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澳门百亿大亨被内地批准逮捕?!

0
周焯华
                              案情通报

2020年7月,浙江省温州市公安局依法对张宁宁等人开设赌场案立案侦查。现已查明,以犯罪嫌疑人周焯华为首、张宁宁等人为骨干的跨境赌博犯罪集团涉嫌在中国境内实施开设赌场犯罪行为,情节严重。近期,温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犯罪嫌疑人周焯华批准逮捕。

犯罪嫌疑人周焯华,男,中国澳门居民,澳门太阳城博彩中介一人有限公司股东、董事。

经查明:2007年以来,周焯华在澳门等地赌场承包赌厅,又于2016年在菲律宾等地开设网络赌博平台。为牟取非法利益,周焯华发展境内人员为股东级代理和赌博代理,通过高额授信、推广赌博业务、提供车辆接送服务和技术支持等方式、手段,组织中国公民赴其承包的境外赌厅赌博、参与跨境网络赌博活动;在中国境内成立资产管理公司,为赌客用资产换取赌博筹码提供服务、帮助追讨赌债、协助客户进行跨境资金兑付;利用地下钱庄等非法渠道为赌客提供资金结算服务,逐步形成以周焯华为首,张宁宁等人为骨干,人员固定、层级明确、人数众多的跨境赌博犯罪集团。截至2020年7月,以周焯华为首的跨境赌博犯罪集团共发展股东级代理199人,发展赌博代理12000余人,发展中国境内赌客会员8万余人,涉案金额特别巨大,严重妨害了我国社会管理秩序。

根据公安机关查明的犯罪事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等法律规定,温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以涉嫌开设赌场罪对犯罪嫌疑人周焯华批准逮捕。公安机关在此敦促其尽快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此外,以周焯华为首的跨境赌博犯罪集团骨干成员张宁宁等人因涉嫌开设赌场罪等罪名,已由温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

温州市公安局

2021年11月26日

广东省政协委员

广东省归国华侨联合会常务委员

励志青年会会长

太阳世纪集团有限公司主席

太阳国际财务公司执行董事

太阳城集团有限公司(澳门)行政总裁兼董事

太阳国际金融集团(亚洲)有限公司主席

太阳世纪集团有限公司主席

周焯华,(别名:洗米华)1974年出生于中国澳门,制片人、监制、演员,2007年,创立太阳城集团。2009年,投资的电影《扑克王》上映,正式踏足影视圈。2011年,成立太阳娱乐文化公司。其他影视作品还有《热爱岛》《情谜》《凶手还未睡》《澳门风云3》《徒刑》等。

说起澳门娱乐圈,有个不得不提的大人物,他就是周焯华,看过电影《低俗喜剧》的都知道,背后的投资人就是这位大佬。澳门的14家赌场被他所控制,说起周焯华的产业跟赌离不开关系,他以网络赌局起家,2007年的时候成立了太阳城集团,四年以后出任集团主席,十几年的时间他已经是二十多家赌场的幕后老板,同时更是两家上市公司的主席,身家突破数百亿。
要说当今澳门赌业谁最发达,当属太阳城莫属,14家赌厅的产业更是数一数二的龙头老大,发家之后的周焯华更是开始涉足其它产业,影视、矿业、地产、金融甚至是体育都有他的身影,作为两家上市公司的老总,他的成名史堪称传奇,自然经济实力不容小觑,连向华强都得敬他三分,归根到底就是他有强有力的后台,那就是当今澳门黑帮老大尹国勋(花名“崩牙”)。

说起周焯华的出身,也算咸鱼翻身的典范,十几年前他还是尹国勋手下的一个小兵,凭借着悟性高擅交际的特点,最终成为赌业里面的大亨。关于他本人的发家史,外界了流传着很多版本,港媒就曾专门走访他的亲朋好友,意在构建他完整的发家史之图。

Image周焯华(绰号洗米华)

这个拥有菲律宾和柬埔寨网上赌博牌照的线上赌博平台,号称“世界顶级、亚洲最具公信力”,已经深度渗入中国内地,赌资可在内地以人民币结算,参赌者遍布各个省份,且规模和人数持续扩大。太阳城网络赌博在大陆每年的赌注额在万亿元以上,相当于中国彩票年收入的近两倍,其每年盈利更是高达数百亿元,这些资金通过地下钱庄流向境外。专家称之为绽放在中国的网络赌博“最大罂粟花”,认为其对中国社会经济秩序和金融安全产生了巨大危害,应当引起监管部门的高度重视。

位于澳门美高梅赌场内的太阳城贵宾会,是太阳城公司在澳门娱乐场经营的17个贵宾会所之一,主要为中国内地高级赌客提供服务。
5月底,《经济参考报》记者跟随来自内地的一位赌客陈先生,进入这家赌场的贵宾厅。在这里,随处可见面值为10万港币的筹码,最大筹码为100万港币。几个人一次下注,每个百家乐赌台台面上,一次输赢上百万而面不改色的赌客比比皆是。

Image在一张百家乐赌台前,《经济参考报》记者得知,一位来自国内中部省份的赌客,当晚已输掉300万港币。

许多富豪都不愿意别人知道自己的身家。不过当一个坐拥2家上市公司的大富豪说自己身家只有几百万的时候,还是让许多人都接受不了。说出这个话的人就是有名的隐形富豪洗米华。

洗米华是香港太阳城娱乐的老板。他旗下的生意非常多,涉及娱乐、酒店、地产、投资等等。洗米华也被许多人看成是下一个何鸿燊。不过这样一个人物,却在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候说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人。

当时记者还问洗米华,你有多少身家?洗米华却说自己身家不过就是银行户口里面那几百万而已,事实上自己还没赚到什么钱。这样的说法显然让许多人不能满意。

Image图左一洗米华

“太阳城网络赌博项目的玩法,与澳门百家乐几乎一模一样,赌场的客人主要集中在中国内地,已在国内发展会员数十万人。”太阳城推广员说,太阳城网络赌博平台不受地域限制,设在境外的服务器非常安全,在玩家中积累了很好的口碑,规模也越来越大,目前已经是最大的网络赌博平台。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太阳城网络赌博平台专门成立了中国内地赌资结算部门,通过无数个境内银行卡汇集资金和结算,最终再通过地下钱庄将大部分盈利流向境外,其每年流向境外的资金高达数百亿元。

澳门所有的大型赌场,基本上都有太阳城的贵宾厅,共有约280张赌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澳门太阳城各个贵宾厅的注册会员,不乏中国内地各个阶层的“精英”,几乎都同时为太阳城网络赌博所“俘获”,成为其最有示范带动甚至裂变效应的“贵客”。
Image每年赌注额为国内彩票收入近两倍

远程网络视频里的赌场,就是太阳城的“百家乐”赌场,摄像机将赌桌画面实时传送到网络,再通过电脑或手机屏幕显示。

尽管赌场远在菲律宾和柬埔寨,但身在中国大陆的赌客只要打开电脑和手机登录其平台,就可看到赌场全景,包括赌场荷官(发牌员)现场发牌的实况。点击放大后,连荷官面前两侧摆放的“闲”和“庄”都可一览无余。赌客观看同步视频现场,同时下注,太阳城的电投员与赌客通话予以确认,如身临其境。

太阳城网络赌博平台的“电投”或“好E投”赌博方式,分别有四处和六处场地,分布在菲律宾的新濠天地、卡卡湾度假村等赌场,以及柬埔寨西湖度假酒店赌场;“电投”赌博方式筹码最低5000元,最高250万元;“好E投”赌博方式的筹码最低1000元,最高4000万元。视频显示,太阳城网络赌博平台至少有100桌以上百家乐赌台,玩家可快速切换赌桌。

据知情人士介绍,太阳城网络赌博平台运营四年多,会员估算有数十万人之众,近期平均每月来自中国内地的投注金额高达1000亿元以上,一年的投注额在万亿元以上,这个数字相当于2018年中国彩票总收入5114.7亿元的近两倍。

区别于以往传统境外赌场赌博形式,以电脑或手机APP软件为载体,太阳城网络赌场实现了手机与PC版数据互通,操作简单,传播面极广。加之网络的即时性和跨区域性大大拓展了参赌范围,太阳城网络博彩的人数和金额因此不断升级。

即使在中国公安部门连年高压打击下,太阳城仍利用网络赌博互动性和隐蔽性强、操作方便等特点,迅速向中国大陆境内渗透和蔓延。

在中国内地,像上述参赌人员沉迷太阳网络赌博无法自拔,输光财产后借债参赌,从“小赌”演变成“大赌”,最终债台高筑、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的案例不胜枚举。

这位人士认为,尽管菲律宾太阳城的网上赌博在形式上显得透明公正,但数据是通过网络传输的,庄家完全可能通过大数据分析,实时干预相关结果,普通赌徒只要长久赌下去,最终一定会血本无归。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谭秋桂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太阳城网络赌博通过隐蔽方式,让赌客在中国内地通过互联网参赌,并且在中国内地以人民币结算赌资,这相当于在中国境内开设赌场,对中国的社会秩序和金融安全造成了巨大危害,应该引起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

“不知道每年有多少资金通过类似网络赌博流向了境外。”在采访中,多位公安机关人士说,大量中国赌资通过地下钱庄等非法金融机构汇至境外,造成资金恶性外流,破坏了正常的金融秩序,严重危及社会稳定。

《经济参考报》记者多次致电太阳城集团,该公司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对太阳城网络赌博的事情不知情,对此事不予置评。

北京市白朗律师国际事务所合伙人林文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几年已经有过网络赌球的判例,那时主要是通过电脑网页进行赌博,而现在出现的新趋势则是要下载手机应用。应该区分来看,赌博主办人、组建QQ群的代理人以及手机应用的投资人,涉嫌共同构成开设赌场罪,责任大小根据所起到作用、会员数量来区分;另一方面,这些手机应用如果是通过了有关运营商的审查,那么在其进行了实际操作知晓该赌球的应用软件上线,理论上是开设赌场罪共犯,而如果没有尽到审查,则要运营商承担民事或行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