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思想 熱點時評 張青:中共公安部黨委書記換馬的聯想

張青:中共公安部黨委書記換馬的聯想

0

習近平有動作了!

北京官媒報道:王小洪11月19日接掌中共公安部黨委書記。這位現年64歲的新貴在習近平主政福州(1985年)期間,先後任閩侯縣公安局局長,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長,十八大(2012年)後擢升河南省副省長,公安廳長,再調任北京市副市長、公安局長。十九大(2017年)後升任公安部正部級常務副部長。

據港媒《星島日報》分析,王料將出任公安部長,且於2023年躋身國務委員,手握中共“刀把子”。同時擔任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參與領導港澳事務。

王的火箭式升遷,就像《紅樓夢》中薛寶釵所吟“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全靠習大大傾力提拔,且必將肩負重任。一旦位居國務委員兼管公安及港澳事務,就比毛晚年身邊的大內總管汪東興(少將)更具實權了。

顯然,這是一個值得注意的信號。中共雖然一再強調“黨指揮槍”,但實際上向來是“槍指揮黨”,真正的一把手只能是軍委主席,而不是黨主席或總書記。除了軍隊,把管警察的權利掌握在自己手中是習近平走向個人獨裁必要的一步。

據傳馬克思嘗云:“歷史總有驚人相似的一幕”。蘇聯曾出現暴君斯大林;中共也誕生魔頭毛太祖,均以乾綱獨斷草菅人命著稱。斯大林猝死後,1956年2月蘇共二十大召開,中共二十大則將於明年召開。都是“雙十”!

前者閉幕那天晚上,赫魯曉夫作秘密報告,斯大林殺人魔王的形象暴露無遺,全球為之震撼。國際共運聲名狼藉。影響所及,同年9月開幕的中共八大一度不聽毛的指揮棒,通過決議著重發展生產力(劉少奇政治報告),注意綜合平衡(周恩來談經濟),反對個人崇拜(鄧小平談修改黨章)。毛落得個孤家寡人,“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不得不放下身段暫時讓步。據說他當時告訴身邊的秘書葉子龍:大會閉幕後他打算去寫書。這是作為1982年夏天十二大列席代表的王蒙聽葉說的(葉文革後任北京副市長,也是十二大列席代表,見《王蒙回憶錄》)。

然而,這位“馬克思加秦始皇”於1957年二月拋出什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理論”,以“幫助(共)黨整風”為誘餌,“引蛇出洞”。大陸幾百萬知識份子被玩弄於股掌之間。隨即萬馬齊喑。神州再無剛直之士敢觸逆鱗,連國務院總理周恩來也噤若寒蟬,被迫一次次就所謂“反冒進”“離右派只有五十米”做檢討。後面發動文革以一人之力整肅中共高官。毛之所以敢無視中共內部多數反對意見一意孤行並能成功,關鍵在於掌握了槍杆子。

不過,物極必反。毛咽氣之日否定之否定開始了。曾下跪誓言效忠毛遺孀的大內總管汪少將,與毛臨終指定的接班人暗通款曲,聯同中共軍頭鋌而走險,反戈一擊,毛派頃刻覆滅,億萬黎民興高采烈,高唱馬屁冠軍郭沫若所撰新詞“接班人是俊傑,遺志繼承果斷。”

可是,中共乃流氓無產者起骨幹作用的組織,宗奉所謂馬克思主義,實質與邪教無異。毛時代各級官員竭力維護其既得利益。毛極為賞識的所謂“人才難得”的鄧小平及其親密夥伴,絕對不會放棄手中的權力。鄧深知“社會主義公有制”那一套窒礙經濟發展,遂審時度勢,發揮市場經濟的生命力與創造力。同時又抓住大型的國有企業不放,或者交給所謂“紅二代”經管。

共產黨的總書記胡耀邦、趙紫陽都不是一把手,只有鄧小平是,靠的就算鄧小平佔據軍委主席不放手。胡錦濤剛接班那幾年,江澤民同樣佔據軍委主席進行垂簾聽政。

鄧及其“六四”後起用的接班人江澤民都堅持以鐵腕手段打擊一眾自由主義知識份子,鎮壓要求自主自治的新疆,西藏地區的民眾。同時也繼續推行毛太祖一直實施的洗腦政策。由於大陸中國廉價的勞動力優勢(主要是農民工受壓榨而造成,也包括毛時代職工低工資的因素),加上全球化的趨勢,九十年代之後國內經濟發展較快。人民生活有所改善。

可是極權制度的本質造成中共內部的腐敗,貪官污吏侵吞國有資產,瘋狂壓榨民眾。上行下效,道德空前淪喪,信義蕩然無存。假冒偽劣商品充斥市面。環境污染日益嚴重,城鄉空氣劣質化。江河湖海水質不斷惡化。森林濫伐水土流失。老百姓普遍受到“看病難,住房難,上學難”三座大山的重壓。工礦企業工傷事故層出不窮。整個社會的可持續發展陷於絕境。中共到處吹噓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模式迅速破產。民變蜂擁,“穩定壓倒一切”成了各級黨組織和政府的中心任務。

面對如此嚴重的危機,習近平陷於內外交困。這位志大才疏的知青出身的“紅二代”,置父親習仲勛多年慘遭毛太祖迫害於不顧,蓄意篡改歷史,替毛塗脂抹粉。更荒謬的是,他竟然打算效法毛在中南海金鑾殿的寶座上充當大帝。為此2018年3月,他操縱全國人大修改憲法,結束國家主席的兩屆任期限制。

這實際上也師承了俄國總統普京的伎倆。問題是他並非普京,後者在國內的個人領袖魅力遠非念白字的習近平可比,西方也對普京也是明裡暗裡進行支持以免俄國發生動亂時波及歐洲。

寫到此,不妨回顧一下本文的開頭。為甚麼王的火箭式上升不可等閑視之呢?這可以用1966年文革前的一段往事來說明。

大陸中年以上很多人都會記得“毛、劉、周、朱、陳、林、鄧”,那是指1958年5月25日八屆五中全會之後中共政治局七名常委,其中劉、周、朱、陳、林五人兼任副主席。

但1966年春,毛為打倒劉少奇而與林彪在南方秘密商定,調三十八軍入關包圍北京。此事開頭瞞著劉、周、朱、陳和鄧五位,其後不久才暗地通知周一人。三十八軍號稱“萬歲軍”,是彭德懷在韓戰時頒給的稱號。該軍兵員十萬,全部機械化,等於一個兵團的編製與裝備。

十萬大軍進駐京城,一下子哪裡有那麼多房舍安置?這可不難,他們帶了足夠的軍用帳篷,一律呈綠色。從高處鳥瞰就像一個個蘑菇,散落在首善之區!

毛,林的突然部署使劉手足無措,倉促之間他和周、朱、陳、鄧商議對策,先請周致電毛詢問原委。毛反問:我作為軍委主席調兵需要先徵求政治局常委同意嗎?周連忙答稱:不需要。實際上中共內部有明文規定,和平時期調動一個步兵連以上的兵力,必須由軍委主席下命令。其他中央常委都無權過問調兵事宜,中央副主席也一樣無權過問。這在中共的詞典里稱作“一元化”領導。

周聽罷自然再也不說話了。

朱德和鄧小平都是帶過兵的,鄧尤其反應靈敏。他見劉擔心他們都成了瓮中之鱉,便提議實施反包圍,讓京畿周圍四個軍以“野營拉練”為名,布防到遠郊。這樣一來,城裡一個個蘑菇似乎被“包餃子”了。不過這四個軍加起來人數也沒有三十八軍一個軍多,裝備差距就更別提了。

所以當周把四個軍“野營拉練”的事向毛報告,毛和林都毫不在乎。

毛林一不做、二不休,下令三十八軍派出一部分人員,攜帶輕便武器前往中央各部、市內各黨政機關以及電話局、電台、郵局、報社大院門外執勤,把原先的警衛全部換下來。同時又命令部隊不得進入各大院內。

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兼市長彭真還不知道以上的情況。他從市委大樓走到院子里的車庫,上車打算外出。不料到了大院門口就被截停。一名佩戴手槍的軍官走近車門,要查看他的證件。彭真莫名其妙。幸好被鄧小平稱為“實際上是我黨副總書記”(無此職位,中央書記處在鄧屬下只有幾名書記和候補書記)的“老革命”修養不錯,沒發脾氣。他把自己的證件拿給那個軍官看了,隨即順利開車外出。

(以上根據京夫子《血色京畿》,台灣聯經出版)

劉少奇是《論共產黨員修養》的作者,當然修養更好。他沒有向任何人發泄不滿。鄧小平也是處之泰然。朱德素來脾氣好,陳雲則寡言少語,都沒再講什麼。周恩來一向彬彬有禮,對戰士和藹可親,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三十八軍的“執勤”到《“五,一六”通知》通過發出後便撤回市內原住地了。那時彭真跟羅瑞卿、陸定一和楊尚昆已被關押到秦城監獄。文革序幕已經拉開,不必亮出槍杆子了。

這回二十大之前,估計三十八軍是不會入關的。習大大會給王小洪部長下達什麼任務呢?筆者不擬妄自揣測,且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