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人士:中国至少9家国企以安全为由 限制员工使用微信

0

微信标志 美联社图片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日前披露,中国部分国有企业以安全问题为由,正在限制员工使用腾讯公司的微信软件。有台湾学者认为,当局此举或是为避免中共权力斗争或相关产业敏感信息外泄。

11 月 1 日,中国的《个人信息保护法》生效,监管部门加大了对各企业用户数据的所谓合规监管。而继阿里巴巴之后,另一产业龙头“腾讯”也成为官方整顿的重点。中国工信部日前要求腾讯暂停旗下 App 服务的更新检测,合格后才能上架。接下来,又传出中国九大国有企业已禁止员工使用腾讯控股公司软件微信的消息。

微信是在中国最盛行的通讯社交软体,全球用户约12亿人,逾550万家企业使用,月活跃用户达1.3亿。许多中国的公共和私营企业都使用微信进行内部和外部沟通,微信尤其在疫情期间的角色更重要。

美国《华尔街日报》日前引述知情人士披露,包括中国移动、中国建设银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等至少9家国企都在本周告知员工,禁止在微信上建立与工作相关的群组、传送敏感讯息,并要求对相关群组进行关闭或删除。

报导指出,国企管理人员告知员工,在微信上交流要谨慎行事,不应该传递与公事相关的讯息;并已有9家大型国企对该软体存在资安方面的顾虑。

报导还说,中国政府加强对互联网巨头的审查,包括对中国最有价值的公司腾讯,及腾讯的数据收集的做法。

腾讯办公室位于广州的 TIT 创意产业园区内展示了一个微信标志。(路透社)

腾讯办公室位于广州的 TIT 创意产业园区内展示了一个微信标志。(路透社)

腾讯总裁刘炽平(Martin Lau)在11月曾说,中国更严厉的监管环境是新常态,而且会一直存在。腾讯在一份声明中提到,世界各地许多公司正在转向企业软件,以满足其内部通信需求,腾讯提供WeCom(一种办公协作应用程序)作为解决方案。

外界解读,中国政府担忧内部互联网巨头的力量足以挑战共产党垄断这些信息的愿望。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和移动服务公司美团网,已被处以反垄断罚款;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金服的大宗上市,在去年底被否决;打车服务滴滴,则仍在接受几个月的网络安全审查。

日前腾讯证实,一名腾讯高管因涉嫌未经授权分享微信收集的个人信息而被当局拘留。

许多全球银行也禁止在工作中使用个人电话,或在工作设备上记录电话和短信。一些中国国有企业和军事人员被限制使用特斯拉公司的车辆,中国政府担心汽车收集的数据恐成为国家安全信息泄露的来源。

学者:避免敏感讯息外流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所长沈明室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研判,中国大陆早就制定有关国家安全或保密相关的法令,“主要目的是避免中国大陆比较敏感性议题或内容外流到其他国家,让其他国家可以根据这些传出去的讯息来研判目前中国大陆权力斗争,或其他相关产业发展等重要敏感性的讯息。”

沈明室分析有两种情况,一是中国愈来愈封闭,另一种说法是自信心不够,不想让外界知道相关讯息。例如,国有企业目前经营状况、对外资源匮乏、目前运作可能遇到的困境。当局不希望这些讯息外流。

沈明室预测:“不只国有企业,未来可能只要国营企业、国营单位、政治、党的机构甚至军队,也会有这样的限制行动,封闭、讯息管控,避免外界知道更多相关讯息。 ”

中国大陆不能使用line和脸书等软体,很多境外民众透过微信跟中国大陆内部的人士互动、沟通聊天,这项限令势必造成不便。但沈明室说:“极权国家当然以党国的稳定和安全为最优先,怎么会管人民的方便和言论自由,那不是它最重要考量的。”

沈明室认为,要去评估的是,生意还是要做,未来这些国有企业如何发展出补救管道而不影响境内外运作?预期微信用户可能会减少。

腾讯广州办公室展示微信活跃用户数的面板 (路透社)

腾讯广州办公室展示微信活跃用户数的面板 (路透社)

流亡台湾的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微信是中国政府对民众进行监控的方式,中国高压统治,敏感词汇愈来愈多。作为企业,员工之间若使用通讯软体,最大考量工作机密存在泄露风险,也担心员工无意打出的字触犯敏感辞汇、禁忌。

龚与剑提到,腾讯会对用户发出涉及敏感禁忌的东西迳行屏蔽,发消息的人不知道别人收不到,误以为自己已发给对方。

龚与剑提到,腾讯全天候24小时监控是针对所有人,并不是只针对异议分子,早在2008年他在中国政府消防部门工作就受过限制。

异议人士:公安也备2支手机反制监控

龚与剑说:“消防部门明确规定,所有工作上的事情都必须通过公安部、消防内部区域网,禁用腾讯、QQ谈论工作上的事,私人是可以的。”

龚与剑曾因主张“平反六四”被判反革命罪,送劳教两年,之后仍持续受监控。他提到,2015年之前还在中国时,与监管他的公安机关人员交流中,公安私底下无意透露自己如何反制被监控。

龚与剑说:“每一个公安人员百分之百或几乎都有两支手机,一是工作上的用机,一是属于私密性手机。私人手机上对中国软体腾讯、QQ都没有安装,公安人员自己都说,他们知道腾讯对民众的监控有多么可怕。”

龚与剑提到,他来到台湾后,发现很多台湾民众因两岸交流紧密,安装很多中国软体,特别微信、QQ、抖音等等。他提醒,不要自认没有搞政治无所谓,其实中国的监控无所不在。

龚与剑举例:“武汉肺炎刚爆发时,我把《联合报》报导拍下来,透过微信、QQ发给在中国的朋友。谁知道一发出去,我中国大陆的帐号统统都中标,都被封杀。经过这个事彻底打醒了我,为了自身的安全、资讯的安全,最好拒绝使用中国制的任何软体。”

龚与剑认为,手机就是民众自己花钱给自己安装的监视器,在民主国家可能有法律限制政府的行为,但是在极权国家,一支手机就能让政府知道你的一言一行,“老大哥”随时在看着你。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许书婷、何平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