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澳門百億大亨被內地批准逮捕?!

0
周焯華
                              案情通報

2020年7月,浙江省溫州市公安局依法對張寧寧等人開設賭場案立案偵查。現已查明,以犯罪嫌疑人周焯華為首、張寧寧等人為骨幹的跨境賭博犯罪集團涉嫌在中國境內實施開設賭場犯罪行為,情節嚴重。近期,溫州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對犯罪嫌疑人周焯華批准逮捕。

犯罪嫌疑人周焯華,男,中國澳門居民,澳門太陽城博彩中介一人有限公司股東、董事。

經查明:2007年以來,周焯華在澳門等地賭場承包賭廳,又於2016年在菲律賓等地開設網絡賭博平台。為牟取非法利益,周焯華髮展境內人員為股東級代理和賭博代理,通過高額授信、推廣賭博業務、提供車輛接送服務和技術支持等方式、手段,組織中國公民赴其承包的境外賭廳賭博、參與跨境網絡賭博活動;在中國境內成立資產管理公司,為賭客用資產換取賭博籌碼提供服務、幫助追討賭債、協助客戶進行跨境資金兌付;利用地下錢莊等非法渠道為賭客提供資金結算服務,逐步形成以周焯華為首,張寧寧等人為骨幹,人員固定、層級明確、人數眾多的跨境賭博犯罪集團。截至2020年7月,以周焯華為首的跨境賭博犯罪集團共發展股東級代理199人,發展賭博代理12000餘人,發展中國境內賭客會員8萬餘人,涉案金額特別巨大,嚴重妨害了我國社會管理秩序。

根據公安機關查明的犯罪事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等法律規定,溫州市人民檢察院依法決定以涉嫌開設賭場罪對犯罪嫌疑人周焯華批准逮捕。公安機關在此敦促其儘快投案自首,爭取寬大處理。

此外,以周焯華為首的跨境賭博犯罪集團骨幹成員張寧寧等人因涉嫌開設賭場罪等罪名,已由溫州市人民檢察院依法提起公訴。

溫州市公安局

2021年11月26日

廣東省政協委員

廣東省歸國華僑聯合會常務委員

勵志青年會會長

太陽世紀集團有限公司主席

太陽國際財務公司執行董事

太陽城集團有限公司(澳門)行政總裁兼董事

太陽國際金融集團(亞洲)有限公司主席

太陽世紀集團有限公司主席

周焯華,(別名:洗米華)1974年出生於中國澳門,製片人、監製、演員,2007年,創立太陽城集團。2009年,投資的電影《撲克王》上映,正式踏足影視圈。2011年,成立太陽娛樂文化公司。其他影視作品還有《熱愛島》《情謎》《兇手還未睡》《澳門風雲3》《徒刑》等。

說起澳門娛樂圈,有個不得不提的大人物,他就是周焯華,看過電影《低俗喜劇》的都知道,背後的投資人就是這位大佬。澳門的14家賭場被他所控制,說起周焯華的產業跟賭離不開關係,他以網絡賭局起家,2007年的時候成立了太陽城集團,四年以後出任集團主席,十幾年的時間他已經是二十多家賭場的幕後老闆,同時更是兩家上市公司的主席,身家突破數百億。
要說當今澳門賭業誰最發達,當屬太陽城莫屬,14家賭廳的產業更是數一數二的龍頭老大,發家之後的周焯華更是開始涉足其它產業,影視、礦業、地產、金融甚至是體育都有他的身影,作為兩家上市公司的老總,他的成名史堪稱傳奇,自然經濟實力不容小覷,連向華強都得敬他三分,歸根到底就是他有強有力的後台,那就是當今澳門黑幫老大尹國勛(花名“崩牙”)。

說起周焯華的出身,也算鹹魚翻身的典範,十幾年前他還是尹國勛手下的一個小兵,憑藉著悟性高擅交際的特點,最終成為賭業裡面的大亨。關於他本人的發家史,外界了流傳着很多版本,港媒就曾專門走訪他的親朋好友,意在構建他完整的發家史之圖。

Image周焯華(綽號洗米華)

這個擁有菲律賓和柬埔寨網上賭博牌照的線上賭博平台,號稱“世界頂級、亞洲最具公信力”,已經深度滲入中國內地,賭資可在內地以人民幣結算,參賭者遍布各個省份,且規模和人數持續擴大。太陽城網絡賭博在大陸每年的賭注額在萬億元以上,相當於中國彩票年收入的近兩倍,其每年盈利更是高達數百億元,這些資金通過地下錢莊流向境外。專家稱之為綻放在中國的網絡賭博“最大罌粟花”,認為其對中國社會經濟秩序和金融安全產生了巨大危害,應當引起監管部門的高度重視。

位於澳門美高梅賭場內的太陽城貴賓會,是太陽城公司在澳門娛樂場經營的17個貴賓會所之一,主要為中國內地高級賭客提供服務。
5月底,《經濟參考報》記者跟隨來自內地的一位賭客陳先生,進入這家賭場的貴賓廳。在這裡,隨處可見面值為10萬港幣的籌碼,最大籌碼為100萬港幣。幾個人一次下注,每個百家樂賭檯檯面上,一次輸贏上百萬而面不改色的賭客比比皆是。

Image在一張百家樂賭檯前,《經濟參考報》記者得知,一位來自國內中部省份的賭客,當晚已輸掉300萬港幣。

許多富豪都不願意別人知道自己的身家。不過當一個坐擁2家上市公司的大富豪說自己身家只有幾百萬的時候,還是讓許多人都接受不了。說出這個話的人就是有名的隱形富豪洗米華。

洗米華是香港太陽城娛樂的老闆。他旗下的生意非常多,涉及娛樂、酒店、地產、投資等等。洗米華也被許多人看成是下一個何鴻燊。不過這樣一個人物,卻在最近接受媒體採訪時候說自己不過是一個普通人。

當時記者還問洗米華,你有多少身家?洗米華卻說自己身家不過就是銀行戶口裡面那幾百萬而已,事實上自己還沒賺到什麼錢。這樣的說法顯然讓許多人不能滿意。

Image圖左一洗米華

“太陽城網絡賭博項目的玩法,與澳門百家樂幾乎一模一樣,賭場的客人主要集中在中國內地,已在國內發展會員數十萬人。”太陽城推廣員說,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不受地域限制,設在境外的服務器非常安全,在玩家中積累了很好的口碑,規模也越來越大,目前已經是最大的網絡賭博平台。

《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到,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專門成立了中國內地賭資結算部門,通過無數個境內銀行卡彙集資金和結算,最終再通過地下錢莊將大部分盈利流向境外,其每年流向境外的資金高達數百億元。

澳門所有的大型賭場,基本上都有太陽城的貴賓廳,共有約280張賭檯。知情人士告訴記者,澳門太陽城各個貴賓廳的註冊會員,不乏中國內地各個階層的“精英”,幾乎都同時為太陽城網絡賭博所“俘獲”,成為其最有示範帶動甚至裂變效應的“貴客”。
Image每年賭注額為國內彩票收入近兩倍

遠程網絡視頻里的賭場,就是太陽城的“百家樂”賭場,攝像機將賭桌畫面實時傳送到網絡,再通過電腦或手機屏幕顯示。

儘管賭場遠在菲律賓和柬埔寨,但身在中國大陸的賭客只要打開電腦和手機登錄其平台,就可看到賭場全景,包括賭場荷官(發牌員)現場發牌的實況。點擊放大後,連荷官面前兩側擺放的“閑”和“庄”都可一覽無餘。賭客觀看同步視頻現場,同時下注,太陽城的電投員與賭客通話予以確認,如身臨其境。

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的“電投”或“好E投”賭博方式,分別有四處和六處場地,分布在菲律賓的新濠天地、卡卡灣度假村等賭場,以及柬埔寨西湖度假酒店賭場;“電投”賭博方式籌碼最低5000元,最高250萬元;“好E投”賭博方式的籌碼最低1000元,最高4000萬元。視頻顯示,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至少有100桌以上百家樂賭檯,玩家可快速切換賭桌。

據知情人士介紹,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運營四年多,會員估算有數十萬人之眾,近期平均每月來自中國內地的投注金額高達1000億元以上,一年的投注額在萬億元以上,這個數字相當於2018年中國彩票總收入5114.7億元的近兩倍。

區別於以往傳統境外賭場賭博形式,以電腦或手機APP軟件為載體,太陽城網絡賭場實現了手機與PC版數據互通,操作簡單,傳播面極廣。加之網絡的即時性和跨區域性大大拓展了參賭範圍,太陽城網絡博彩的人數和金額因此不斷升級。

即使在中國公安部門連年高壓打擊下,太陽城仍利用網絡賭博互動性和隱蔽性強、操作方便等特點,迅速向中國大陸境內滲透和蔓延。

在中國內地,像上述參賭人員沉迷太陽網絡賭博無法自拔,輸光財產後借債參賭,從“小賭”演變成“大賭”,最終債台高築、傾家蕩產甚至家破人亡的案例不勝枚舉。

這位人士認為,儘管菲律賓太陽城的網上賭博在形式上顯得透明公正,但數據是通過網絡傳輸的,莊家完全可能通過大數據分析,實時干預相關結果,普通賭徒只要長久賭下去,最終一定會血本無歸。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譚秋桂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太陽城網絡賭博通過隱蔽方式,讓賭客在中國內地通過互聯網參賭,並且在中國內地以人民幣結算賭資,這相當於在中國境內開設賭場,對中國的社會秩序和金融安全造成了巨大危害,應該引起監管部門的高度關注。

“不知道每年有多少資金通過類似網絡賭博流向了境外。”在採訪中,多位公安機關人士說,大量中國賭資通過地下錢莊等非法金融機構匯至境外,造成資金惡性外流,破壞了正常的金融秩序,嚴重危及社會穩定。

《經濟參考報》記者多次致電太陽城集團,該公司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對太陽城網絡賭博的事情不知情,對此事不予置評。

北京市白朗律師國際事務所合伙人林文強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前幾年已經有過網絡賭球的判例,那時主要是通過電腦網頁進行賭博,而現在出現的新趨勢則是要下載手機應用。應該區分來看,賭博主辦人、組建QQ群的代理人以及手機應用的投資人,涉嫌共同構成開設賭場罪,責任大小根據所起到作用、會員數量來區分;另一方面,這些手機應用如果是通過了有關運營商的審查,那麼在其進行了實際操作知曉該賭球的應用軟件上線,理論上是開設賭場罪共犯,而如果沒有盡到審查,則要運營商承擔民事或行政責任”。