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歷史 口述史/回憶錄 裴毅然:一個紅衛兵樣本

裴毅然:一個紅衛兵樣本

0

毛時代遠去,毛遺產龐大,還真不能小覷,真正“影響深遠”。那一大坨喝狼奶長大的紅衛兵、紅小兵(從習近平到底層老紅漢),頭腦中只植入馬列芯片、只會背毛氏語錄、馬列警句。青少年時代汩汩喝入的狼奶(歪歪理、邪邪語),滲入血液、凝成思維,發酵終身。相當一批紅衛兵至今不知其他思想體系,仍以共產主義為神聖彼岸,握為真理,氣貫長虹,要以他們對世界對人類的理解安排國家秩序、構建中國未來,甚至“解放全人類”。

史界術語:一代人做的事,幾代人才能擦去。大陸各種現狀,真是讓海外僑胞看笑話了,而且是笑了可能要哭的“紅色笑話”。

一位老知青

筆者一位七旬遠親,1948年出生杭州,1966屆高中畢業生(浙江省第一重點中學),校紅衛兵司令,1969年積極回應老毛號召,上山下鄉寧夏六盤山,接着再攜妻轉赴最艱苦的西藏日喀則;文革後期,他致函張春橋(討論“無產階級繼續革命理論”),四人幫倒台後搜出“商榷信”,淪為“三種人”,跟着入獄受審年余;1984年好不容易折騰調回家鄉杭州,小職員終老,2018年去世(胃癌)。

這位老紅衛兵雖居草莽,卻終身心懷天下,非常關心國家大事。2010年6月退休學會上網,2012年5月寫下第一篇網文:〈私有化改革為主旋律的改革開放要停下來〉。他認為“改革開放”有違共產主義方向,標準的資本主義復辟。他的網文雖然了無影響,但老同學聚會,他高聲議政,遭到三位同學擲嘲——

一位官員同學:你吃的是地溝油,想的是中南海的事。

一位學者同學:你啊,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

一位商人同學: 老話都說,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

他很沮喪,被老同學點了穴位,“一屋不掃”指他女兒教育都搞不定(長女大學期間精神分裂),還操心什麼國家大事?同學聚會後,他承認內心“有點波動”,有失安寧。自己本着當年初心——關心國家大事(毛語),竟遭老同學集體揶揄吐槽,很想不通,很長一段時間悶悶不樂。

上書中央

2017年,確診癌症,得知來日無多,5月撰〈建言十九大〉,寄給中央七常委,未得任何迴音。2018年1月,他再上書國務院住建部長,要求停止住房私有化的房改政策,部長回了他一封安慰信,勉勵他“操心國事”,但婉拒他的“革命化建議”。他捧着回信遍告親友,象是天大喜訊。

他給住建部長的信中——

只是一名普通退休職工的我,意識到要關心國家大事,要高舉馬列毛大旗,要將革命進行到底,重塑勞動人民當家作主的地位。

他表示強烈看不慣兩極分化,強烈要求回到大家差不多的毛時代,對近年房價一路騰漲跌足捶胸,很不滿自己突然成為“資產階級”。他告訴部長:他住的這套兩室一廳現價¥200萬,未能“保持無產階級本色”,非常遺憾非常痛心。

全文太長且雜,撮要簡述兩大觀點——

  • 私有化違背中國革命大方向。改革開放恢復私有制,資本主義復辟,中國革命不是白搞了?怎麼對得起千千萬萬犧牲的革命先烈?
  • 社會兩極分化極其嚴重,已經超過“萬惡的舊社會”,工人農民再受奴役,“工人農民當家作主的地位已被資本橫掃一空”,應立即停止私有化房改。

他十分看不慣當今中國的一切,包括看不得自己“富起來”,因為與青年時代的革命志向南轅北轍。他不甘默默屈服現實,他要發聲要呼籲!他腦中運行的全是馬恩列斯毛。真是有什麼樣的意識形態,便會有怎樣的社會產品。文革真正進入幾代人的血液,至少還在控制相當一批老紅衛兵的思維。筆者這位老紅衛兵遠親,終身堅執馬列原教旨,估計一定很支持薄熙來“重慶唱紅”、一定很擁護“二次文革”。

這位老紅衛兵確為毛時代樣本,誡示世人意識形態的重要性。毛時代真正的“淡化”、“隱退”,好像只能等待歲月的汰洗,只能讓時間最終帶走馬列主義、帶走赤色邏輯、帶走天安門上的那張像。

五嶽歪傾

中軸傾,五嶽歪。得承認,赤潮禍華很成功很徹底,成功擰歪數代大陸國人的判斷邏輯,居然至今還在以富為罪、還為自己“富起來”發愁、還在恩將仇報敵視“西方帝國主義”、還在…… 1949年後大陸確實形成“特殊國情”,擰歪的邏輯幾代人都無法扳復原位。

五四時期只注重“科學救國”、“實業救國”,百年國史證明最重要的應是“人文救國”,首先得確定方向呵!用中共的話來說,就是不能犯“路線錯誤”。可憐吾華選錯主義嫁錯郎、領錯圖紙走錯道,為了一則荒謬赤說,支付百年學費,而且續費至今,還不知何時能停費。莫辦法,今人只得清理一坨坨赤色垃圾、挪走一條條赤色邏輯,為送客馬列干點活。現實雖然很無奈,但多少總得掙扎一下、多少得活得明白一點。

筆者從紅色神州走來(63歲才移美),雖說寫了15年反共文章,實則也是滿身紅細胞、滿腦馬列貨,至今在家中還不時蹦出文革語彙、毛氏語錄——“向毛主席保證!”、“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國民黨反動派!”、“解放後”…… 有什麼辦法,自幼組裝的就是這些零配件呵!較之那位老紅衛兵親戚,五十步笑百步耳。只能說,能夠掙脫“五十步”也算歷史進步,總比停留原地強吧?總得有人先明白起來吧?先告別共產邪說吧?

無論如何,大陸上的“明白人”畢竟一天天多起來。青山遮不住呵,一代代國人會一直認“主義”不認權益嗎?會不明白人權組成國權?14億國人會贊同封鎖自己的網絡風火牆?會不要自由?會……?

“主義”能否萬歲、“革命”能否堅持,當然取決於造福還是造孽,赤禍如山,赤說還能走多遠?

初稿:06/29/2020;定稿:10/2/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