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思想 热点时评 张青:中共公安部党委书记换马的联想

张青:中共公安部党委书记换马的联想

0

习近平有动作了!

北京官媒报道:王小洪11月19日接掌中共公安部党委书记。这位现年64岁的新贵在习近平主政福州(1985年)期间,先后任闽侯县公安局局长,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十八大(2012年)后擢升河南省副省长,公安厅长,再调任北京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十九大(2017年)后升任公安部正部级常务副部长。

据港媒《星岛日报》分析,王料将出任公安部长,且于2023年跻身国务委员,手握中共“刀把子”。同时担任中央港澳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参与领导港澳事务。

王的火箭式升迁,就像《红楼梦》中薛宝钗所吟“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全靠习大大倾力提拔,且必将肩负重任。一旦位居国务委员兼管公安及港澳事务,就比毛晚年身边的大内总管汪东兴(少将)更具实权了。

显然,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信号。中共虽然一再强调“党指挥枪”,但实际上向来是“枪指挥党”,真正的一把手只能是军委主席,而不是党主席或总书记。除了军队,把管警察的权利掌握在自己手中是习近平走向个人独裁必要的一步。

据传马克思尝云:“历史总有惊人相似的一幕”。苏联曾出现暴君斯大林;中共也诞生魔头毛太祖,均以乾纲独断草菅人命著称。斯大林猝死后,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召开,中共二十大则将于明年召开。都是“双十”!

前者闭幕那天晚上,赫鲁晓夫作秘密报告,斯大林杀人魔王的形象暴露无遗,全球为之震撼。国际共运声名狼藉。影响所及,同年9月开幕的中共八大一度不听毛的指挥棒,通过决议著重发展生产力(刘少奇政治报告),注意综合平衡(周恩来谈经济),反对个人崇拜(邓小平谈修改党章)。毛落得个孤家寡人,“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不得不放下身段暂时让步。据说他当时告诉身边的秘书叶子龙:大会闭幕后他打算去写书。这是作为1982年夏天十二大列席代表的王蒙听叶说的(叶文革后任北京副市长,也是十二大列席代表,见《王蒙回忆录》)。

然而,这位“马克思加秦始皇”于1957年二月抛出什么“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理论”,以“帮助(共)党整风”为诱饵,“引蛇出洞”。大陆几百万知识份子被玩弄于股掌之间。随即万马齐喑。神州再无刚直之士敢触逆鳞,连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也噤若寒蝉,被迫一次次就所谓“反冒进”“离右派只有五十米”做检讨。后面发动文革以一人之力整肃中共高官。毛之所以敢无视中共内部多数反对意见一意孤行并能成功,关键在于掌握了枪杆子。

不过,物极必反。毛咽气之日否定之否定开始了。曾下跪誓言效忠毛遗孀的大内总管汪少将,与毛临终指定的接班人暗通款曲,联同中共军头铤而走险,反戈一击,毛派顷刻覆灭,亿万黎民兴高采烈,高唱马屁冠军郭沫若所撰新词“接班人是俊杰,遗志继承果断。”

可是,中共乃流氓无产者起骨干作用的组织,宗奉所谓马克思主义,实质与邪教无异。毛时代各级官员竭力维护其既得利益。毛极为赏识的所谓“人才难得”的邓小平及其亲密伙伴,绝对不会放弃手中的权力。邓深知“社会主义公有制”那一套窒碍经济发展,遂审时度势,发挥市场经济的生命力与创造力。同时又抓住大型的国有企业不放,或者交给所谓“红二代”经管。

共产党的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都不是一把手,只有邓小平是,靠的就算邓小平占据军委主席不放手。胡锦涛刚接班那几年,江泽民同样占据军委主席进行垂帘听政。

邓及其“六四”后起用的接班人江泽民都坚持以铁腕手段打击一众自由主义知识份子,镇压要求自主自治的新疆,西藏地区的民众。同时也继续推行毛太祖一直实施的洗脑政策。由于大陆中国廉价的劳动力优势(主要是农民工受压榨而造成,也包括毛时代职工低工资的因素),加上全球化的趋势,九十年代之后国内经济发展较快。人民生活有所改善。

可是极权制度的本质造成中共内部的腐败,贪官污吏侵吞国有资产,疯狂压榨民众。上行下效,道德空前沦丧,信义荡然无存。假冒伪劣商品充斥市面。环境污染日益严重,城乡空气劣质化。江河湖海水质不断恶化。森林滥伐水土流失。老百姓普遍受到“看病难,住房难,上学难”三座大山的重压。工矿企业工伤事故层出不穷。整个社会的可持续发展陷于绝境。中共到处吹嘘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模式迅速破产。民变蜂拥,“稳定压倒一切”成了各级党组织和政府的中心任务。

面对如此严重的危机,习近平陷于内外交困。这位志大才疏的知青出身的“红二代”,置父亲习仲勋多年惨遭毛太祖迫害于不顾,蓄意篡改历史,替毛涂脂抹粉。更荒谬的是,他竟然打算效法毛在中南海金銮殿的宝座上充当大帝。为此2018年3月,他操纵全国人大修改宪法,结束国家主席的两届任期限制。

这实际上也师承了俄国总统普京的伎俩。问题是他并非普京,后者在国内的个人领袖魅力远非念白字的习近平可比,西方也对普京也是明里暗里进行支持以免俄国发生动乱时波及欧洲。

写到此,不妨回顾一下本文的开头。为甚么王的火箭式上升不可等闲视之呢?这可以用1966年文革前的一段往事来说明。

大陆中年以上很多人都会记得“毛、刘、周、朱、陈、林、邓”,那是指1958年5月25日八届五中全会之后中共政治局七名常委,其中刘、周、朱、陈、林五人兼任副主席。

但1966年春,毛为打倒刘少奇而与林彪在南方秘密商定,调三十八军入关包围北京。此事开头瞒著刘、周、朱、陈和邓五位,其后不久才暗地通知周一人。三十八军号称“万岁军”,是彭德怀在韩战时颁给的称号。该军兵员十万,全部机械化,等于一个兵团的编制与装备。

十万大军进驻京城,一下子哪里有那么多房舍安置?这可不难,他们带了足够的军用帐篷,一律呈绿色。从高处鸟瞰就像一个个蘑菇,散落在首善之区!

毛,林的突然部署使刘手足无措,仓促之间他和周、朱、陈、邓商议对策,先请周致电毛询问原委。毛反问:我作为军委主席调兵需要先征求政治局常委同意吗?周连忙答称:不需要。实际上中共内部有明文规定,和平时期调动一个步兵连以上的兵力,必须由军委主席下命令。其他中央常委都无权过问调兵事宜,中央副主席也一样无权过问。这在中共的词典里称作“一元化”领导。

周听罢自然再也不说话了。

朱德和邓小平都是带过兵的,邓尤其反应灵敏。他见刘担心他们都成了瓮中之鳖,便提议实施反包围,让京畿周围四个军以“野营拉练”为名,布防到远郊。这样一来,城里一个个蘑菇似乎被“包饺子”了。不过这四个军加起来人数也没有三十八军一个军多,装备差距就更别提了。

所以当周把四个军“野营拉练”的事向毛报告,毛和林都毫不在乎。

毛林一不做、二不休,下令三十八军派出一部分人员,携带轻便武器前往中央各部、市内各党政机关以及电话局、电台、邮局、报社大院门外执勤,把原先的警卫全部换下来。同时又命令部队不得进入各大院内。

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兼市长彭真还不知道以上的情况。他从市委大楼走到院子里的车库,上车打算外出。不料到了大院门口就被截停。一名佩戴手枪的军官走近车门,要查看他的证件。彭真莫名其妙。幸好被邓小平称为“实际上是我党副总书记”(无此职位,中央书记处在邓属下只有几名书记和候补书记)的“老革命”修养不错,没发脾气。他把自己的证件拿给那个军官看了,随即顺利开车外出。

(以上根据京夫子《血色京畿》,台湾联经出版)

刘少奇是《论共产党员修养》的作者,当然修养更好。他没有向任何人发泄不满。邓小平也是处之泰然。朱德素来脾气好,陈云则寡言少语,都没再讲什么。周恩来一向彬彬有礼,对战士和蔼可亲,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三十八军的“执勤”到《“五,一六”通知》通过发出后便撤回市内原住地了。那时彭真跟罗瑞卿、陆定一和杨尚昆已被关押到秦城监狱。文革序幕已经拉开,不必亮出枪杆子了。

这回二十大之前,估计三十八军是不会入关的。习大大会给王小洪部长下达什么任务呢?笔者不拟妄自揣测,且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