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思想 熱點時評 張傑:為什麼習近平這麼犟?

張傑:為什麼習近平這麼犟?

0

2018年12月18日,習近平曾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稱:“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有網友調侃道:取消任期制,就是該改的、能改的,所以“我們堅決改”;官員公開財產,就是不該改的、不能改的,所以“堅決不改”,非但不改,誰敢要求改,就堅決把誰抓起來,叫做全面依法治國。舉一反三,其他可知。

習近平推行國進民退第二次公私合營,民營企業家被逼的沒有活路,只好紛紛跑路、躺平。李克強、劉鶴出來救火,習近平也召開民營企業家座談會,派發定心丸,但他並沒有改變想法,相反變本加厲地打壓民營企業。

武漢疫情爆發後,習近平慌忙之下採取封城措施控制疫情。隨着疫情的緩解,他自認自己創造了一套防疫功法,百戰不殆。於是,封城就成了靈丹妙藥。哪裡有新增案例,哪裡就有封城清零。目前西方國家都選擇了與病毒共存的防疫舉措,重開社會,恢復經濟的發展。11月8日開始,只要外國遊客能夠出示完全新冠疫苗接種證明,以及核酸陰性檢測報告,就可進入美國,無須隔離。但習近平就是不改,仍然封城清零。

目前,中國國際形勢惡化,被西方國家孤立,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維吾爾人種族滅絕、香港人權和統一台灣三個死結。就說新疆維吾爾人吧,絕大多數維吾爾老百姓希望安居樂業,即使有人希望獨立,也情有可原,民族自決權本來就是一項人權。每個人都有權要求獨立,至於能否實現獨立,如何實現獨立是另一個問題。但習近平卻採取法西斯的做法,將百餘萬維吾爾人關押在集中營,進行種族滅絕。這種野蠻對待少數民族的做法自然激起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因為今天已經是21世紀,是一個人權高於主權的時代。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對藏人、蒙古人的文化滅絕是整個人類的恥辱。

香港本是一隻下金蛋的雞,為中國的改革開放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從毛澤東到鄧小平對香港的地位都不敢小覷,毛將香港作為通向世界的門戶,鄧利用它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為中國注入經濟活力。朱鎔基更稱香港搞壞了,中共就成了民族罪人。江澤民、胡錦濤也一再告誡習,不可做香港的狠角色。但習根本聽不進去,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斷,那就是兩軍爭鋒勇者勝,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統一台灣是中共每屆領導人都掛在嘴邊要念叨的事,但毛死後,就沒人當回事了。畢竟兩岸政治經濟差距太大,又幾十年互不往來,統一沒有民意基礎。中國老百姓大多贊成兩岸統一,但也沒有真心想參加戰爭。只要兩岸老百姓能過好日子,統不統獨不獨,幾乎沒人在意。

說起來,江澤民在任時還真嚇唬過台灣人。1995年,解放軍就進行過4次軍演和導彈試射。96年的台海軍演,規模更大,火藥味更濃。1996年3月8日,解放軍調兵遣將,數十萬大軍集結台灣海峽,再次舉行導彈射擊和登陸作戰演習。但台灣總統李登輝卻依舊鎮定自若,他在接受“中央通訊社”採訪的時候語出驚人:“莫怕莫怕,大陸軍演盡在掌握,他們不會對台灣動武,‘共軍’的飛彈彈頭,沒有火藥是空心彈。”李登輝的話將中共最高機密披露,讓江澤民大失顏面,結果中共少將劉連昆等三名被策反的台灣間諜命喪黃泉。

如果說“鄧江胡”已經不在對統一台灣在茲念茲,但習近平是真想動武。那二杆子勁上來了,牛都拉不回。面對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習根本不在意,你抗議你的,我干不我的,“東風吹,戰鼓擂,現在世界上到底誰怕誰?不是中國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中國。”

習近平說當今世界大勢是東升西降,時與勢在中國這一邊。但事實是中國“有法律而無法治,有憲法而無憲政,仍然是有目共睹的政治現實。執政集團繼續堅持維繫威權統治,排拒政治變革,由此導致官場腐敗,法治難立,人權不彰,道德淪喪,社會兩極分化,經濟畸形發展,自然環境和人文環境遭到雙重破壞,公民的自由、財產和追求幸福的權利得不到制度化的保障,各種社會矛盾不斷積累,不滿情緒持續高漲,特別是官民對立激化和群體事件激增,正在顯示着災難性的失控趨勢,現行體制的落伍已經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零八憲章)但習近平既然話說出了口,自然不能改。

習近平的二杆子勁與毛澤東比起來有相同之處。50年代,毛澤東力排眾議,執意要抗美援朝,與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隊發生戰爭。斯大林去世後,毛為了當共產國際的領袖,執意要搞大躍進、人民公社,結果在1959年到1961年三年間,中國農民被活活餓死四千萬人。毛澤東發動文革時連劉少奇都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但毛執意砸碎他自己創建的黨國體制,鼓動底層群眾造反,結果天下大亂,無法無天。如果沒有林彪駕機外逃,中國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

但毛既有二杆子勁,也有他柔軟的身段。延安時期的毛澤東明明是一位保持和莫斯科的電台聯絡,聽從斯大林指令的共產黨黨魁,這個數年後就將在中國建立起20世紀最殘暴政權的人,在當時卻能讓美國人相信,他是在真心爭取自由、民主、普選,讓美國人相信中共和蘇共除了“共產”兩字,再無相同之處,中共只是一群真誠的民族主義者。

毛澤東通過自己親自和西方左派記者斯諾、美國觀察團成員的互動問答,讓美國人相信,中共比國民黨還要真誠急切的擁抱普世價值,中共比國民黨更能代表中國,以至於美國有些人差一點就把毛澤東當成了中國的華盛頓。60年代,中蘇交惡,毛澤東迅速調整了外交戰略,與美國勾勾搭搭,並最終促成了尼克松訪華,牽手美國。可見,毛並非一味逞強好勝,而是剛柔相濟,進退有餘。

習近平繼承了毛澤東的剛,但不知時變法亦變的道理,不知進退,不知變通,結果讓自己成了世界文明大洋中的一葉孤舟。台灣總統蔡英文順應普世價值,與世界說同一種語言,結果走近了世界舞台中央。立陶宛不顧中共的壓力,與台灣互設代表處,事實上建交。這就是世道人心,在國際上行霸道是行不通的。就說澳大利亞吧,要求就新冠疫情追責中國,中國經濟制裁,煤炭、鐵礦石和龍蝦都不許入關,一時澳大利亞叫苦不迭。但中國的霸道並沒有得逞,現在澳大利亞的出口商品暢銷世界,擺脫了中國威脅。

通過以上事實,我們會發現,事實上,習近平沒有該改的,只有不該改的。習近平既然能用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為人類發展指明前行的方向,要解決人類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的問題,自然不存在需要改變的。所以,西方學者認為習近平已經自認自己是先知,神的代言人。

現在,我們回答觀眾朋友們關心的問題,習近平畢竟在基層歷練多年,為什麼這麼犟,不知變通,不知反思呢?我的看法是:極權主義思維使然。極權主義理論認為,人類可以在人間建立一個完美的天堂,而共產黨就是這個真理的代言人,也是人民的領導者。也就是說,習近平並不認為他這樣犟是錯的,相反認為是在堅持真理。因為共產黨掌握了真理,而他是共產黨的領袖,自然具有神一樣的智慧和能力。這樣,他就不會犯錯,也不可能犯錯。而美國的三權分立理論認為,人類因為不可擺脫的罪性,不可能成為完美的人,不可能不犯錯,權力只有分離才能防止政府腐敗和惡行。世界上不可能有天堂,也沒有先知。人類必須在錯誤中不斷認識錯誤,改進錯誤,逐步完善。在六中全會的第三份歷史決議中,習近平完美無缺,力拔山兮,氣蓋世,簡直就是紅太陽第二,中國的救世主。而反觀美國,什麼都不完美,沒有完美的政府、社會和人。但中國的完美、習近平的完美打造的只是一個假神和獨裁者,而美國則在不完美中不斷改進錯誤,不斷地進步。

綜上所述,習近平上任以來越來越犟,直至今天的霸道。在國內國際四處顯示中國和自己的強硬和不可改變,將自己封為神和先知。但在習近平犟勁的背後是中國經濟的下行、社會的流氓化和國際孤立。極權主義早在二次世界大戰和冷戰後就已經破產,但習近平不識時務,明知不可為,而偏要為之,偏要與世界文明潮流對抗,就像倔強的唐吉柯德沖向巨大的風車,其結果自然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