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權:國際“救救張展”呼聲未獲回應 更多中國公民卻因而被噤聲

0

嘗試為張展發聲的中國公民,包括湖南長沙一名大學女生,遭到當局不同程度的打壓。粵語組製圖

武漢疫情期間親赴當地採訪的中國公民記者張展,從去年5月被捕後一直絕食抗爭,身體非常虛弱,家人擔心她可能活不過冬天,呼籲當局讓她保外就醫。然而近1個月過去,當局仍未回應家屬訴求,代表律師再向監獄管理局反映卻無果而返。而嘗試為張展發聲的中國公民,則遭到當局不同程度的打壓。

監獄和上級單位「踢皮球」拒回應

張展的律師張科科向囚禁張展的上海女子監獄申請會見已超過40天,張展家人申請保外就醫也將近1個月,都一直沒有迴音。張科科周三(24日)到上海監獄管理局,反映律師會見受阻的問題,並了解保外就醫申請進展,卻繼續被「踢皮球」。監獄管理局保安說那裡是臨時辦公樓,不負責接待,要他致電法律熱線,接電話的人又讓他致電上海市女子監獄。

張科科說:我說我就是因為在監獄沒有得到會見,他也沒有給我回應,我才找你們上級部門。監獄是完全不想處理這個事情,或者他們處理不了這個事情。我說張展長期絕食,現在生命垂危,比較嚴重,律師就是想會見她,家屬也希望能保外就醫,但是你們就完全對這個事不作回應,置之不理。

張母以淚洗臉 嘆張由律師高材生變階下囚

而在去監獄管理局前一天,張科科和張展的媽媽會面,他表示張媽媽一提到女兒就流眼淚,對女兒的情況非常焦急,卻又不知道該怎樣做。而張展的情況,也引起了家庭成員之間的紛爭。對於女兒由一個律師和高材生,走到坐牢、絕食和生命垂危的地步,張母更是感到萬般無奈。

張科科說:張展她需要得到有效的治療或者應有的人道待遇,所以我想監獄在人道主義和人的生命健康這方面,應該承擔應有的責任。我覺得是不是這種方式能夠讓張展的生命能得到保障,不至於真的出現慘局。

張科科表示,他上一次見張展,是在今年1月中,她從看守所被移送到監獄之前,當時張展已經非常消瘦,而且臉色蒼白、皮膚乾枯。而張展母親上月底和女兒視像會見後,發現張展健康情況非常惡劣,要人扶著走路,連抬頭都沒有力氣,哥哥張舉更直指妹妹可能「活不了太久」,對外發出呼聲,並向監獄申請保外就醫。

事件引來國際關注,美國、歐盟以至聯合國都相繼發聲,呼籲中國立即無條件釋放張展。早前近700名公民聯署向上海市司法局、上海市女子監獄發出《關於給予張展全面身體檢查和緊急救治的呼籲書》,呼籲為張展進行全面身體檢查和治療。

張科科認為國際社會的關心,對張展的情況肯定有幫助,讓獄方重視她的身體狀況,確保她身體健康。

china-savecheungc2.jpg

律師張科科和張展的媽媽會面,他表示張媽媽一提到女兒就流眼淚,對女兒的情況非常焦急,卻又不知道該怎樣做。(張科科推特照片)

律師謝陽赴滬求見美國領事 高鐵站直接被攔下

張展家屬和律師的努力,至今仍未得到回應,而嘗試為張展發聲的中國公民,則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壓。湖南維權律師謝陽本月初訂了到上海的機票,準備看望張展媽媽,卻被公安登門勸阻,之後他的健康碼更忽然「綠變紅」,讓他不能登機。

他原訂周三(24日)早上約見美國駐上海總領事,向其反映張展情況,卻在前一天晚上在上海高鐵站被攔下,幾小時後直接被送回湖南長沙。期間被便衣警員粗暴對待,更一度發生肢體衝突。

謝陽說:他們只是警告我不要參與圍觀張展的案子,說我們是他們的麻煩,總是給當地公安部門添麻煩。我通過微信向美領館方面表達歉意,告訴他我現在的處境,當然他也是很理解的。

china-savecheungc1.jpg

湖南長沙一名大學女生,周六(20日)在當地著名景點橘子洲頭舉牌聲援張展,其後被有關部門帶走約談,而今未有消息。(推特照片)

china-savecheungc3.jpg

網絡出現「釋放橘子洲頭女孩」的呼籲,有海外網民號召,如果再沒有她的消息,就到當地中國大使館抗議。(推特照片)

長沙女大學生舉牌 聲援張展後失聯

另外湖南長沙一名大學女生,上周六(20日)在當地著名景點橘子洲頭舉牌聲援張展,紙上寫著「不再沉默,救救張展」的字句。中國維權網站「民生觀察」引述知情人士表示,該名女生被有關部門上門帶走約談,而今未有消息,引起海內外關注。網絡出現「釋放橘子洲頭女孩」的呼籲,有海外網民號召,如果再沒有這名女生的消息,就到當地中國大使館抗議。

38歲的張展曾為執業律師,去年2月起以公民記者身份,親身到武漢跟進新冠肺炎疫情,並在社交平台發布武漢居民在封城下的生活狀況,5月被捕,去年12月被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她被捕後一直絕食抗爭,被當局以滴管強行灌食,身體非常虛弱。

記者:呂熙 責編:羅燕雲 網編:劉定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