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思想 熱點時評 白話:台灣人有沒有權利決定自己的命運?

白話:台灣人有沒有權利決定自己的命運?

0

自從看了中國人民大學金燦榮教授今年五月在江蘇沭陽縣舉辦的江蘇紡織服裝產業集群(園區)發展大會上演講時說的,跟台灣人講道理講不過的話,就一巴掌打過去,自己就一直在糾結:做為高級知識分子的金燦榮為啥如此放肆!他為什麼會“說不過”台灣同胞?

別看金燦榮教授天天養尊處優,故而精神抖擻,可以他一己之力,對2350萬台灣民眾而言,不值一提:一個台灣人不行,就上兩個,兩個台灣人,就能讓金燦榮叫饒。

所以我的意思,金燦榮敢那麼放肆,是依仗他的背後,是他的背後一直說要打過去,而且說了大半個世紀。如果金燦榮不是大陸教授,是台灣教授,估計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尚未收復,就如此放肆,這讓台灣民眾會怎麼想?前段時間有網友調侃,問台灣收回後,這邊說的能兌現嗎?一想到有金燦榮這樣的教授,就不能不打個問號。因為金教授代表98%以上的中國人,這是金教授的“銅牆鐵壁”。

金燦榮的原話是這麼說的:“你對他好跟他講道理,你說不過他,特會說,真一巴掌打過去,什麼都好商量”。這真是奇了怪了。說不過別人就要打別人,這與流氓地痞有什麼區別?現在把金燦榮這句話稍加分析就可看到:一,金燦榮對台灣民眾好;二,台灣兩千多萬民眾“不識好歹”;三,金燦榮這樣的高級知識分子都感覺“說不過”台灣人,因為台灣人“特會說”。他說他去過多次台灣,一定是領教過的。

這就有意思了。前兩條不證自明,顯然是胡說八道。這個世界上不識好歹的人確實有,但絕非台灣同胞。想想看,如果說台灣同胞不識好歹,那麼台灣同胞的同胞呢——金燦榮敢說他不是台灣人的同胞?就算金燦榮也認為這個世界上只有兩種人,即一種叫人,一種叫中國人,那麼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嗎?正因為台灣人肯定也是中國人,如果說台灣同胞不識好歹,豈不等於說中國人不識好歹?豈不等於說他金燦榮不識好歹?金教授答應嗎?

這樣一來,就剩最後第三條了,即金燦榮認為台灣人“特會說”,他“說不過他”們。大家知道,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金燦榮果真有理,怎麼會“說不過”台灣同胞呢?台灣同胞再怎麼“會說”,也不可能把假的說成真的,把真的說成假的;或把原本畝產幾百或一千斤說成“畝產三萬六千九百多斤”(見1958年8月13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如此登峰造極的“衛星”全世界都知道。這種“本事”,好像台灣同胞要比大陸遜色得多,只有等收復過來並同化後台灣或許才有可能趕上。

此外,你聽說過台灣民眾有哪一個像金燦榮這樣,“說不過”對方,就要一巴掌打過去嗎?沒有。肯定沒有。像金燦榮這種人,如果在台灣做教授,早就被台灣民眾罵死了:這種連道理都不會講,而且就因為講不過對方還要用武力的人,怎麼有資格做教授?

分析之後把自己的糾結說出來。本人在想,台灣儘管也有2300多萬人,然而還是不能代表別人,包括不能代表大陸人。但他們能不能代表他們自己呢?如果回答是否定的,那就什麼都不用說了,就像金燦榮說的那樣:一巴掌打過去……

如果回答是肯定的,那就好說:他們可不可以決定他們自己要做什麼?或者說決定他們自己的命運?根據他們可以代表自己這種不證自明的理由,他們當然可以決定自己做什麼不做什麼。如果他們可以決定他們做什麼,那麼他們的選擇是不是應該得到全世界包括大陸同胞的尊重?特別是從法理上講,誰敢說有問題?

全世界都知道,美國各階層各類人都有自己的組織,誰侵犯了他們的利益,他們的組織就一定會站出來維護他們的利益,包括向政府申訴,以至於上訴到美國聯邦法院。可見,這個世界上每一群體都有每一群體的利益,群體之外的任何人都不能代表那個群體,更不能以任何借口來剝奪他們的權利。這是多麼淺顯的道理,還用得着費口舌嗎?當然,好像跟金燦榮以及跟金燦榮相同思維的人是說不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