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自由的殘殺者——宗教裁判所第一節:  宗教裁判所的由來

0

『宗教裁判所』 愛德華·莫伊斯 (Édouard Moyse)作品 © Wikipedia

「提要」人類精神自由的歷史,是一部充滿艱辛、困苦和血淚的歷史。今天享受着言論與思想自由的文明世界,也曾經歷過不容異端、不許妄議的黑暗時刻。這個黑暗時刻的象徵就是宗教裁判所。

問:這個題目很重要,回顧這段歷史,人們才會意識到,人的精神自由不是輕易就有的。

答:對。人們為獲得這個自由,經歷過艱苦的鬥爭,對精神自由的壓制,曾經極為殘酷。當然,我用曾經這個詞,是指歐美文明國家所經歷的社會進步過程。其實在當今世界上,專制暴政對人的思想自由、言論自由的箝制,其殘酷的程度,不輸歐洲中世紀早期創立的宗教裁判所。不過他們現在是使用高科技的手段來審查言論,牽箝制思想自由的表達。所以,了解宗教裁判所的歷史,可以讓聽友們更清楚地認識當今世界的實際狀況,因為人是格外健忘的。首先,我們先看看異端這個詞最早的含義。研究宗教裁判所歷史的英國人愛德華·伯曼有一個定義,他認為,“異端的定義,可解釋為‘反對天主教會的天主教正統教條的一種神學觀點或教義’”。這是一個準確的定義,不過後來,異端這個詞,用來指對某種佔主導地位的意識形態的反抗和批判。所謂佔主導地位的意識形態,往往是指和權力相聯繫的某些教條,比如與君士坦丁大帝的皇權相關的《尼西亞信經》,與共產黨統治權相關的馬列主義。有一個有趣的現象,所有實行民主憲政的國家,憲法中都不會有由某種主義為指導的內容,憲政之下,人們只談權利,不談主義。比如美國憲法開篇就說,“我們認為以下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人人享有上帝賦予的某些不可讓予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而那些一黨專權的國家,則往往會在憲法中宣示,他們是依照某種主義來治理國家的。比如中國憲法中,就規定馬列主義、三個代表、新時代新思想為指導。北朝鮮憲法中,則有以總體思想為指導等等。

問:所以在一黨專權的國家中,就會有異端問題。

答;是的,因為讓某種主義成為一種佔主導地位的教條,則這個教條就是對統治權的辯護,你反對這個教條,實際上是向權力挑戰,所以自然你是異端。所以,伯曼又說,“只有當實際存在着一種正統教義的情況下,才可能產生異端”。而正統教義之成為不可挑戰的,那是因為權力是不可挑戰的。在十二世紀末,羅馬教廷日益強大,不僅把教權牢牢控制在自己手裡,而且試圖控制世俗權力。1198-1216年間任教皇的英諾森三世,是個轉折性的人物。伯曼指出,“正是在他治下,教廷逐漸成為中央集權的立法官僚機構,其權力所及,覆蓋了人類生活的所有領域”。也正是在他的治下,組成了討伐異端阿爾比派的十字軍。這位英諾森三世自稱“萬王之王”,他有一套專權的說辭,就是所謂“太陽、月亮說”。他宣稱,教皇代表耶穌基督,是神在塵世的代理人。他是代表神行使統治權,所以,英諾森三世要求由神權賦予皇權以塵世的統治權。神權必須主導一切。他說,“教皇和國王,猶如太陽和月亮,月亮從太陽借得了光輝,國王從教皇手中獲得權力”。正在英諾森三世樹立教廷對信眾從人身到思想的完全控制時,一個反對教廷權威、否定天主教信條的宗教派別阿爾比派蓬勃發展起來。

問:這一派就是以法國南部阿爾比城為中心的那個派別吧?

答:是的。這一派還有一個名字叫卡塔爾派。卡塔爾的意思是純凈,所以人們又稱他們是純凈派。但是後來他們的活動中心集中到法國南部阿爾比城,並傳播到意大利,這一派最重要的思想是,沒有一個唯一的上帝,操縱宇宙的是兩種最高力量,一是慈善而光明的上帝,它創造並主導人的精神世界,另一個是邪惡黑暗的上帝,它創造物質世界。而人在物質世界中就會墮落。不屬靈的本性是人的物質本性,它產生慾望、邪惡、不義。其實,聽友們應該知道,這一派就是摩尼教兩元論的變種。它的信條直接挑戰羅馬天主教廷。它所提出的日常生活三大戒律,也就是一,完全素食,肉蛋奶、奶酪都在禁食之列。二,絕對禁止殺生,反對任何征戰,三,戒絕所有形式的性關係。這三條讓羅馬教廷下不來台,因為我們知道這三條恰恰是腐敗的教廷的日常生活。教皇和高階神職人員,整日享受口腹之樂。而且教廷竭力組織十字軍征戰,搶劫戰利品,充實教皇金庫。加上有些教皇情人無數,私生子一大堆。這是阿爾比派完全不能忍受的。因此,對英諾森三世而言,阿爾比派是最大的異端。所以他組織十字軍討伐阿爾比派,大開殺戒。原本用來征伐穆斯林異教徒的十字軍,調轉矛頭對付本教異端。可見,異端對教廷更具威脅。

問:顯然內部的叛逆更危險,因為它直接威脅到正統教條。

答:是的。專斷權力對內部異端往往下手更狠。所以英諾森三世在1215年召開第四次拉特蘭宗教會議,頒布教皇敕令,其中專門規定了鎮壓異端的條款。他規定,所有被定為異端的人,要交付審判,沒收財產。如果有人包庇異端分子,則一律革除教籍。凡參加過鎮壓異端的信眾,享受赴聖地的十字軍騎士待遇。舉報異端者有獎勵。這裡最重要的是異端要被交付法庭審判。這就把不同思想、不同信仰,當成了罪。用我們今天的話說,叫思想罪。我們知道,法律是面對人的行為的。也就是說,只有當你的行為觸犯了法律,你才能受到審判。可宗教法庭把信仰上的歧見當作犯罪,英諾森三世開啟了異端審判的先例。雖然,他還沒有設立宗教裁判所,但是,他批准成立了兩個天主教修會,就是方濟各會與多明我會。他給這兩個修會的任務,就是搜尋異端,然後審判。多明我會的宗旨,就明確規定了,“剷除異端,消滅邪惡,宣傳信仰,培養道德”。所以我們可以知道,凡企圖壓制不同觀點,要求思想統一,進而掌握絕對權力,一統天下的人,必然要培植黨羽、組織打手。這些黨羽最愛使用的方法,就是鼓勵告密、揭發。他們像鷹犬一樣緊盯獵物,哪怕只有蛛絲馬跡,他們也要順藤摸瓜,要把任何不同的思想觀點,統統清理乾淨。這樣才能保護正統教條不受侵犯。從而,保證絕對權力不受侵犯。所以聽友們要記住,所有不容人質疑的所謂正統教條,都是直接服務於權力的。好,我們下次再接着談。

作者:特約專欄作者:趙越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