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话中南海:奇奇怪怪的中共国务院部委 “双首长制”

0

中南海正门新华门   维基百科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公安部的双首长制与王小洪的政治未来》刊登和播出之后,有持续关注习近平当局此番重要人事布局的外界媒体,以《王小洪成为了公安部一把手,赵克志降级为二把手》为报道文章的分标题,认为:这个人事变动很奇怪,因为党委书记是王小洪,但是赵克志在行政上还是部长,是王小洪的上级;而在党务上,赵克志变成了王小洪的下级。

确实,按照“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的逻辑,再比照中共地方各级党委都是党委书记是一把手,而同级行政一把手中都是在党委会中任副书记,即所谓二把手。如此推理出王小洪已经是公安部的“一把手”,而赵克志则已经屈居“二把手”,有理有据。

不过,正如我们已经在上篇文章中比照分析过的中共外交部现存领导体制一样,王小洪被宣布接任公安部党委书记之后的公安部和外交部一样,都是党委书记是正部长级,而部长则是由副国级的国务委员兼任。

与这两个部的如此现象正好相反的是,如今国务院系统里也正在施行双首长制的交通运输部的现任党委书记杨传堂是副国级 — 2018年3月起任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并以此职务继续兼任国务院交通运输部党委书记至今。而当时从山西省长位置上调任国务院系统,接替杨传堂交通运输部长的中共前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儿子李小鹏,则同时被宣布在该部党组中担任副书记。

当然,先不谈公安部从此开启的双首长制是否会长期持续,也不谈中共二十大和后年的全国两会之后,外交部的双首长制是否会被改变,而如今交通运输部的双首长制即使是会在明年二十大之后和后年两会之后被继续施行,目前这种党委书记是副国级,而部长是正部长级的现象,应该不会再现。理由是,杨传堂太过特殊。

杨传堂这位团省委出身的原山东省地方干部,是当年胡锦涛在1992年10月中共十四届一中全会上冒升中央政治局常委,从此开始分担江泽民的党务工作之后,到地方进行组织和人事考察过程中发现的“好苗子”。此后很快安排他杨传堂“当选”了山东省委常委,但并没有给他在当时那届山东省委内安排任何具体职务,而是直接将他宣布为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副主席。

当时对西藏自治区干部调整的具体内容,还包括从四川调去的郭金龙出任自治区委副书记。此时的自治区委书记是1992年接替胡锦涛的陈奎元,日后的胡锦涛成为政治局常委、总书记,陈奎元则被胡锦涛犒赏了一个副国级,在十和十一届全国政协会议上连任两届副主席。

这个陈奎元当年在西藏为官的时间比胡锦涛要长,从1992年坚持到2000年,但最终也和胡锦涛一样,因为严重高原反应导致心脏病而被调回内地,改任河南省委书记。

陈奎元走后,郭金龙递升。而比郭金龙年轻七岁的杨传堂,则接替了郭金龙自治区党委常务副书记的岗位。

2002年召开十六大时,郭金龙和杨传堂双双入选“十六届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不幸的是,郭金龙因为是在位一把手,所以和习近平等人一样,顺利当选;而杨传堂虽然已经在十六大之后就被晋升正省部级,但却因为十六大召开时暂时还是副省部级,所以被党代表们“差额”进了候补中委。

当时在十六大上,党内高层希望当选中央委员,但事实上落选,不得不进入中央候补委员序列的有:已经内定调青海升任省长的时任西藏自治区委常务副书记杨传堂;已经内定接任江苏省委书记的时江苏省委副书记兼南京市委书记李源潮;已经内定为河南省长接班人选的时任河南省常务副省长李成玉;已经内定晋升南京军区司令员的 时任军区参谋长朱文泉;已经内定出任中联部长和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时任中联部副部长 王家瑞;已经定内升任海军司令员的时任海军副司令员 张定发,以及时任副总参谋长熊光楷和时任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另外两位当时在中央委员预选过程中被差额掉的,就是邓小平和陈云的两大公子。而他们这批人当中,无论是邓朴方还是陈元,当时都是以正部级部门负责人身份进入大会主席团。如此安排的目的带有强烈的暗示性,但党代表们终究还是不买账。

如上在十六大上被“差额”进候补中委的人,在候补中委的选举过程中,杨传堂得票最高,所以才在十七大召开前被递补进入中委。

讽刺的是,如上这些在十六届中委选举过程中被“差额”掉的十个人里,有一半日后都出任副国级领导人。其中,李源潮如今已经从政治局委员和国家副主席位置上退休;另外四人,杨传堂目前正在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家瑞和 陈元以及邓朴方都是卸任政协副主席。

十六大开过之后的2003年10月,杨传堂被安排出藏,接替了青海地方干部赵乐际的中共青海省委副书记和省长职务;但在这个职务上只干了14个月便被胡锦涛安排二次进藏,就任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

胡锦涛时代中共官场上有句顺口溜,叫“干部去过西藏,升官当仁不让;干部去过‘新西兰’,日后升官不畏难”。

此时杨传堂的家乡山东省的省委办公大楼里,传出了一阵又一阵的祝贺之声。却原来,这个杨传堂的胞兄杨传升是当时的那届山东省委常委兼秘书长。

当年杨传堂被从地委书记位置上安排“当选”省委常委的次日,即被宣布出任西藏自治区委和区政府副省级职务的故事发生后,引起媒体的强烈好奇,传出不少所谓“朝里有人好作官”的说法。但事实上,当时杨传堂的胞兄,比他年长6岁的杨传升,还只是省人事厅的副厅长,比进入省委常委之前的地委书记杨传堂的政治地位还低着半格。

2005年11月27日,中共中央突然宣布由张庆黎代理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却原来在此之前,杨传堂因为突发脑溢血导致重度昏迷,被胡锦涛下令派专机接到北京救治。命是捡回来了,但医生的诊断是需要较长时间的休养。

不幸的是,比杨传堂年长6岁的胞兄杨传升在2010年10月就“因病抢救无效”,去世时年仅62岁。他当时的职务是中共十七届中纪委委员和山东省委常委兼省纪委书记,说起来是死在了工作岗位上。

2006年5月29日,杨传堂被正式宣布免去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职务,被临时安排为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正部长级),但事实上并没有上任。直到2007年年中,杨传堂被医生通知可以复出工作了,中组部才又宣布给了他一个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党组书记。

2007年10月12日,杨氏被递补为中央委员;在随后举行的中共十七大上,继续当选第十七届中央委员;2011年8月,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理事会主任、党组书记。

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时年58岁的杨传堂先是被宣布任国务院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一个月后,在8月31日结束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上,被宣布为交通运输部部长。

2016年9月3日,杨传堂被宣布“不再担任国务院交通运输部部长职务”,但继续担任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

2018年3月14日,64岁的杨传堂被“当选”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晋升副国级。

杨传堂晋升全国政协副主席之后,笔者曾在本专栏刊登专题文章分析说:终于出笼的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名单中,还有一位杨传堂也和夏宝龙一样是在十九大上没有被安排继任中央委员的。如果说夏宝龙没有进入十九届中委名单是因为他的年龄原因 — 十九大开召开的当年,即年满六十五岁。但一九五四年出生,十九大召开时才满六十三岁的杨传堂没有连任中委,似乎也不合“惯例“。当年十六大至十七大之间的杨传堂被从中央候补委员中递补进入十六届中委,所以到十九大召开之前,他已经是连任了两届半中委。

说起来,这位杨传堂二十五年前即已经官至副省部级,职务是当时的山东省委常委;援藏一段时间后,调升青海省长是二零零三年初的事情,十五年的时间在多个正省部级岗位轮换之后才满六十三岁,犒赏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应该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更何况,当年接替他西藏自治区委书记职务的张庆黎已经早于他杨传堂5年时间,在2013年召开的中共第十二届全国政协会议上即已经升任副主席了。

笔者当时的分析内容还有,之所以在2017年十月的十九大召开之前即把先他杨传堂的交通部长职务免去,任命了李鹏儿子李小鹏,说到底就是为了让李小鹏能够顺利进入十九届中央委员会。而当时把杨传堂继续留在交通部,让他专任部党组书记,目的也不过是为了让他杨传堂在一个具体职务上等待十三届全国政协会议的召开。继而没有在十九大上安排他连任中央委员,同样也是为了给李小鹏腾位置的考虑。因为国务院各部都是各自只有一个中央委员名额。

但日后看来,笔者的如上分析已经被事实部分证实,部分否定。

证实的部分是,先不说在十九大召开时早已经年过65岁,但因为当时已经是副国级待遇的在位全国政协副主席张庆黎和卢展工都是在十九大上连任中央委员,就是和杨传堂同样是1954年出生,在中共十九大召开的当年才年满63岁的时任正省部级干部被安排新任或连任十九届中央委员的例子可以举出好几个:比如,2020年11月20日被宣布“不再担任中共云南省委书记”,继而转任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陈豪;同年内,也是“因年龄原因”而被免去贵州省委书记职务的孙志刚,以及被免去辽宁省委书记职务的陈求发等等,均是1954年生人。其中的陈豪和孙志刚都还是十九大以63岁年高龄首次进中委,此前5年的十八大上连个“候补”都不是。

而笔者几年前的分析被事实否定了的内容是,当时笔者因为杨传堂十九大上没有连任中委而断定他在被李小鹏接替交通运输部长职务之后,继续担任部党组书记的安排仅仅是一个过度,唯一的目的是要让他杨传堂在十九大召开之后至次年十三届全国政协会议召开之前的5个月左右的时间里,不处于“暂时退休”状态。但是,到本文截稿为止,中共十九大已经过去了4年多1个月的时间,杨传堂被安排把交通部长职务交给李小鹏之后,他的交通部党组书记的职务已经被持续了4年零5个月的时间。虽然这4年多时间里的官方公开宣传中,极少出现杨传堂以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身份亮相的报道,但该部的官方网站中清清楚楚注明,部领导是党组书记杨传堂在先,部长在后。而部长李小鹏的官宣简历中则清楚注明,他同时的党内职务是交通运输部党组副书记。

这与如今的外交部和公安部的官网上主要负责人的排名正相反,这两个部的部负责人排名都是以国务委员身份出任的那个部长排名第一,而部党委书记排名第二。

有所不同的是,如今公安部里的新任党委书记王小洪的行政职务仍然还是他此前已经担任的常务副部长兼一个特而又特的局长;而外交部的现任党委书记则是专职党务人员,不同时兼任副部长。

关于为什么会有如此“双首长”制的安排,以及至今继续施行或者刚刚开始施行了“双首长制的国务院部委之间的异同,我们本专栏的下篇文章中还会继续分析。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