人民幣七十萬元!

不到一個月內,朱賢健的“價格”不住地漲,說明了警方的急切心情,更急的是大概是朱賢健脫逃的吉林監獄的領導們。

因為有北逃者特殊身份標籤的朱賢健,脫越時間越長就越脫離一件簡單刑事案件的範疇。

發出懸賞通報的,除了吉林警方,還有毗鄰吉林的遼寧、內蒙古警方,但懸賞資金想必都來自吉林監獄。

整整一個月過去了,他好像人間蒸發了似的,消失在無處不在的監控攝頭下,消失在軍警天羅地網般的地毯式搜捕中,消失在大東北已降至零度以下的隆冬夜色中。

在如此嚴寒的冬天,人是無法在野外生存的!

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時間倒回到10月18日,吉林市一名朝鮮籍服刑男子越獄逃脫,立刻引發廣泛關注和熱議。

他的出逃,又一次演繹了那部電影【脫北者】!

多年過去,電影的內容已然模糊,但有個細節卻記憶尤新。

片中,因為世襲暴政的倒行逆施,無數朝鮮民眾連基本的生存都無法保證,衣不蔽體,食不果腹,不得不通過鴨綠江逃往對岸的中國境內,求一口活命的飯而已。

片中的那些失敗的北逃者,最後的命運可想而知,電影里士兵訓完話後,將失敗的北逃者全部槍殺。

在宇宙無敵國,缺糧食,但從來不缺子彈。糧食是從地裡邊長出來的,而子彈是從機器里生產出來的。

朱賢健,就是這樣一個北逃者!18歲的朱賢健應徵加入軍隊,曾在一支特種部隊服役4年。因為家人的叛逃株連,他蹲了監獄,在煤礦勞改。

2013年7月21日午夜,朱賢健潛入到中國,非法入境,饑寒交迫無法生存,鋌而走險,盜竊,搶劫,被中國吉林公安機關抓獲。

而今,服刑期還剩兩年不到的朱賢健從監獄裡脫逃了!

網上熱傳的一段視頻顯示,

18日晚18時01分,朱賢健身穿監獄號服,動作輕盈地躍上避雨棚大門,再縱身抓住屋檐,輕易登上屋頂。

又奔跑數秒,從地上抓起一根棍子干擾高壓電網,此刻電網激起火花。

他馬上腳踩電纜上的絕緣磁鼓,走到高牆的鐵絲網邊上,輕身翻牆逃逸。

整個過程嫻熟敏捷,一氣呵成。全部時間只有幾十秒鐘。

沒有受過特種訓練,身手矯健,身體靈活強壯,是不可能的。

他的身高只有1.65米,是梁山好漢鼓上蚤時遷的絕活兒。

網上可查的有關朱賢健的刑事判決書顯示,2013年7月21日凌晨,朱賢健從朝鮮非法越境到中國。

2014年,朱被判刑11年3個月,他於2017年兩次獲得共14個月的減刑,將於2023年8月21日刑滿出獄。

他在監獄裡的服刑已經7年,再有一年多,他就可以刑滿釋放,他已經在監獄裡熬過了整整的最難熬的7年。

只剩下了一年多的刑期,那麼在這個時候他為什麼要越獄?

難道他不知道越獄被抓獲後會加刑嗎?

他計算過越獄所要支付的代價和成本嗎?

他一定算過,結論是,寧可在中國坐牢,也絕不回朝鮮!

監獄也是人呆的地方,他想繼續待在這裡,如果再次被抓獲,他就可以永遠的不再回朝鮮了。

只有這樣的計算,才能支持他越獄的決心!

吉林市警方隨即發布懸賞通告,通告稱,當日傍晚6時許,朱賢健利用勞動收工的時機,攀爬AB門連接出口的雨棚,再破壞電網設備,翻越數米高監獄高牆脫逃,下落不明。

兩天後,內蒙古通遼市公安局發布《協查通報》,稱吉林監獄越獄逃犯朱賢健有很大可能已逃竄至鄰近地市,要求廣大群眾積極提供線索,協助緝捕。

通遼距吉林市390公里,僅僅兩天時間,朱賢健竟然跑出近400公里。

他無法利用交通工具,他無法通過任何一個檢查站,和那無處不在的天眼監控。

真神人也!

吉林市監獄是吉林省五大重刑犯監獄之一,不少偷渡入境的朝鮮人被關押於此,這些“脫北者”,大多受過軍事訓練。

中朝邊境吉林段全長1,108公里,是中朝邊境線最長的一段,邊界線就是圖們江和鴨綠江。

枯水季,兩江局部水深僅及腰;到了冬天,踏着厚厚的冰面,三兩分鐘就可以越境到中國。

而且,沿江聚居的兩岸居民,大多是朝鮮族,語言相通,習俗相同。

每年,都會有數以萬計的朝鮮人——包括軍人和平民——通過丹東、延吉和圖們偷渡到中國。

朱賢健創造的逃獄時間越長,對他來說,越沒有退路可言!

如果只是越獄個一兩天就被抓回或者自動歸案,還存在給他加刑三年,讓他在中國監獄裡繼續苟活的可能。

但朱賢健顯然不想這樣苟活,否則從博弈論角度來說,他就不用在監獄裡積極改造而減刑,完全可以通過故意毀壞生產工具,與同監犯發生毆打事件,創造加刑的“機會”。

從國際關係來說,朱賢健因為其創歷史的逃獄記錄,成為一個燙手山芋。’

一旦被抓獲固然存在加刑繼續關押在中國監獄的可能,但另一個可能也不是沒有,那就是朝鮮方面向中國提出引渡朱賢健回國的要求,彼時,朱賢健的結局可想而知。

而從朱賢健這個角度來考慮,他唯一的生路只有一條:千方百計的克服重重險阻,進入蒙古境內後向大韓民國使館自首,以尋求後者的庇護。


2002年5月8日,5名“不明身份者”(實際為朝鮮人,一家五口)強行闖入日本駐瀋陽總領館,聲言“避難”。事後經中日韓三國交涉,這家人被送往韓國。

類似的事件還有很多、很多······

“沒有什麼能夠阻擋,你對自由的嚮往······”

朱賢健,你在哪裡?

此文發出時離開越獄那天已經整整的一個月了,,警方懸賞的金額為70萬元人民幣。還會再漲么?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