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思想 嘉文精選 王西麟:關於我的《鋼琴協奏曲》作品56號

王西麟:關於我的《鋼琴協奏曲》作品56號

0

蔡霞:

利用各類藝術手法包裹邪惡的極權主義意識形態,用所謂的高雅文明形式編造謊言扭曲歷史掩蓋罪行。這就是希特勒法西斯發明、前蘇聯東歐國家濫觴,又在極權中國變本加厲的極權美學,極權主義音樂是其重要的組成部分。

自極權主義藝術出現以後,有1930年代德國納粹劊子手在華麗優雅的交響樂曲中驅趕成千上萬的猶太人踏進毒氣室;有1940年代的俄國,肖斯塔科維奇被蘇聯共產極權音樂所綁架,在每天等待死亡的斯大林式恐怖中,創作並指揮演奏交響樂曲;有中國文革時期在鋼琴協奏曲《黃河大合唱》的轟響中將真正的音樂藝術家——陸洪恩押上刑場處決;有1989年6.4之夜,在天安門廣場的廣播樂聲中共軍隊罪惡的子彈嗖嗖掃射,無數大學生與市民倒在血泊中……。時至今日,極權主義音樂在中國依舊具有相當的欺騙性,還未得到公開而廣泛的揭露批判。
令我們敬佩的是,中國著名的作曲家王西麟先生,長期以來一個人就是一支隊伍,堅持不懈地進行着一個人的終身戰爭——揭露極權主義音樂的罪惡,控訴極權主義音樂對中國音樂藝術事業的摧殘,對中國音樂精英人士的迫害。他是中國批判揭露極權主義音樂美學的先行者。
【編者按】本刊自這期開始將陸續發布王西麟先生的這類文章,並將通過不斷收集與陸續發布更多的相關文章來匯聚更多的朋友,共同開闢出批判揭露反對極權主義的新的領域。

我為什麼要寫這部作品?

我想寫一部鋼琴協奏曲的念頭已經有10多年了,這就要說到至今在中國和世界仍被無數次演奏的《鋼琴協奏曲黃河》(下稱《黃鋼協》)。

文革在中國結束已經34年了,但是產生於1970年文革高潮中的鋼琴協奏曲《黃河》至今仍在演奏,這是整個中國音樂界的羞恥,也是中國文化的羞恥,這就要介紹《黃鋼協》的產生。

《黃鋼協》是根據《黃河大合唱》改編的。《黃河大合唱》產生於1939年,詞、曲作者是光未然和洗星海。這部大合唱在抗戰年代曾在全國產生過巨大影響,它是全中國人民抗擊日寇的文化象徵。《黃河》大合唱的作者們是1939年到達延安,沿途經過黃河而深受感染。到了延安,很快就創作出了該作品,同年底在延安首演而流行到全國。作曲家洗星海1940年因病離開延安前往蘇聯,不久即在蘇聯逝世。1949年建國後,《黃河大合唱》在全國廣泛演出,由於這作品是在延安產生的,逐漸地,它就好像變成了抗日戰爭是中國共產黨獨自一家進行的某種文化象徵,而實際上,抗日戰爭的勝利是全中國人民共同努力取得的,戰爭的全局和22次大型戰役都是設立在重慶的國民政府領導的。當然,這種歷史誤導的責任,並不在作者的身上。

文革中所產生的《黃鋼協》,和所有的樣板戲同樣,是當時的最高權力者毛澤東的政治路線和政治目的的產物,集中的代表了當時的最高指導思想。它首先充分地利用和誇大了抗日戰爭是中共獨自一家進行的這個錯誤結論,而且更重要的政治目的,則是宣揚了毛澤東在統治中國後還要當全世界共產主義總領袖的個人野心。於是,不僅抗日戰爭成了毛一個人領導,而且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及全世界所有的革命,包括所有的殖民地、半殖民地的一切一切性質不同的革命,都是由毛一個人所領導的。為了宣揚這樣荒誕的政治目的,在該作品的第三樂章《黃水謠》生硬的強行加進陝北民歌《信天游》的旋律,這是原作根本沒有的強加的地域環境的暗示和提示;而第四樂章的最高潮,則毫不掩飾地強行加入了《東方紅》和《國際歌》的音樂主題作為明確的政治標籤,這就等於宣稱和強調毛是世界人民的偉大領袖。這也正是《黃鋼協》的全部的、根本的目的。

這部作品利用了《黃河大合唱》的主要音樂材料,卻又同時把原詞作者光未然打成了文藝黑線橫加批鬥。由於上述強烈的政治干預,《黃鋼協》的音樂性格也就失去了《黃河大合唱》原有的質樸、流暢,親切的自然面貌,而變成了強加於人的生硬的政治說教;這樣的美學和藝術風格正是文革中自上而下、強迫命令、脅迫灌輸其政治思想的精神產物,充滿了文革中與樣板戲一脈相承的蠻橫跋扈風格。因此一些國際友人說它是虛假的音樂,冒傻氣。

在藝術技巧上,當時的作者們藝術視野很封閉,只能借鑒的是肖邦、李斯特和柴可夫斯基等19世紀浪漫樂派的鋼琴語言和鋼琴技術,但是唯獨沒有這些古典藝術家們的音樂的充滿詩意的自然純真質撲無華的藝術生命和靈魂。因此它的藝術品質也是畸形的。當時的創作是由四人幫江青等人組成御用的創作集體,對下面全國所有的音樂家和藝術工作者來說,他們是高不可攀的;而面對手握生殺予奪特權的統治者來說,他們每一位作者又不得不誠惶誠恐、忠心耿耿地為此目的竭盡全力的奴性的服務,哪有什麼藝術家個人的創作自由和獨立思考的藝術個性啊。

這裡要指出:當時的作者們創作的初衷,也是由於在文革的政治大環境下,所有的西方文化都被認為是反動的,要砸爛打到,文革開始時就有過砸鋼琴的瘋狂而愚昧的紅衛兵造反行為。這些作者們自己首先是鋼琴家,他們想要為鋼琴這樂器找到新的演奏可能,為新的政治條件所用,因此有了《鋼琴伴唱紅燈記》的形式,並為江青所肯定,這又有了改編《黃河大合唱》的想法,這些作者們用心良苦!而且在創作的過程中,也有不無成功的部分,如在第二樂章《黃水謠》中,把古箏和琵琶的彈撥樂器的演奏法結合進來,就是不無意義的。但是這部作品的最根本的致命的先天的問題在於:不是用器樂思維而是要把原作的聲樂思維改為器樂思維,但是用鋼琴“彈歌”是鋼琴家的大忌而被不齒!

如今共產主義在蘇聯和東歐已經崩潰20年了!中國也在改革和拋棄個人崇拜,這些政治高壓下的藝術局限性難道不應該被所有指揮家、鋼琴家、藝術總監和演出《黃鋼協》的所有樂團的人們以及廣大的聽眾和所有的傳播人員們洞察嗎?

因此,我每次在音樂會上不得不聽到《黃鋼協》的時候,尤其看到指揮家鋼琴家在最後演奏《東方紅》和《國際歌》時的誇張造作的充滿奴性的激情表演時,內心都充滿了羞愧、痛苦和憤懣。為此,我早就想寫一部鋼琴協奏曲。十多年來我找了幾個樂團,多次聯繫未果。這次瑞士《文化風景線》藝術節委約我寫一部作品,我當然就全力實現這個願望。對方的總監在簽約時告知我,決定委約我的不是主席或總監,也不是指揮家,而是聽了我的作品由全團投票決定對我的委約的。我感到這比評獎還重要!

我用幾個月時間研究了我所能找到的當代西方鋼琴協奏曲的一批新作品的參考資料。而正是在此前幾年我知道了我的鋼琴老師陸洪恩先生在文革中被殺害的經過和生前事迹。

陸洪恩先生是我在考入上海音樂音樂院之前的 1956年在《中央軍委軍樂指揮專科學校上海教師預備班》學習時,他和他夫人都是中央軍委軍樂團團長羅浪將軍特聘為常年的鋼琴老師。從1949年上海解放後直到文革前,他都是由陳毅市長任命的當時上海交響樂團的指揮家,我們都多次聽過他的音樂會。他也同時是上音指揮系的兼課教授。我是自上音畢業9年後的1971年才有可能回到上海,和一位相處較深的同樣也跟陸宏恩學習過的老同學深談,才得知他在文革中的1968年被判處極刑慘遭槍殺!而且聽說他是大義凜然的慷慨赴死的!我當時聽到這些很震驚又很害怕!但也想,他所以如此一定是有特定的深刻原因的!但是直到30多年後,他的事迹才由香港鳳凰電視台播出,我也找到他昔日獄中的一位難友,這位難友還寫了一本書,他給我寄來了這本記述了陸宏恩在獄中的被迫害的事迹的書,我又找到陸先生的兒子,才知道其原因重大而深刻。他說江青只是30年代上海的一個二流名星,她搞得的樣板戲是破爛女人搞的破爛貨。陸先生還為被批鬥的上海音樂學院的賀錄汀院長大鳴不平。他認為建國後的從55年反胡風,57年反右派,是對知識分子趕凈殺絕。他說,14世紀意大利文藝復興,18世紀英國產業革命,人類社會從農業文明進步到工業文明,而我們在搞階級鬥爭,人家把知識分子當寶,我不能理解為什麼要侮辱大批跟黨走的知識分子。陸洪恩先生的這些思想見解對我有極大地啟發!而我明白這些道理已經是文革後的20多年以後了!他在他被殺害前的最後的提審時,他毫不屈服慷慨陳詞25分鐘!(摘自《風雨人生路》127/130頁)。因此又被毆打得遍體鱗傷,上下頜關節打脫位,口腔被撕裂。陸宏恩先生託付難友劉文忠在如可能將來去到維也納替他在貝多芬墓前替他獻花,最後他是在哼着貝多芬的!!”莊嚴彌撒””中走上刑場,他從容鎮定,慷慨赴死。

陸先生的事迹和他的純正而深刻的文化觀念深深感動和震動了我,有些也是我自開放改革30多年來苦苦思考而有的思想,我深感他是偉大的前驅。所以我也由此再次認識到人類有兩種命運:一種是有巨大權力的卻並不代表真理的統治者,而另一種,卻是代表着真理的被關押和被殺害的囚徒們。由此,也使我想到人類這兩種命運的尖銳對抗,並不在戰場上而是在監獄裡。在人類史上,監獄是統治者權威的象徵,如1789在法國大革命中被推翻的巴士底獄。中國的歷史冤案特別悠久,從公元前四、五世紀戰國時代的伍子胥到公元十世紀北宋時代的〈水滸〉中的林沖,直到今天的彭德懷、陸宏恩、林昭、遇羅克、張志新、王佩英等,無一不在獄中被多次殘酷地暴打。彭德懷在被〈北航紅旗〉紅衛兵韓愛晶們批鬥中一次就被打斷三根肋骨;林昭、張志新、王佩英等女囚犯遭到的摧殘更加深重。我再次認識到,監獄是最黑暗、最殘酷的地方,而政治犯人也是最被不公正的囚徒。中國是世界上最大、最久的冤案大國,也集中表現在監獄裡。陸先生在獄中是徹底的孤獨的,如果和在1949年前的重慶的國民黨的渣滓洞白公館等監獄的烈士們來比,那時的江姐們還有獄中的難友相互的鼓勵,而陸先生僅僅一人,江姐們還知道很快就要解放,而陸先生沒有一點這樣的精神支持,它僅僅是有貝多芬的音樂在支持他在最後哼唱着莊嚴彌撒赴死。我們學習過所有的烈士的事迹,唯獨沒有陸先生這樣的類型。我感到他的事迹的思想意義極為特殊啊!這也是兩種文化觀和兩種文化命運的對抗!這個思想主題的意義又是極為深刻和重大的,如果寬泛些說,很多大師們的作品也都是在說這個主題。兩種命運的對抗也是我以前多部作品的思想背景。交響樂是有深刻哲理性的藝術,它的本質就是矛盾衝突。因此人類兩種命運的對抗是我這部作品音樂的基礎。

雖然我有多年準備,但是在簽約後還是感到沉重而不安!我首先要找到表現壓迫和反抗的對立的兩個主題。於是我馬上就想到京劇《野豬林》的林沖在被棍棒交加的暴打中上場的場面。於是馬上去買來了碟片!打開一看,真好啊!這正是我在1959年上海看過的原版!我一下就有了暴打的節奏,而且林沖在白虎堂上的對抗,有很多的極為豐富的藝術表現!我從中提煉出爆打的節奏,又用不協和的和聲和交響樂隊的尖銳和刺激的銅管和打擊樂的音色誇大和強化了這個節奏,又從林沖在鞭打下的憤怒而高亢的唱腔“八十棍打得我怒氣衝天”!,把這個和秦腔的悲憤的音調相結合,用鋼琴雙手四個八度的又加入不協和的和聲,作出了悲憤抗爭的宣敘調,有了這樣的對抗的兩個主題,這就不再是古代英雄而是現代公民的思想境界和精神面貌。由此建立起了全作的矛盾衝擊的基本音樂主題。我又用京劇的打擊樂“亂錘”的節奏,並用銅管樂器和打擊樂加以演變和大量的發揮,由此建立了矛盾衝突的基本音樂主題。

第一樂章是矛盾衝突的快板。協奏曲的交響樂隊和鋼琴獨奏正好象徵兩種命運的尖銳對立和對抗;我用了中國京戲的緊打慢唱的搖板節奏和秦腔的音調貫穿在全樂章,在這個節奏基礎上,用鋼琴雙手輪指的中國式的彈播樂器的演奏,又充分發揮鋼琴的音域寛廣的極大優勢,我想極大的突出悲劇的控訴,構成了交響性的長呼吸。在鋼琴低音區雙手平行小九度表現的鐵鐐背景聲中,統一了整個第一樂章。

第二樂章:慢板 Passacaria 帕薩卡利亞,這個樂章我是想表現深夜的可怖的牢獄鐵窗,在固定低音的節奏上,鋼琴的獨奏是宣敘調式的個人內心獨白;這種音樂思維來自於秦腔、蒲劇和山西梆子里自由的散板,也來自蒙古音樂的自由吟唱的蒼涼而沉鬱的〈長調〉。這裡有主人公深沉的苦苦思考,有溫馨的對親人的回憶,有斷續的喃喃自語,和無聲的沉重的嘆息,有鐵鐐郎鐺,也有難友的苦澀的安慰。

我在此前作的多部作品的結尾都感到很困難,因為一般習慣都要求作品有光明與積極的結尾。但是我的作品多部都沒有光明的尾聲,多年來也就有聽眾就此問我,但是因為我還看不到光明,我不願意也不能給聽眾虛假而廉價的光明的許諾。但是這次在第三樂章:小快板allegretto.我認識到任何黑暗和殘暴,都不能毀滅生命!而生命就如高山流下的一滴一滴的清泉。因此這次我有清晰的思想:在第三樂章我要有清晰的快板,來表現生命之水如涓涓清泉是永不中斷的。因此第三樂章開始,在鋼琴的晶瑩明亮的背景下,長達60小節的solo clarinet 單簧管獨奏的音樂是從地方戲音樂的語言加以交響樂式的再造。之後又有樂隊和鋼琴的兩條音樂線條相互推動逐漸高漲,充滿動力,緊張而激越。音樂的後部經過8個聲部的自由調性賦格走向高潮,掀起巨大的風暴。然後尾聲突然安靜下來,在加弱音器的弦樂背景上鋼琴才出現獨奏主題,經過無數艱難和辛酸的生命之泉是黑暗不能摧毀而不朽的。輕輕地結束而催人淚下,作曲家張朝說:“這裡就像是活佛涅槃後的舍利子!”

我把這部作品題獻給我的鋼琴老師陸宏恩先生,實際上也代表了蒙難的林昭、張志新、遇羅克、王佩英等多位烈士,也是獻給文革中上海音樂學院被迫害自殺的十六位教授!

全曲約36-37分鐘。三個樂章不間斷演奏〉這是由瑞士《文化風景線》國際藝術節第十屆委約的作品,由巴塞爾小交響樂團首演於2010年11月6-7日,在蘇黎世和巴塞爾由該團總監  Prat 先生指揮,陳薩鋼琴獨奏。

本文的最後部分是我為鋼琴家陳颯寫的演奏提示

第一樂章有三個部分 :樂隊和鋼琴是對立的兩個命運的形象。全部用京劇搖版式的節奏統一全部樂章而一氣呵成的長呼吸的節奏一直保持到底。

樂隊破題直入是暴打的主題,鋼琴是主人公的公民式的控訴:不屈,倔強、悲憤、高亢。這兩個主題的對抗是第一部分。A,B/ A1,B1/  A2,B2/  A3 ,B3/  等等。

第二部分是主人公的長篇的飽含悲憤的獨白,用鋼琴雙手模擬中國彈撥樂器的印象,要抓住隱伏的旋律線的每個支點音,我都表了強音記號的。要把旋律線的起伏和樂句的分句表現出來。第三部分是雙手的低音好像鐵鐐的沉重、撞擊感!樂隊里有很多東西,和鋼琴一起構成是殘暴的音響。

不間斷進入二樂章:

這裡有十三個變奏,而全曲一氣呵成,注意和樂隊的關係,否則就找不見了,只有和樂隊和起來才有意思!我是落淚寫成的,每個變奏都有不同的意思:55小節前是第一部分,散板實際上是不散的,按拍子奏,和樂隊合上才能處理和表達意思。

55小節第三拍起是第二部分,注意:57/58之間,62/63 之間有兩次打斷,很有意思!這裡好像是說話一樣的感覺。

66小節鋼琴和獨奏定音鼓很厲害!鋼琴發展成激動地述說!

75小節是在監獄裡的衝撞!

84小節的節奏很細緻呀,特別有意思!以上都是鋼琴為主角呀!

93小節鋼琴陪襯弦樂,是安慰難友的!

112小節鋼琴是主要的!音樂得流動包在兩手的內聲部!這是悲哀的哭泣或者是悲愴的,注意力度很強!但是表情很細緻!這個節奏是來自京劇中的鑼鼓點”亂錘”,是最最多見的悲劇性的節奏!每個小節都是由強到弱的下行音調包在中間的聲部!!

114是尾聲,最最動人的呀!此處無聲勝有聲!你能夠做得最最好!一定比我想得要好!

延長三秒後,不間斷進入第三樂章!

第一部分鋼琴為單簧管伴奏!但是也有鋼琴的起伏!要和solo clarinet合起來就馬上找到感覺了!伴奏也是有聲有色、充滿表情的!

clarinet 單簧管的長樂句一口氣有60多小節!

66小節進入鋼琴有力的音樂!這裡鋼琴和樂隊是兩條平行的音樂線!合起來就會特別有意思!這樣的用法太有獨創性了!這裡的一口氣直到130小節的錚錚的一大塊!長呼吸呀!

從166小節是鋼琴托克塔!注意旋律線是隱伏的!我用強音記號標出了!這裡的一口氣直到224小節!換音型!模擬中國打擊樂的節奏!

一直到282小節才休息!但是又已經進入尾聲了!知道這時鋼琴才旋律獨奏!但是已經飽含淚水!

預祝你!陳薩小朋友一定成功!

西麟

(本文寫於11年前鋼琴協奏曲首演之前,現在整理修訂重發此文以饗《議報》讀者。)

2021年11月於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