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勇:真正的基督教的核心標記

0

真正的基督教必然高舉耶穌基督的王權和救贖,當然也必然高舉上帝的主權和約法,這是辨別基督教真偽的核心標記。唯獨當我們高舉基督的王權和救贖的時候,任何個人或群體才無法自序自己是“大救星”;唯獨在上帝的主權面前,人間的一切專政、極權才顯明其虛偽和醜陋之處;唯獨在上帝的約法面前,世上的所有人才能得以平等自由,沒有任何人在上帝的約法面前可以凌駕於其他人之上,即使國家制定的法律也必須以上帝所啟示的律法為“高級法”。

我們一旦在個人和群體自由上不再高舉基督的王權和救贖,就會有各種形式的罪人妄稱自己是“大救星”和“解放軍”,高唱“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他是人民大救星”,“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我們一旦在哲學和思想上不再高舉上帝的主權和約法,世間的權力就不再受到任何更高的權力的制約,世間的法律就不再受到任何更高的律法的判斷,此時剩下的就是人與人之間赤裸裸的暴力衝突, “拳頭大的是老大哥”,“槍杆子裡面出政權”,“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朕即是法”,人間頓時變成弱肉強食的叢林世界,暴君酷吏如同猛獸肆虐,吞噬同類,罪惡和野蠻的本質就在於此。

現代西方法哲學的致命錯謬就是歷史法學派和實證法學派的出現,他們認為,既然世上各個國家的法律在不同時期、不同地方各不相同,法律必然是相對的,是歷史的產物,是人的意志不斷變化、認識不斷上升的結果。如此他們就把法律和公義觀與一千五百多年的基督教傳統徹底割絕,從根本上否定了上帝所啟示的不變的律法和原則。 在馬克思所主張的唯物主義及其歷史決定論的影響下,這種律法的相對論更是喧囂塵上,分析法學派奧斯丁(John Austin, 1790-1859年)的謬論幾乎成了全世界法學界一致公認、不證自明的真理: “法律就是國家中享有主權者的命令(law is the command of the sovereign power in the state)。” 簡言之,法律就是掌權者的命令!這樣的法律觀完全喪失了法律本來享有的神聖性,最終鼓吹的就是“強權就是真理”(Might is right. ),甚至“惡法亦法”,直接違背、否定了西方几千年法律傳統中強調的“惡法非法”論。

這種離經叛道、殘酷無情的法學理論最終導致的就是二十世紀極權主義國家在歐洲基督教世界內的出現。一旦否定聖經中所啟示的公義論和律法觀,不管是法國的拿破崙,德國的希特勒,還是蘇聯的斯大林,都可以堂而皇之地以國家和法律的名義施行暴政了!那些破除法律的神聖性的法學家豈不是更有罪的始作俑者嗎?對於國家與法律的公正與否不聞不問、甚至參與屠殺和暴政的基督徒,豈不也是這些暴君屠夫的同謀者嗎?!對此現象和追問,西方基督徒必須作出嚴肅的思考,中國基督徒必須不忘歷史的教訓。

——選自王志勇《福音、國度與文化:三化異象與基督徒侍奉的天國戰略》

–自作者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